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二七章 我與魏帥一見如故
    林淵目送一番,再回頭看向秦儀等人,有點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沒了辦法,只能向他們走去,默默跟在了江遇身邊。

    “魏帥行事風格頗有個性?!闭驹诼逄旌由磉叺那貎x嘆了聲。

    洛天河淡然道:“冥界乃輪回中樞,冥界殿帥,叱咤幽冥的人物,落到為你秦氏看門的地步,氣有點不順也能理解?!?br />
    南棲如安眨了眨眼,他自然是清楚魏平公怎么會被弄到了這里的,是秦儀要求而后南棲家族暗中運作的。

    不過他現在有點后悔了,若不把這老家伙給弄來的話,他也不會如此忌憚,更不會落得個剛才的羞辱。

    秦儀有點好奇道:“不知魏帥因何被貶?”

    洛天河搖頭,“我也想知道,但是不知為何,既然是不該我們知道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打聽了,有些事情不知道未必是壞事,別給自己惹麻煩?!?br />
    “是?!鼻貎x應了聲,她的咳嗽明顯好多了,環顧依然火光熊熊的現場,“煉制場的人發作的似乎比外面要早一點?!?br />
    洛天河:“浸泡在這無影無形的瘟毒中,入毒更深,發作自然比外界要快?!?br />
    秦儀默默頷首,表示理解,又問:“聽魏帥的意思,今夜可能有人會襲擊?”

    洛天河:“但愿不會出現,否則必然是死傷慘烈?!?br />
    秦儀:“什么人敢襲擊仙庭駐軍之地?”

    洛天河斜睨,淡然道:“你說呢?”

    秦儀愣了一下,旋即悚然一驚,“難道是…前朝余孽?”除了這個,她想不出還有誰能有這么大的膽子。

    洛天河:“傳聞十三天魔中的‘衛道’手上有這作孽的東西,而‘衛道’正是仙都一戰中僥幸脫身的人之一?!?br />
    秦儀真正是聽的心驚肉跳,沒想到秦氏會被十三天魔給盯上,十三天魔對她來說,是恐怖的存在,敢攻打仙界中樞的人,可想而知了。

    洛天河不再跟她扯這些,轉身命人聯系橫濤那邊,過問之前暗中監控的入境人員情況,命其有任何異常立刻上報。

    他這里在嚴防死守,做好了隨時應戰的準備……

    山崖洞窟,羅康安跟著溜達一圈后,最終跟著魏平公到了這里。

    洞內沒有其他人,跟隨的莫辛在魏平公的眼色示意下也退到了洞外守著。

    羅康安四周打量了一下洞窟內的環境,發現很簡陋,忍不住道:“魏帥,您就一直住這里??!”

    魏平公坐下了,拎了酒壇喝酒,“嗯,你有意見?”

    “嗯?!绷_康安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

    咚!酒壇拍回了桌上,魏平公冷笑道:“你算老幾,還管到我頭上來了?”

    羅康安肅然道:“魏帥誤會了,是我們秦氏的錯,怎么能讓魏帥住在這樣的簡陋環境中,我回去立刻讓人安排,一定給魏帥打造一個最好的環境?!闭f罷又忍不住劇烈咳嗽兩聲,漸漸咳的有點兇了。

    鬧了一圈是在拍馬屁,魏平公有些忍俊不禁,上下瞅了瞅他,有那么點把羅康安從腳跟給打量到頭發稍的感覺,“算啦,住這里挺好的?!?br />
    羅康安連連搖頭,“這怎么不行,是下面人辦事不利,魏帥不要跟他們一般計較?!?br />
    魏平公嗤了聲,“你小子懂什么?與大地容為一體,才能更好的察覺異常動靜,遠一點的動靜,在外面未必能聽到,但是這洞內的音效傳播才是最好的,我在這里駐守,你以為就是喝喝酒的?”

    羅康安略怔,又再次肅然道:“原來如此,魏帥舍己為公之心,在下佩服的五體投地,只是洞里看著太簡陋了,您看看還需要什么,需要什么盡管說,我不惜代價也要給您置辦齊全了?!?br />
    魏平公歪嘴一樂,繼而又冷冷道:“我要你的性命,你給嗎?”

    “呃…”羅康安瞬間凝噎無語,這個哪能給,奈何之前的馬屁話說的有些太滿了,弱弱道:“魏帥說笑了?!?br />
    魏平公臉一板,嚇唬他,“你看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

    羅康安的小心肝頓時忐忑了,就覺得這位看自己不順眼,就不想跟來,果然是沒好事。他強笑道:“我賤命一條,不值錢的,臟了您的地方多不好?!?br />
    魏平公譏笑道:“龍師雨的弟子,堂堂秦氏副會長,還是值點錢的,不算賤命?!?br />
    羅康安唉聲嘆氣道:“魏帥,哪有您想的那么好,這什么秦氏副會長,說著好聽,其實真正是拿一條賤命換來的。您也知道我老師是龍師,大概也聽說了我老師的事,唉,老師的光彩我是沒沾上什么,老師出事后反倒是…

    您是不知我在仙都神衛是怎么熬過來的,整天夾著尾巴當孫子,那就是別人眼里的笑話,真正是茍且求生,那么多年的辛酸煎熬是外人無法想象的,不說也罷。

    可你再聽話也沒用啊,再怎么裝笑臉也沒用,有人就是要整你,最終還是把我給踢出了仙都神衛。

    好不容易跑到秦氏混口飯吃,也只是想混口飯吃,誰知競標場上被一群人圍攻,我認輸都不行,人家就是想要你的命,讓我怎么辦?這么多年我從不敢對外人說我是龍師的弟子,我真的不想高調,也不敢高調啊,可是沒辦法,我命再賤也是條命啊,螻蟻尚且偷生,我是逼不得已才高調了一回,之前做夢也沒想過要當這副會長的?!?br />
    他一貫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為了周全自己的性命,更是一番肺腑之言的樣子,希望能令聞者動容。

    魏平公倒是陷入了沉默,面色異常沉靜了一陣,忽抓起酒壇猛灌了好幾口酒,才放下酒壇,抬袖擦了把口角的水跡,淡然道:“少在這里賣慘,你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聽說還帶了個仙子跑到巨靈神駕駛艙快活去了,你小子能是虧待自己的人?”

    “你說的是仙子雪蘭吧?哎喲,誤會,真是誤會?!绷_康安在那叫苦連連。

    魏平公嘿嘿道:“怎么,莫非仙庭查出來的事還有假不成?見過膽大的,沒見過你這樣的,敢帶女人去巨靈神內鬼混的,你是我聽說過的頭一個!”

    提那事,羅康安就有點尷尬了,表面上卻一臉慘然道:“那事我是百口莫辯,是,我承認是發生了那回事,但我是被人給陷害了。那個雪蘭吧,其實我很早就認識,她還沒成為什么仙子的時候,我在仙都就認識她了。

    她那時是我女朋友,我也以為她是,誰知她居然是被人收買來害我的,她背后是水神洛青云的孫子洛淼,我當時差點沒被洛淼給整死,您若是不信,可以去找當年相關的人去打聽打聽?!?br />
    魏平公眉頭皺起,“你是說,你在巨靈神里瞎搞的事,水神的孫子也參與了?那你為何沒在相關口供里提及?”

    羅康安心里一萬頭怪獸隆隆馳騁而過,煙塵四起,沒想到這被貶的老家伙居然知道自己被審的口供,這是被重點關注過還是怎的?難怪看自己不順眼,總想找自己茬。

    他稍愣神,又立馬嘆道:“我知道有問題,可我沒證據啊,您想啊,我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帶女人去巨靈神里瞎搞啊,可當時不知怎么回事,人不知著了什么道,就那么迷迷糊糊的從了那個雪蘭,把她給帶去了巨靈神駕駛艙。我感覺,我是被人下藥了?!?br />
    “被下藥?”魏平公愣了一下。

    羅康安:“是啊,否則我再糊涂也不可能犯這事啊,我也不是不知輕重的人,又不是沒見過女人,至于拿這事亂來么?你想啊,若不是知道我和雪蘭關系的,找誰不行,為何偏偏找這個雪蘭來接觸我?我想不懷疑和洛淼有關都難,可這事的確是沒證據,沒證據亂指證,水神統管諸界水脈,權大勢大,是我能無憑無據招惹的人嗎?沒證據我自然不敢亂說?!?br />
    魏平公:“那你現在怎么就敢說了?”

    羅康安唉聲嘆氣道:“魏帥乃通情達理之人,我與魏帥一見如故,心生向往,相逢恨晚,不敢隱瞞,故而一吐為快!”

    魏平公嘴角劇烈抽搐了一下,指著他鼻子道:“小子誒,我今天算是認識你了,你看看你之前為了顆解藥丑態百出的樣子,連點矜持都不顧了,明明是貪生怕死,還敢滿嘴胡咧咧,你個臭不要臉的!編,你繼續給我編,我倒要看看你還能說出什么花來!”

    羅康安滿臉悲憤道:“魏帥,在下的確是肺腑之言,洛淼害過我的事,你可以去查…”

    “你給我閉嘴!”魏平公一口打斷,“當我三歲小孩呢?再聽你胡說八道下去,非被你給繞暈了不可!”話畢,順手一顆丹丸拋了過去。

    羅康安下意識接住,劇烈咳嗽了兩聲后,狐疑道:“這是?”

    魏平公淡然道:“你不是想要解藥嗎?我這里還有一顆,吃了吧?!?br />
    “……”羅康安滿臉的驚疑不定,剛剛還說要殺他,現在又說給他解藥吃,加上對方一貫對他不太友好的態度,他能信才怪了,但表面上還是謝過,悄悄攥在了手心里收起。

    魏平公挑眉道:“讓你吃了,你留著干嘛,留著下崽嗎?”

    羅康安很無奈啊,內心怕怕的,擔心是什么毒藥,表面卻一臉牽強道:“魏帥手上還有嗎?再賣我一顆行不行?”

    錢,他可以找秦氏要。他準備再弄一顆給林淵吃,先讓林淵試毒,確認無事再吃也不遲。

    魏平公橫眉豎眼道:“我說你腦子一天到晚想什么呢?當我是賣藥的嗎?我連自己手下的解藥都顧不夠,看在你跟著我跑腿辦事的份上,特意留了一顆給你,你還不知好歹了是不是?”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