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一七零章 欺我一流館無人么?
    林淵繃著臉,“我出手之前就先把監控給破壞了,是破壞后才出手的,拍肯定是沒拍到我出手的,但出手前的各種情況若被監控里的內容復原的話,只要稍加琢磨,就一定會發現問題。羅康安的一舉一動是經不起推敲的,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會懷疑到我頭上?!?br />
    陸紅嫣面色沉重,“朱莉今天拿話試探你了?”

    林淵點頭。

    陸紅嫣果斷道:“這女人不能留了!”

    林淵:“殺這女人簡單,現在的問題是,若監控內容被修復了,這事有多少人知道,又有多少人看到過監控內容,不能斬草除根的話,一旦朱莉出事,很快就會排查到這上面來?!?br />
    陸紅嫣:“我今晚就施展‘千里分神術’將她查個底朝天,爭取把情況給摸清一二再做決斷。若實在不行,就直接動用橫濤來行事?!?br />
    林淵:“她住的地方有大量城衛駐守,你的‘千里分身術’躲不過修士的法眼?!?br />
    陸紅嫣:“我會聯系橫濤,拿到那個區域今晚的巡防布置,只要不是單單針對朱莉的住所,橫濤也搞不清我在干什么,不會有事?!?br />
    林淵嗯了聲。

    是夜,陸紅嫣借口無聊,和張列辰打了個招呼,便開了車出去溜達,溜達了快兩個時辰才返回,已是深夜時分。

    停車下車,陸紅嫣又跟院子里躺椅上搖個蒲扇的張列辰客套了幾句,才回了屋里。

    回到屋里后,陸紅嫣對林淵點頭,“確認了,朱莉已經回了家里?!?br />
    林淵疑惑,“這么晚才回家?”

    陸紅嫣:“是正常的,這女人經常是早出晚歸的,今天秦氏發布會的事,又讓她忙到了很晚。應該沒什么問題,可以開始了嗎?”

    林淵默默點頭。

    陸紅嫣當即飄然起身,飄落在榻上,盤膝打坐狀,翻手亮出了一片剛從外面院子里順手摘的一片樹葉。

    捏著樹葉一角,她朱唇輕啟,呼~輕輕吹出一口悠長氣息,漸漸從樹葉表層吹出一層粉末,把樹葉表面吹的略有粗糙了才停止,拈著樹葉輕輕擺動,只見不斷有白色毫光順著樹葉的脈絡滲透進去。

    漸漸的,白色毫光在樹葉中央匯集,漸漸形成了一只眼眸圖案。

    之后樹葉輕輕從她指間飄離,在屋內時而飄飄忽忽,時而翻飛。

    目視了一陣,陸紅嫣雙手掐指決,緩緩下沉搭在了膝上,也緩緩閉上了雙眼。

    翻飛的樹葉飄落,林淵伸出手掌,任由樹葉落在了掌心,一握,轉身而去,出了房間。

    見他出來,搖著蒲扇的張列辰喲了聲,“出來陪我看星星了?”

    林淵:“她在里面洗澡,我出去轉轉?!?br />
    “……”張列辰無語,回頭看了看林淵的房間。

    林淵又駕駛車輛出去了。

    “出去了一個,回來了,又出去一個,搞什么搞,看來今晚有點熱鬧…”張列辰嘀咕自語了一聲,伸了個懶腰,也起身了,懶散著晃晃悠悠地回了自己屋里。

    有些事情不出預料,出門后不久,林淵發現自己又被跟上了。

    已經習慣了,也耽誤不起時間,林淵駕車直奔陸紅嫣指定的區域,要在指定的時間趕到。

    抵達目標地點后,林淵停車下車,進了路邊的特色小店買了點東西,又回了車內,急速返回。

    就在一輛接一輛的車從小店路邊經過后不久,地上的一片樹葉如被風吹,消失在了黑暗夜色中。

    其實就算林淵不把這片樹葉給送來,這片樹葉也能自己飛來,然而這片樹葉上蘊含的法力難逃修士法眼,這城中又不時有城衛巡弋或有來來往往的修士,不安全,故而林淵才送上一程,送到安全穩妥的區域。

    樹葉一路借著障礙飄著,遇見有人立刻收斂了速度,猶如被風吹的自然翻飛……

    回到一流館的林淵拎著買來的東西下了車,見張列辰已經休息了,也就看了看四周,便回了屋內關門。

    陸紅嫣還在榻上盤膝打坐著。

    林淵放下東西,靜默一旁站立著,如同護法。

    等了一陣后,閉目中的陸紅嫣忽道:“到了?!?br />
    林淵嗯了聲,“小心點?!本o盯她的反應。

    夜幕下,闌珊路燈的光芒下,樹葉繞著朱莉的宅院轉了圈,最終尋了個空隙,輕飄飄鉆入了屋內。

    屋內的客廳已經關燈,樹葉在黑暗中飄蕩著。

    整個屋內,只有樓上一間房間的燈還亮著,樹葉飄搖直上,循著燈光,朝那房間而去。

    樓下一間熄燈的屋內,正在黑暗中的地面盤膝打坐的晉驍眼角略動,突然信手一揮。

    桌上一疊紙的最上面一張,唰一下飛出,貼著門下的門縫掠了出去。

    立見外面客廳一道白影閃過,一張白紙瞬間攔截在了朱莉房間的門口,擋住了欲鉆門縫而入的樹葉……

    盤膝打坐中的陸紅嫣神色一震,且雙手連掐指訣,動作頻頻。

    林淵背負的雙手放下了,緊盯陸紅嫣,知道她遇上意外情況了……

    那張白紙宛若在調戲樹葉,樹葉發現情況不對欲逃,白紙四處穿梭,閃挪的速度明顯快過樹葉,頻頻擋住樹葉的去路,又像是要把樹葉給困在屋里一般。

    無論是樹葉還是白紙,似乎都不想鬧出什么硬碰硬的動靜來。

    最終,似乎戲耍夠了,白紙突然懸空而停,樹葉總算找了個空檔,飛速逃逸。

    然就在此刻,懸停的那張白紙突如一片刀刃,閃電般劃空而過。

    唰!樹葉一角被整齊切開了。

    樹葉頓時失去了控制,失重飄落……

    “嗯…”榻上盤膝打坐的陸紅嫣驟然發出一聲痛苦悶哼,一手撐住劇烈搖晃了一下歪倒的身子,一手捂住了雙眼。

    林淵迅速上前一步,扶了一把,沉聲道:“怎么回事?”

    陸紅嫣慢慢松開了捂住雙眼的手,只見緊閉的雙眼中滲出了鮮血,她喘息著回道:“沒事,對方似乎只是給我一點教訓和警告,手下留情了,不然我這一雙眼睛怕是要廢了?!?br />
    林淵沉聲道:“什么人?”

    陸紅嫣:“不知道,沒見到人,對方沒有現身,只是隔空驅物,也是神仙境的高手,實力高我很多,我不是他對手?!?br />
    晉驍的房門不知什么時候打開了,晉驍本人也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了客廳。

    在切開的樹葉還未落地之際,突然閃身出現,手掌一伸,將兩片切開的樹葉捏入了掌中,施法一摧,樹葉粉碎,粉碎中閃過絲縷白耗光芒。

    他猛然一個深吸氣,把樹葉中還未及時散去的一絲法力給吸入了自己的肺腑之內,又閉上了雙眼,雙手在黑暗中徐徐而動,周身憑空微微風起,掀動衣角……

    正皺著眉頭思索的林淵猛回頭四顧,已經察覺到室內出現了一股異常的法力波動。

    他修為大損,無力察覺出對手身在何方。

    啪嗒!桌上水杯忽然掉落在地,杯中水頃翻,流水卻在地面快速流動,形成了一行字跡:互不相擾,則相安無事!

    字跡凝固一陣后,室內波動的法力突兀撤離消失。

    在另一間屋內盤膝打坐的張列辰微微開眼,嘀咕了一聲,“欺我一流館無人么?猖狂!”

    搭在雙膝的雙手突然大起大落,將身前的一片虛空攪動的如同動蕩湖面一般,雙掌一拍,并兩手中指和食指,如雷霆之速猛然一擊,戳進了波瀾虛空中……

    睜開眼的晉驍剛收了法力,忽察覺到來自冥冥中的異常,臉色大變,雙手猛然提起聚集法力,卻已經晚了。

    身前虛空中突然出現一道裂縫,一道黑影一閃而沒,虛空裂縫稍一出現又消失了。

    屋內嗡隆一聲,好似閃過一道極為壓抑的悶雷動靜。

    剎那如被萬鈞雷霆擊中的晉驍“噗”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倒飛了出去,撞翻了一片桌椅才施法止住了踉蹌步伐。

    破碎虛空?他一手捂住自己胸口,一邊高度戒備著四周,可謂一臉驚駭。

    發現四周沒了任何異常,對手顯然也只是出手教訓一下他便住手了,但依然讓他心有余悸,對手的實力遠超過他,根本不是他能匹敵的。

    此時,他方知自己之前的行為有些太過自大,太過孟浪了……

    城主府內,一道人影呼嘯閃出,扶搖升空而起,寬袍大袖的洛天河長發飄搖凌空,一雙法眼高度警惕地掃視四周。

    他也察覺到了有高手在隔空交手的冥冥波動。

    然那股波動是一閃即逝,并未多做糾纏,沒有留下多余線索給人,他此時也難再發現什么跡象。

    “一場競標果然是后患無窮,什么人都跑來了?!甭逄旌涌囍樧匝宰哉Z著。

    城主府的人皆紛紛抬頭看著空中的他……

    秦府,兩個老頭也閃身站在了屋頂上,冷目快速環顧四周,是南棲如安派來保護秦儀的兩個人……

    嘎吱!樓上的門開了,燈光揮灑,樓上走廊的燈光亮了。

    朱莉跑了出來,身上裹著浴衣,頭發還是濕的,顯然是被客廳里的動靜給驚了出來。

    這么壓抑的動靜,外面人可能聽不到什么,但同在一間屋里的她,想聽不到都難。

    見到屋內打爛一片的情形,朱莉怪叫道:“晉驍,大晚上的,你干什么?咦…”忽發現不對,匆匆跑下了樓,打開了客廳里的燈光,盯著晉驍訝異道:“你怎么一嘴的鮮血?”

    晉驍趕緊抬袖擦了一把嘴,搖頭道:“沒什么,修煉的時候岔了氣,誤傷了內息經脈,吐了口血而已?!?br />
    妙書屋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