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398章 天下無圣
    “轟!”

    抬掌,壓下!

    一尊圣人像在江楓面前崩毀,化為齏粉。

    隨后江楓大手一揮,那一座圣廟坍塌了,一地的殘垣碎瓦。

    “第十一尊!”江楓輕語,話音落下,便是面無表情,轉身離去。

    這一過程,干脆決斷,絕無半分的留戀!

    而且,江楓出手的方式,是那樣的隨意,給人的感覺,如同碾死一只螞蟻,是那樣的微不足道,以及,不值一提!

    當然,江楓自我感覺,摧毀圣人像也好,圣廟也罷,本就如同碾死一只螞蟻,沒有任何值得大驚小怪的地方。

    反倒若是有修士為此大驚小怪,方才是讓江楓不悅且不滿。

    ……

    圣人像也好,圣廟也罷,都是那因果的載體。

    自與玉霄圣人一戰之后,江楓就只做一件事情,出沒于那一座座擁有圣人像和圣廟的人類城池,進而,將之摧毀。

    這是第十一尊圣人像,也是第十一座圣廟。

    圣人像也好,圣廟也罷,摧毀也就在一瞬間,江楓心緒狠戾,絕無手下留情的打算。

    玉霄圣人強行降臨,一念斬蒼生百萬,那敲醒了警鐘,讓江楓知道,這些東西的存在,已無必要。

    這是因果之物,關聯方外世界那條路,是一條紐帶,牽扯無盡的罪惡。

    紐帶若不斬斷,罪惡將會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層出不窮。

    江楓雖從來不曾自詡正義,也最是反感所謂的冠冕堂皇,但一座人類城池,百萬蒼生,因玉霄圣人的一己私欲,統統被抹殺,縱使江楓再如何鐵石心腸,也不可能袖手旁觀!

    再者便是,他已是諸圣公敵,不可避免走上了舒靜琀的老路,橫阻諸圣降臨,那么,索性就以此開始!

    江楓的一舉一動,萬眾矚目,這時候也不例外,成百上千的修士,尾隨于江楓身后,親眼見證,那圣人像和圣廟被江楓一手摧毀。

    他們驚悸,但不敢言!

    這般行為,不可謂不離經叛道,但縱觀江楓所做之事,又有哪一件是不離經叛道的?

    一道道目光,將江楓死死鎖定,期待江楓能夠針對這般行為,給出一個解釋,然而注定要讓他們失望了,江楓從始至終,不發一言。

    江楓自然能夠看到諸多修士眼中的疑惑和渴望,但江楓根本沒有打算解釋一個字,何況,放眼這當世,試問幾人有資格讓他江楓解釋只言片語?

    “刷!”

    江楓虛空橫渡,他的身后,一道道身影密密麻麻,有如那蝗蟲過境一般,緊緊跟隨,甚為壯觀。

    時間不長,江楓自一座人類城池降臨。

    “熟悉的感覺!”江楓低語道。

    這座人類城池是靈育城,以那靈育圣人的名字命名,踏進這座城池之后,諸般熟悉之感,便是撲面而來。

    這里留下極為之多屬于靈育圣人的痕跡,不過江楓無意窺探太多,直接前往圣廟。

    當江楓出現在圣廟之后,如法炮制。

    靈育圣人的圣人像,被江楓一巴掌拍碎,那座圣廟,伴隨著江楓神念一動,一念之間,夷為平地。

    “第十二尊!”江楓自語道,隨后就轉過身去。

    盡管這里有著極多熟悉的感覺,也依舊不足以讓江楓浪費時間,江楓離開的速度很快,去下一座人類城池。

    江楓行動的速度亦是驚人,踏臨一座座人類城池,然后就是一尊尊的圣人像被摧毀,一座座圣廟在坍塌。

    就在這一天,一共有著五十三尊圣人像,化為灰燼。

    消失傳出,舉世再驚。

    江楓太過瘋狂,以圣人像和圣廟為目標,僅僅一天時間,就是摧毀五十三尊圣人像,而江楓的腳步未曾停下,依舊在繼續。

    無數修士在倒吸冷氣,頭皮發麻。

    何為諸圣公敵?

    這就是諸圣公敵!

    天下修士感覺,江楓分明正以行動,宣告天下,他為諸圣公敵,很驚人,令天下修士心神震怖。

    蟄伏當世的斬道者紛紛被驚動了,怒欲狂,他們都很清楚江楓為何會這樣做,于是震怒,但縱使再如何怒火滔天,也是無一人膽敢發聲,更不敢直面江楓的鋒芒。

    那是斬完全意義上的圣人的存在,斬道者在其面前,盡失話語權,抬掌鎮滅,豈有僥幸的余地?

    ……

    “第九十二尊!”

    ……

    “第一百二十七尊!”

    ……

    “第一百六十五尊!”

    ……

    江楓不斷出手,摧毀的圣人像越來越多,坍塌的圣廟越來越多。

    因此故,外界各種聲音和爭議,也是越來越多,跟隨于江楓身后的修士,也是越來越多。

    不過江楓統統無視了。

    并非每一尊圣人都留下了圣人像,也有數量極多的圣人像,在歷史長河中,因為種種緣故而被摧毀。

    江楓踏遍天元大陸,摧毀一百多尊圣人像,當世所剩下的圣人像,由此已然寥寥無幾。

    “圣地……新圣家族……古來有之家族!”江楓輕聲說道。

    古道統內,都是有著圣人像,且不止一尊圣人像。

    包括天宮,也包括不老一族和葬樹神族。

    這些古道統,都誕生過數尊圣人!

    那同樣是江楓的目標。

    既然已經開始,江楓自然不會被任何因素影響,必當摧毀殆盡,方才會罷手,否則的話,就算只剩下一尊圣人像,也是莫大的后患,輕易就招惹滔天殺戮。

    而留下一尊圣人像與留下百尊圣人像,究其本質,又有何區別?就如同殺一人和殺百人,本質上都是殺戮!

    因此江楓不打算留手,必然要統統摧毀。也沒人能阻止他,當直接踏過去,踏碎所有!

    這就是江楓的態度!

    圣人已成不詳的存在,索性便天下無圣!

    終于,在又是摧毀了數尊圣人像之后,江楓踏入了三大圣地之一的凌云圣地。

    “江楓他要做什么,公然與凌云圣地決裂嗎?”

    “不對勁,江楓分明是連當世古道統一網打盡!”

    “這個瘋子,他到底要做什么?”

    “修真界的氣數,將被他一手摧毀,罪該當誅!”

    ……

    爭議四起,尤其是在江楓踏進凌云圣地之后,各方面的聲音,仿佛是約定好的一般,爆發了。

    天下修士視江楓為瘋子,不可理喻,這是要摧毀圣道根基,一手掐斷修真界的氣數。

    無數修士義憤填膺,破口大罵,亦是有無數的修士痛哭流涕,在哀嚎,仿佛末日到來。

    ……

    “江楓,我凌云圣地,可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一道聲音,自凌云圣地內部傳出,虛空響徹而起。

    “沒有?!苯瓧骰貞?。

    “既然如此,你這是為何?”那聲音質問,無比的惱怒。

    “他人不知,你身為圣地之主,豈會不知?”江楓淡笑著問道。

    “這不是理由!”

    那聲音極盡的憤怒,要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的話,將傾圣地之力,與江楓血戰到底。

    圣地不容有辱。

    江楓還未能一手遮天!

    “這就是理由?!苯瓧鞒谅曊f道。

    “江楓,你若執迷不悟,勢必引來無窮罪惡,難道你就一點罪惡感都沒有嗎?”那聲音說道,在警告,同時也是威脅。

    “圣地可出手阻止江某,至于能否阻止,就看你們自身的造化!”江楓說道,豈會將對方的威脅,放在心上?

    縱使那圣人,也都殺了。

    所謂罪惡感,江楓的確半點都沒有。

    這是在做一件正確的事情,哪怕當世無人能夠理解又有何妨?

    他江楓這一生行事,求的就是順心意。

    而既然是在做一件正確的事情,江楓又豈會有罪惡感。

    “江楓,你當真該死!”那聲音冷厲至極。

    “不敢出手?”江楓笑了,很戲謔。

    ……

    對方沉默了,誠如江楓所言,不敢出手。

    一旦凌云圣地出手,以江楓一貫的行事風格,將會毫不介意,只手鎮壓,將凌云圣地抹去。

    不會有人愚蠢到懷疑江楓的手段,哪怕圣地之主,也是萬萬不會。

    當世僅有一尊圣人,江楓被稱之為圣人之下第二,然則實際上,圣人都是壓制不住江楓了,放眼當世,又有誰人能夠壓制江楓?

    “廢話說完了?”江楓又問道。

    ……

    那聲音徹底沉默了下去,沒有回應。

    因為,再多的話,都是多余,無法讓江楓改變主意,撼動不了江楓的決心。

    “也好,那就江某出手?!苯瓧髡f道。

    這里的情況并無不同,江楓出手了,摧毀圣人像,打碎那圣廟,而后在圣地子弟那悲憤欲絕的眸光的注視之下,飄然遠去。

    “江楓,我凌云圣地,與你勢不兩立!”

    沉默之中,爆發出聲音,那同樣是凌云圣地圣地子弟的心聲,與江楓決裂,將不死不休。

    “隨便!”

    沉默數息,江楓表態,很隨意。

    這樣的威脅江楓聽過太多,耳朵都是要生繭,區區一個圣地,還沒有被江楓放在眼里的資格。

    當然,江楓也沒過多計較什么,畢竟江楓的目標是圣人像和圣廟。

    凌云圣地的圣人像,終究是被江楓一力摧毀,天下修士俱是目瞪口呆,深感匪夷所思,江楓居然連當世古道統都不放過,到底要做什么,誰能阻止?

    就在那般非議聲中,江楓進入了血玉圣地。

    在離開血玉圣地后,江楓再度踏入了星月圣地。

    自此,三大圣地的圣人像和圣廟,統統被江楓毀去,然而江楓的腳步,至此依舊沒有停下,在那萬千修士的注視之下,以一種無比直接的方式,踏臨新圣家族!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