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初入蘆葦,不知深淺 第7章黑色的第一桶金
    鄧文迪無視了艾利克斯的怒斥,抬槍就給他來了個黃金爆頭,然后朝已經腦子當機的克萊爾擺擺手,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緊接著一片白光把虛空拉開,鄧文迪消失在乘客們的視線中。

    視線一白,鄧文迪擠了擠眼睛,他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天朝銀行的大廳內,手機依然在響,還是那首麻雀,鄧文迪掃了一眼四周,這個世界的時間,從自己穿越開始,好像一直沒有動過,大廳的鐘表依然指著六分的方向,和穿越時指的方向一致。

    掏出手機,按下接聽鍵,電話里傳來女客服甜甜的聲音。

    “您好,鄧先生您非常完美的,完成了我們交給您的任務,所以我們將給您可以從平行世界,帶回東西的權限。您的雇主給您的銀行卡里,將會入賬四百萬RMB。這是您完成任務的報酬,請您注意查收,下一次任務將會隨時到來,請您時刻準備著。期待您下一次更好的表現?!笨头f完自己掛了電話。

    鄧文迪無視了那個獎勵特權,把手機塞進兜里,迫不及待的向自動取款機跑去,這可是四百萬??!想想都不真實,有了這錢,他再也不用擔心付不起房錢,掏不起奶奶的醫藥費,交不上妹妹的學費了。和今天的遭遇比起來,四百萬真的不算什么,但這是鄧文迪現在最需要的,他就是為了這錢而奮斗。

    把銀行卡插進了ATM機里,看著自己賬戶上多出的那么多零,鄧文迪感覺自己的心臟漏跳了半拍,他一輩子沒見過這么多零,這可以說是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馬克絲好像說過,資本的原始積累都是血淋淋的,鄧文迪的第一桶金也是血淋淋的,可這個社會就是這樣,雖然不像原始社會那樣粗暴,但是適者生存,強者為尊的道理永遠沒變。

    鄧文迪不覺得慚愧,如果再讓他選擇一次,他一定會再來一次圖殺。死道友不死貧道,既然他們的命能換自己和家人安穩的生活,為什么要難受了自己,舒服了他人?人是自私的,鄧文迪也是這樣。

    外面的雨停了,鄧文迪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他感覺自己終于熬到頭了,以后的日子將會一片光明。

    有了錢,鄧文迪惆悵了一會,就趕緊打車往陽城第一人民醫院趕去,奶奶的腿是大事,不能拖。奶奶不是被撞的一方嗎?為什么醫藥費要自己掏?說到這鄧文迪又要Bb兩句了。

    那個眼睛長屁股上的摩的,不知道是被路邊哪個禍害吸引了注意力,騎六十邁不看路,直接撞奶奶的車尾上了,雖然摩的年輕,可也經不住三百六十度翻轉臉著地,他一個光棍,自己醫藥費都是問題,還想讓他賠,除非抓去賣腎。

    著急趕到到了醫院門口,鄧文迪卻停住腳步,他為了不讓奶奶擔心,忽悠奶奶說他在哪哪當大堂總管,一個月上萬收入,還有獎金提成,就他現在這個樣子,哪像月入過萬的樣子。

    果斷改變方向,去了醫院旁邊的步行街,先進了報喜鳥的服裝店,找到西裝區第一件事就是看價錢,我里個乖乖,哪一件都兩千左右,夠自己半個月的工資了。

    自己又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土豪,沒有源源不斷的收入。雖然咋說也是個百萬富翁了,在陽城這個三線城市,可以說已經實現了經濟自由,可這不等于自己就能大手大腳。

    自己現在可以說是,上有老下有小,四百萬真的不夠看。

    果斷出門,去了隔壁的羅蒙,嗯,一套西裝一千左右,還是有點多。不要說鄧文迪摳門,只有過過苦子日的才能體會,他現在的感覺。你和鄧文迪一樣月入五千,你就沒這么扣?你爺爺奶奶弟弟妹妹是你父母養著,你家的水電費房錢你不用操心,自己掙錢自己花肯定夠了。

    鄧文迪灰溜溜的出了門,又進了一間叫花花公子的店面,這的西裝價格在幾百塊,這價格對于平時上下加起來,也超不過兩百的鄧文迪來說,已經算奢侈的了。

    根據推銷員的推薦,選了一件黑色白領的商務職業正裝,單扣的,588加100還送一雙皮鞋。進更衣間換上,照了照鏡子,自己都認不出來了,真是從稚嫩的精神小伙,脫變成穩重的商業領袖,真是人靠衣服馬靠鞍。

    出更衣間推銷員也是眼睛一亮,如果不是剛剛寒酸的第一印象,和腦袋上馬桶蓋的發型,鄧文迪感覺,推銷員都要遞電話號了。

    付完錢穿著就走,那被雨淋了幾遍的衣服,也懶得要了。在附近找了個高檔點的理發店,剪了個三十多的頭,照照鏡子,摸摸自己,因發膠噴多而硬邦邦的三七大背頭,鄧文迪那真是一個字滿意。

    現在去醫院就不會讓奶奶擔心了,奶奶是腿部骨折,在二號住院部六樓骨科。鄧文迪白天幾乎都在照顧奶奶,晚上上班時,也會請護工照顧奶奶。

    其實自己最少陪伴的就是妹妹,不過妹妹很懂事,從來不讓自己操心,學習成績也是好的不行,今年才十三歲,別人上初一的年紀,妹妹就要上高中了。原本鄧文迪是不同意妹妹跳級的,可妹妹說了,早點上完學,就可以早點幫自己分擔壓力,把鄧文迪感動的不要不要的。

    現在已經八月半了,原本鄧文迪還在為妹妹的學費著急,畢竟高中了,一學期再咋說也要幾千塊,不過現在不用擔心了,現在有錢了,可以活的不那么累了。

    思緒亂飛,電梯已經到了六樓,鄧文迪把思緒拉回現在,剛出電梯就聽見一陣吵鬧聲,又是醫鬧嗎?對于這種三線城市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了。

    鄧文迪走過拐角,看見了讓他想殺人的一幕。護士站門口,那個催自己交醫藥費的女護士,伸手把自己還沒恢復的奶奶推倒在地。

    ————————————

    ————————————

    對不起大家,元旦大家都快快樂樂的,小編卻因為流感喉嚨痛頭暈腦脹,今天才退燒,好了點,真心對不起大家,求原諒。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