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卷一 少年英雄 第十六章 裝神弄鬼
    不消片刻,孫亦諧和黃東來便借著月色,悄悄翻墻溜出了曾府。

    那年頭,天一黑,街上基本就沒人了,路燈之類的東西更是不存在的,所以他們也不擔心會有人發現自己。

    明教寺離曾府很近,就隔了兩條街,可以說抬腳就到,孫黃二人只花了五分鐘就來到了寺院后墻那兒,順利和周悟會和了。

    因為事先早已有了計劃,三人見面后便也不用啰嗦太多,稍微低聲交流了幾句,就又翻墻進了寺院。

    那曾家二夫人的尸體,昨天就已做好了防腐處理,壽衣棺材也都弄好了,這會兒那棺材正停放在寺廟中一間閑置的空房里。

    佛堂,是不可以擺尸的,死尸這陰煞之物,若沒有經過超度火化,絕不可進大雄寶殿;這是規矩,甭說曾老爺了,就算皇帝老爺也不能亂來。

    因此,曾家二夫人的尸首運來以后,一直是擱在一間沒有佛像的房間里讓和尚們圍著念經超度的。

    和尚,也是人,也需要休息。到夜里,他們便歇著去了,只留下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小沙彌,在這兒看著棺材,象征性地守守夜。

    孫黃周三人來到那停尸的房間門口(停尸的房間不可以關門),稍微往里張望了一眼,發現那小和尚背對門口盤腿坐著、低著頭,已經在打瞌睡了。

    見狀,三人只是交換了一下眼色,什么都沒說,黃東來便率先走了進去;只見,他用輕功無聲無息地接近到了對方身后,從懷里拿塊沾好藥水的布,往對方口鼻那兒一蒙,當時那小和尚就躺倒下去,不省人事。

    孫亦諧和周悟緊隨其后,也都邁步進門。

    “黃哥,你這藥不錯啊?!睂O亦諧一進來就小聲調侃道,“采花用的吧?”

    “我采你妹!”黃東來還口道,“這是我黃門出品,正經的吸入式速效安眠藥,秘方!秘方懂嗎?”

    “那行,你改天也給我弄個十包八包的,我睡眠也不好?!睂O亦諧道。

    “滾?!秉S東來道,“你哪天睡不好叫我一聲,老子用棍子敲暈你?!?br />
    黃東來還是了解孫哥的,為了防止兄弟誤入歧途,所以他堅定地拒絕了孫亦諧。

    他們倆說這幾句話的功夫,一旁的周悟已經快速把棺材蓋兒給打開了(下葬之前,棺材蓋不會釘死)。

    周悟畢竟也是這廬州城的捕頭,即便他不算什么頂尖高手,但其力量也不是常人可比的;連孫亦諧都能用蠻力挪開家里石棺的蓋子,周悟開個普通木棺自是不在話下。

    “還在?!敝芪蜷_棺后,往里瞥了眼,隨即就開口說了這么一句。

    孫黃二人聞言,也不再相互玩笑,而是雙雙來到棺材旁,朝里看去。

    沒錯,的確“還在”——那琉璃魚,此刻依然被曾家二夫人用雙手牢牢扣住,捂在胸口。

    “哼……果然?!鄙陨杂^察了一番后,黃東來便笑著說道,“這二夫人,也是中毒死的?!彼D了頓,娓娓言道,“她中的這種,叫‘捆仙索’;此毒發作時,人的心肺會如同被繩索勒捆一般,難以搏動和呼吸,導致人在短時間內窒息猝亡;而這種毒的另一個特點,就是死者的‘尸僵’現象會來得特別快、特別嚴重,就像全身都被‘捆起來’了一樣……因此,只要在她死后不久把琉璃魚放到她手里,就會出現眼下這種‘死人牢牢攥住東西不放’的假象?!?br />
    “黃賢弟?!敝芪蜻@時接道,“那這種情況下,我們還能不能……”

    “當然可以?!秉S東來知道他要問什么,所以直接就答了,“硬掰就行了?!?br />
    “???”周悟不禁愣了一下,“就這么簡單?”

    “廢話,再僵硬也只是皮肉骨頭罷了,又不是鐵做的?!秉S東來道,“憑什么掰不開嘛?”

    他一邊說著,一邊已經伸手進棺材,稍一用力,就把二夫人的手給掰開了。

    看著黃東來如此輕松就取出了那個琉璃魚,周悟也是苦笑了一聲,這時他才意識到:其實,過去那三天的時間里,但凡有個膽兒大的、不怕褻瀆死者的人,敢像黃東來這樣直接硬掰,那魚也就拿出來了。正因為他們人人都怕鬼神、都信鬼神,才會想當然地認為這是死者怨氣難消,需要找和尚念經超度完了才能讓她把手松開。

    當然了……他們真要有耐心這么等下去,等到尸僵的時間過去了,那手也的確是會松開的。

    “行了,搞定,出發?!秉S東來拿出了琉璃魚,往懷里一揣,就往外走。

    周悟和孫亦諧也沒耽擱,兩人快速走到棺材兩頭,一首一尾,順勢就把二夫人尸體也抬了出來,也跟了出去……

    …………

    丑時三刻,管家曾粟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噩夢連連。

    常言道,做賊心虛。

    盡管曾粟已是一個手上沾了好幾條人命的慣犯了,而且他本身的心理素質也不差,但終究……他不是什么職業的殺手,也不是江湖中人,他只是個大戶人家的管家而已。在短短半個月內,一個人不可能改變得那么徹底。

    如果這次的事情平息下去,再過個一年半載,可能曾粟也就挺過來了……到那時,他就會習慣這種背負著人命過日子的心態,但現在的他顯然還不行。

    所以,在他的夢里,一切,又回到了開始……

    那天,曾家二夫人忽然把他喚進房里,跟他哭鬧,質問他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帶自己遠走高飛。

    曾粟無言以對。

    曾家二夫人今年三十二歲,曾老爺呢,六十;所謂一樹梨花壓海棠,這大戶人家,老夫少妻的,會出這檔子事兒也是情理之中。

    其實曾粟的年紀也不小,今年已四十有三,但比起曾老爺來,他就算是年富力強的了。

    他和二夫人那點奸情隱瞞得很不錯,除了當事人之外,全府上下只有二夫人的貼身丫鬟一個人知道;起初那丫鬟也是被他們威逼利誘才幫他們打掩護的,但后來日子久了,丫鬟也就成了一根繩兒上的螞蚱,畢竟那時候木已成舟,事情一旦敗露,奸夫**自是去浸豬籠,而她這個丫鬟也肯定得被東家打死。

    本來只要他們保持低調,這日子還能繼續這么過下去,等過些年曾老爺死了,他倆沒準還能更大膽些。

    但那二夫人還年輕,還不認命……人家有追求,不想這么偷偷摸摸的,她想要卷上一批曾家的細軟,讓曾粟帶著她跑路。

    曾粟呢,倒不是沒那膽子,而是沒那腦子——沒那么笨的腦子。

    想什么呢?曾家,那是一般人家嗎?你帶著老爺的二夫人跑路?跑得了?除非你能跑出大朙江山,否則絕對被抓回來。

    面對二夫人一次次的哭鬧和威逼,曾粟知道,這事兒是很難善了了,所以他決定……自己跑。

    他已經計劃好了,就給曾老爺留封書信,說自己對不起曾府,起了貪念,偷了柜上一百兩銀子,因為沒臉見老爺,所以只能寫下這封信然后跑路,請老爺念在多年的情分上,不要報官追自己,讓自己走吧。

    曾粟算得很精確,這點錢,不多不少,沒有多到曾老爺會難以釋懷的份兒上,也沒有少到讓他的逃跑顯得虛假。

    到時候他拿著這銀子遠走高飛,以后過日子不成問題,而二夫人也只能斷了念想,那女人真要再鬧,也只是自己找死,跟他曾粟就沒關系了。

    本來他都已經準備實施這個計劃了,不料……就在他要跑路的前一天,他遇見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女人。

    一個“沒有臉”的女人。

    每一次她出現在曾粟面前,都會換一張臉。

    有時她是個風姿綽約的少婦,有時她是個彎腰駝背的老嫗,還有時她會變成個貌美如花的大姑娘。

    那天,這個女人主動找上了曾粟;她會武功,而且很會說話。

    她知道曾粟全部的事情,包括曾粟和二夫人的奸情、以及曾粟打算獨自逃跑的計劃。

    她告訴曾粟,自己有辦法,能讓曾粟繼續留在曾府當管家,而且能讓二夫人“永遠閉嘴”。

    曾粟一開始也沒答應,但他很快就發現對方并不是在給他“選擇”,而是在威脅他……

    而在被告發浸豬籠,和殺死二夫人、繼續當曾府的管家之間,曾粟也并沒有糾結太久。

    他按照那個女人的吩咐,在適當的時間,把“琉璃魚”放在了何大何二常走的地方,故意讓他們發現并撿到。

    他配合那個女人一起裝神弄鬼,嚇病了趙大強。

    他用那個女人給的藥粉,在晚上把何二騙出來,將其弄昏,又從其身上拿走了琉璃魚,再將何二推進了池塘。

    他把那個女人的毒藥下到趙大強喝的水里,導致趙大強不治生亡。

    接著,那個女人又偽裝出何二的聲音,把琉璃魚放到了何大房中,再次扮鬼驚嚇何大;而曾粟則緊隨其后,帶著家丁來救場。

    何大太過害怕,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和盤托出,曾粟便以此為據,去稟告曾老爺,將前后所有的事串聯起來,把“琉璃魚是邪物,招來鬼怪”的事情坐實,并且把這責任推到了何氏兄弟身上。

    之后,何大離開曾府,曾粟則按照曾老爺的指示帶人把琉璃魚埋在了荒山野嶺。

    但當天晚上,他就悄悄折返回去,又把東西挖了回來。

    完成這些后,終于,是時候對二夫人下手了;反正只要死尸手里有琉璃魚,那二夫人的死就會被歸結成和此前那些“鬧鬼事件”一樣的性質。

    殺死二夫人后,曾粟又將全部的“鬼故事”當著一眾衙役的面,告訴了周捕頭,借此讓事情流傳到街頭巷尾。

    另一方面,何大離開曾府后,怎么想都覺得事情蹊蹺;他倒不是對真相感興趣,只是害怕邪物又會找上自己,所以他又去了一次當鋪,想詢問當鋪掌柜那琉璃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他并不知道,那個掌柜也是被那個女人收買的,本來就是在故弄玄虛。

    于是乎,何大的行為,給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曾粟收到那個女人的指示,跑到客棧找到到何大,在跟他談話的過程中悄悄在他茶水里下了毒,順利滅口。

    至此,曾粟的手上,已經有四條人命了。

    他的確沒有被抓住,也保住了曾府管家的位置;他也不怕什么“玉面飛龍孫紅雷”和“旭東老仙黃小色”,只當他們是招搖撞騙的江湖術士。

    但曾粟怕鬼,他怕這世上真的有鬼,怕那些被他殺害的人來找他索命;他也怕那個“無臉”的女人,因為他至今不知道對方在幕后教他這一切是為了什么。

    嘶啦——嘶啦——

    詭異的聲響,將曾粟從睡夢中驚醒。

    他在黑暗中猶豫了片刻,確認了這聲音不是幻覺,隨后便趕緊起身,摸黑點亮了桌上的油燈。

    “??!”屋里亮起來的剎那,曾粟嚇得驚叫出聲。

    因為他看到自己的桌上,正擺著一只琉璃魚。

    嘶啦——嘶啦——

    門外的聲音,似乎在提醒他,那魚還不是最可怕的。

    曾粟木訥地轉過頭,循聲朝窗戶那兒望去,只見得……一個熟悉的、女人的影子,正在站在那兒,好似在隔窗看著自己一般。

    他認得出來,那是二夫人的影子……

    其實,就算今天孫黃二人不把二夫人的尸體搬過來,隨便找個女的往那兒一站,在這種環境氛圍下,曾粟也會自動將其腦補成二夫人。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極度的恐懼之下,曾粟退到了離門窗最遠的墻角,閉上雙眼、雙手合十,開始念他僅會的一句佛經,祈求著鬼魂會因此退散。

    他想多了……

    數秒后,只聽得“吱丫——”一聲。

    他的房門,被推開了一條縫隙。

    管家,也是下人,而下人的房門,是不允許鎖的,從外面一推就能開……

    事實上,孫亦諧剛才悄悄進來放琉璃魚的時候已經開過一回了,只是那時候曾粟還沒醒,不知道罷了。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隨著這開門的變故,曾粟念經的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急促,但他的眼睛沒有再閉上,因為他怕閉眼了就看不見有什么恐怖的危險靠近了。

    沒想到,在門開了一條縫后,門外忽然就安靜了,那女人的影子也不見了,就仿佛剛才的一切都是只是幻覺……

    若桌上的那條琉璃魚不在,或許曾粟還真會開始思考這是不是刮風而已。

    就在曾粟的心里稍微有那么一點兒放松的時候,突然!二夫人的腦袋就這么斜耷拉著從門口的間隙中探了進來,一雙死不瞑目的眼睛直勾勾就這么盯住了曾粟。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