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初入蘆葦,不知深淺 第8章我救了個大人物
    “我孫子是主管,一個月一萬多,你跟我說我們交不起醫藥費?”一個胖胖的老婆婆,手撐著四角拐杖凳,站在護士站門口理直氣壯的道。

    “這話是你孫子說的,既然你們交不起醫藥費,我們只能把你從特護病房移出來,不然損失誰來付?”護士長無奈的道,她感覺這老婆婆一點也不講理。

    “我孫子不可能交不起醫藥費,除非讓我孫子當面跟我說,不然我是不會移病房的!”胖婆婆把拐杖凳一撐,直接坐在護士站門口。

    “你這婆婆怎么這個樣子?你不信我把跟你孫子打電話的護士叫來,讓她跟你說?!弊o士長扭頭就朝屋內喊“小芳,你出來一下?!?br />
    “怎么了?”護士站內,走出一個長的還算不錯的小姑娘。

    “這婆婆的孫子不交醫藥費,我跟她說,她還不信,你跟她講?!?br />
    小芳點點頭,扭頭看了眼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胖婆婆“婆婆,你也不用在這耍無賴,電話是我打去通知的,你孫子不僅說沒錢,還把電話掛了,他說他不管了!然后我們再打電話直接是手機關機,你說這不明擺著不想交醫藥費么?”

    “你胡扯!你這妮子再亂說話,誣陷我孫子,我撕爛你的嘴!”胖婆婆氣的渾身直抖,惡狠狠得道。

    “呦,您真厲害??!還撕爛老娘的嘴,老娘給你臉了!”小芳表情猙獰,直接上前推了胖婆婆一把,居然沒推動,小芳感覺自己臉都丟凈了,直接把婆婆撲倒在地,兩人扭打在一起。

    住院部是病人修養的地方,原本就安靜,哪發生個什么事,隔一層都能知道,瞬間就圍了不少病人家屬。胖婆婆原本腿就沒好,還是年事已高,怎么可能打的過年輕氣盛的護士,見人多直接哭喊起來。

    “誒呦,護士打人啦!不要讓人活啦呀!誣陷我們交不起醫藥費,讓我們換病房,我不愿意,她們就打人??!打我這個老人家,我還是病人啊,我的腿好疼?!迸制牌挪活櫺》嫉耐谱?,一個勁的哭喊。

    小芳現在才反應過來,她發現自己好像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鄧文迪出了電梯,正好看到這一幕。護士長趕緊叫人把小芳拉倒一邊,自己跑過去給胖婆婆道歉,胖婆婆根本不聽,一個勁叫喚腿疼,好像又嚴重了。

    鄧文迪怒發沖冠一怒為奶奶,上去一腳踹開護士長,趕緊去扶奶奶,“奶奶你傷到哪了?”

    奶奶一看是自己孫子,趕緊擠眼睛,然后呻吟道“孫子??!哎呀,我的胳膊肘兒??!哎呀,我的波棱蓋兒啊!哎呀,我的腰間盤??!你奶奶我被那護士打的活不成啦!”

    鄧文迪馬上會意,睜著小芳大聲呵斥,“你這護士張著一張白臉,心卻這么歹毒,一個老人家再怎么樣,也不能動手打人??!而且還是病人,你們護士的責任呢?你真是侮辱白衣天使的稱號,你配做護士嗎?這樣的人,你們醫院也敢要,今天你們不給個說法,我就去法院告你們!”

    看熱鬧的家屬病人,感覺鄧文迪說的很對,開始跟著指責護士。

    “太嚇人了,我得轉院,我可不想被打了?!?br />
    “就是??!這醫院的護士怎么這個樣子?”

    “這樣的護士必須被炒魷魚!”

    小芳直接被鄧文迪一陣炮語連珠給搞蒙了,現在連看熱鬧的觀眾也咱在鄧文迪一邊,其他護士都在議論怎么辦,護士長趕緊去叫主任,這事已經不是她們能處理的了。

    鄧文迪瞪了護士小芳一眼,扭頭對還躺在地上呻吟的奶奶,擠了擠眼,奶奶偷偷的朝鄧文迪豎了個大拇指。

    沒一會護士長就帶著一位穿白大褂的醫生,急急忙忙趕了過來。醫生趕到現場,馬上蹲下詢問奶奶的病情,鄧文迪也見過他,這醫生姓張是奶奶的臨床醫生。

    張醫生越問眉頭皺的越狠,因為病人現在是渾身都疼。張醫生站起來剛要說話,看到鄧文迪時明顯一愣,皺起了眉頭。這個人怎么這么眼熟,和老爺子委托要找的人好像,只是看著不像學生啊。

    “你好我是劉學榮的臨床醫生,我姓張,叫張志,你是不是叫鄧文迪?”張志醫生伸出手禮貌的問道。

    鄧文迪也皺起了眉頭,和張醫生邊握手邊道“是的,我是叫鄧文迪,我是劉學榮的孫子,剛剛你們醫院的護士打人,大家都看到了,走廊也有監控,你們醫院一定要給個說法?!?br />
    張志證實了眼前的人是鄧文迪之后,態度明顯比剛剛更謹慎了。

    “芳護士動手打病人這件事,我們院方也沒有預料到,是我們的失職,我們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復?!?br />
    張志回頭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小芳,“你身為護士做出這種事,是不可饒恕的,我們醫院不要求你賠償,但是會吃退你扣除你這個月的工資,你可以走了?!?br />
    不去管失魂落魄的芳護士,瞪著其他護士訓斥道“你們還傻站著,病人在地上躺著看不到嗎?還不趕緊扶回病房去!”

    沖鄧文迪歉意的一笑“那個鄧先生,這件事我們院方回負者到底,劉學榮治療期間的醫藥費住院費,我們都將給您免除,您看怎么樣?”

    “嗯,那這件事我們就不追究了,你趕緊給我奶奶做個全身檢查,別被那位護士又打出個什么病來,你說是吧?”既然醫藥費住院費都免了,那肯定要趁機把醫院的器材都體驗一遍。

    張志表情僵硬的笑了笑,“好的,好的,柳護士快帶病人去檢查,一定要仔細,別留下后遺癥?!?br />
    張志心里一整肉疼,雖然他說院長侄子,可這么折騰他也受不了啊?!按蠹叶忌⒘松⒘?,該吃飯吃飯,該養傷養傷,我保證這種事情不會再出現第二次?!?br />
    把看熱鬧的都攆走,張志看了眼鄧文迪又道“鄧先生,您還記得你早上在藥房救的那位大爺嗎?”

    鄧文迪點點頭“嗯,記得怎么了?難道大爺也在這醫院里?”

    張志搖頭道“他老人家才不喜歡住院呢,早就回家了。說真的要不是你及時搭救,他老人家真的就,唉?!睆堉緡@了口氣。

    “真的多虧了你啊,他老人家說你可能有家屬住院,讓我留意一下,沒想到真的找到你了,真是緣分,這是他老人家讓我給你的。說如果找到你一定要把這個給你,讓你去這上面的地址找他?!?br />
    鄧文迪看了眼張志遞給他的名片,差點一口氣沒過來。只見名片上印著幾個大字,‘外市張家現任族長’。外市是啥?張家又是啥?

    你真是孤陋寡聞,只要是楚省上流社會的,沒人不知道河東張家。外市是楚省首都,位于斷江以東,天朝復地。張家從元朝開始就已經名聲顯赫,經歷了幾個朝代的更替,至今依然繁盛,勢力更是滲透了政商軍各界,真可以說是一方霸主。

    自己隨手救的老頭,居然是張家族長?鄧文迪感覺自己腦子不夠用了。

    ————————————。

    ————————————

    這幾天忙著簽約,沒更新,求放過,求放過啦(≧ω≦),穩定更新,希望大家能支持我。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