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142
    過了很久,當比賽場地煙霧散盡,光芒全消,所有圍觀的門人弟子,都張大嘴巴地圓睜著雙眼,凝眸注視著比賽場地中心。

    一個深有一丈的凹坑,就像一只巨大而憂傷的眼睛,訴說著剛剛一戰的慘烈絕倫。

    “高杰、高杰、高杰呢?”

    王天木訥地喃喃自語,一行淚珠業已滴落了他的雙眸。

    高傲突然低頭尖叫一聲:“你奶奶的哭喪啥?你看、你看,那個疤痕小子,不就不就在、不就在那里嗎?!”

    五岳派門人弟子,隨著高傲的尖叫,順著他左手指指出的方向,一齊看向西北方。

    只見高杰靜靜地停駐半空,衣衫翻飛,黑發飛揚,腳踩五色祥云,正以平靜的目光看著下方站著的一動不動的心惠。

    心惠衣衫破碎,臉色死灰。

    他雙眼無神地望著高杰,卻隱藏著無盡憤怒。

    深受內傷的他,此刻嘴角那幾絲刺目的血跡,訴說著失敗的痛苦、絕望和憤怒。

    一聲厲吼之后,心惠帶著不甘與憤怒的猙獰,嘴里向外噴出一口鮮血,緊接著快速向后地一下子栽倒下去。

    向后栽倒的心惠身軀,撲通一下,濺起了一大片灰蒙蒙的塵土。

    塵土迅速地彌漫開去,隨風飛揚,過了好一會兒,方才完全地散盡。

    高杰知道,這一戰,心惠性命交修的佛器念珠被毀,此后得至少需要十年的調養,他那修為方可恢復,如果這期間妄動真氣,便會修為盡失,成為一個永遠的廢人。

    “心惠,我沒有在背后偷襲,”高杰淡定的語氣里透出一股寬容,“落井下石,這是小人所為,更為五岳派所有門人所不齒!五岳派開派祖師赤霞子曾經一再訓導我們,要拿出應有的風度和修養,面對一切事情,只要五岳派存在一天!”

    心惠嘴唇蠕動,想說些什么,卻怎么也沒有力氣說出口了。

    他只能轉動著恨不能吞噬了高杰的眼珠,扭動著依然往外慢慢流溢著鮮血的嘴角。

    心思陰森叵測的心惠,此時此刻,心中暗定毒計:

    無論如何,不管怎樣,以后都要找各種機會,央求師兄們殺死五岳派這個丑小子!

    不報今日之仇,我就不叫聰明蓋世的賽諸葛!

    就算用盡我的法寶,也在所不惜!

    佛宗來了好些個弟子,一邊以刀子似的目光狠狠地掃視著半空中的高杰,恨不能馬上把他給殺死,一邊抬著受傷的心惠,迅速地離開比賽場地。

    五岳派門人弟子,此刻心中激動萬分。

    高杰的勝利,心惠的慘敗,刺激得他們忘記了所有的言語,這一切都太過突然。

    五岳派除了楚山、唐彪、金一凡、李嘯展、凈月長老、楊偉長老外,其他人都是神色大變,他們根本沒有看清楚高杰究竟如何打敗心惠的,他們看得稀里糊涂,高杰勝得好像也稀里糊涂。。.)

    當大家都清醒時,才看清賽場中,高杰正毫發無損地靜立在離地三丈的半空中。

    藍色的衣衫隨風飄拂,神情無比自然,意態極盡灑脫。

    武懷義一臉正色,兩手抱拳,對著唐彪真誠地道賀:“師弟,想不到你曾經收了這么一個好徒弟,居然憑著筑基后期大圓滿的實力,打敗結丹后期大圓滿的佛宗心惠,而且勝得如此輕松容易,毫發無損!恭喜你,為我們五岳派培養了一位奇才??!”

    “同喜同喜,你也是他的師伯嘛,”唐彪目光掃了高杰一眼,聲音極為平靜,好像聽不出其中蘊含一絲一毫的欣喜,“再說,如今我只是他的師叔罷了!雖說第一場取勝,也只是暫時而已,就是不知他后面一輪比賽,其結果究竟如何?!?br />
    武懷義感到奇怪,高杰這一場比試取得勝利是大快人心的事情,而且對五岳派而言絕對絕對是大難之時的福音書是久旱之后的及時雨,但是他卻怎么看也看不出唐彪有露出高興的跡象,畢竟,縱然現在他不是高杰的師傅,曾經也是他一手堅持己見,連夜沖進掌門楚山洞府,就這樣死皮賴臉地方才求來高杰做他唐彪親傳弟子的!

    想當初高杰也僅僅是一個外門弟子罷了,身份何其低微,從修煉資質上看更是一個誰也不想收為弟子的混靈根,極為劣質而平庸!

    而假若不是他唐彪力排眾議地將高杰收為內門弟子,那今天五岳派在清水國三宗二派內門弟子大比武中,很可能會一敗涂地一塌糊涂的!

    按理說,唐彪應該高興的,但是讓武懷義疑惑不解大感奇怪的是,唐彪非但沒有任何一絲高興驕傲之色,反而讓武懷義感覺,他唐彪心底里似乎頗有些不耐甚至不滿的意思!

    武懷義疑惑地望著這位自己一直都看不上眼的師弟,怎么也弄不明白此時此刻他內心深處的真正想法,不過驟然間,他心中卻有一種奇異的想法冒了出來:難道這個師弟隱藏了修為嗎?或者說他有什么難言之隱呢?

    武懷義隨即自嘲地搖了搖頭,對自己的荒唐想法腹誹不已。

    而在凝眸懸浮于半空中高杰的一剎。

    夏雪明眸陡然一閃,恍然中有了一絲明悟。

    她臉上露出淡然的微笑,于是四目相會,兩人同時微微地點頭。

    也就那么一會兒,高杰便迅疾地收斂起全身氣息,從半空落到凹凸不平的地面之上。

    佛宗護法長老慧律大師走到楚山掌門身邊。

    他臉上掛著不太自然的笑容,皮笑肉不笑地恭賀道:“老衲恭喜楚山掌門,這一戰你們勝利了。想不到這一次,楚山兄門下居然出了這么一個厲害的門人,真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不知道楚山掌門還隱藏著多少驚才絕艷之人,是否可以先行告訴老衲一聲呢?如此的話,也好讓佛宗提前做些準備嘛,否則下一回碰到,說不準我們哪個弟子又被打得,呵呵,打得那個需要調養個十年八年才能恢復修為,那那那,善哉善哉,那就后悔不已了!”

    “過獎了,我們是一勝一負,打平了,而且這只是筑基弟子組的初賽第一輪,算不得數的!至于這一次大比武,我們只要能擺脫最后一名,那就萬幸了。至于其他的么,”楚山雙手連擺,淡然笑道,“我們可不敢多想的!貴門下這一次傷得可能有點重,都怪高杰學藝不精,收手不住,請多見諒。其實,我們有多少杰出弟子,大家不是早就心中有數了么?就算高杰,各門各派對他恐怕也研究了個透徹,只是祈望后邊的比賽,倘若貴門弟子碰到我們五岳派門下,能夠手下留情的?,F在,就不多打擾了,告辭!”

    說完,命令武懷義帶著五岳派門人弟子離開。

    而他自己則在離開前連揮雙手,一股股無形無色的靈氣迅疾地彌漫開去。

    原本凹凸不平、沙石遍地的青石廣場,仿若枯木逢春,一下子就恢復了原樣。

    金一凡立馬沖上前來,大聲祝賀道:“高杰師弟,不愧使我們五岳派內門弟子第一人,你終于為我們揚眉吐氣了!祝賀你,希望你再接再厲,繼續發揚拼搏精神!”

    高杰平靜地點了點頭,心里暗道,老狐貍,你以為小爺不曉得你心里在想什么嗎?你肯定高興得瘋掉了,說,高杰小子,你講佛宗心慧重傷,無疑激化了佛宗與五岳派之間的矛盾,嘿嘿,以后有你的好戲看了!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金一凡心里心里那個樂啊,他簡直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天才!

    他心里堅定地認為,在五岳派舉行的大比武之所以能夠形成如今這個局面,全是他金一凡一人之力一手之功,是他金一凡潛藏五岳派多年苦心經營的結果!

    欣喜若狂的他甚而至于開始憧憬極品爐鼎的事情了!

    金一凡眼睛余光再也不受控制地掃向了夏雪!

    冷艷圣潔的夏雪,再也逃不過我掌心了!

    不久這極品爐鼎就屬于我金一凡了!

    九幽洞府老祖曾經答應過我的!

    王天卻不曉得金一凡心里所想,只是一手拉住高杰,興奮得無法形容。

    他眉飛色舞地對著高杰贊不絕口:“高杰,這回你可為我們五岳派出口惡氣了!好樣的,真男人,不愧是我兄弟!嘿嘿,若是我第二輪比試遇上玄宗的元黑,就把他給打趴下,就像今天兄弟對付小和尚心惠那樣,讓他拽,拽得大受內傷!哼,要讓那些個解散五岳派的狂妄之輩,知道我們五岳派內門弟子的厲害,免得他們目中無人,不把我們五岳派放在眼里!”

    高傲依然冷冰冰的模樣,不過看向高杰的眼神,卻讓高杰感受到實實在在的暖意。

    高杰側過頭,對著高傲會心地笑笑,再轉首淡然地看看王天,什么也沒有說,一路跟隨著大家回到五岳派參賽弟子休憩的地方。

    在回去的路上,高杰以眼角余光一掃緊隨其身后的李嘯展、金一凡。

    他心里閃過一絲疑問,二人怎么酷似愈走愈近了?

    難道他們暗中達成了什么協議?

    帳篷內,楚山雙目精光大盛地環視了大家一眼,鄭重其事地一揮手說了一大段話——

    “此次高杰順利地通過了第一輪的比賽,四天之后,每個組別的初賽第二輪即將開始,愈是到后面競爭愈是激烈危機愈加重重,尤其是在青羅星修真聯合會欲解散五岳派之前,可以毫不夸張地說,目前雖說出現了暫時的平靜,但其背后卻充滿了殘忍、血腥與恐怖?!?br />
    “作為五岳派掌門,我當然希望我們五岳派內門弟子能夠再此次大比武中一路過關斬將,尤其是高杰,能夠將首輪勝利的凱歌進行到底,如此也許極有可能摘去五岳派一直以來墊底的帽子!但是,我想,在這條路上,肯定會遭遇到別有用心之人不擇手段地阻擾,尤其是對本門精英弟子,他們更不會心慈手軟,手段絕對絕對會變本加厲陰森殘忍!”

    “據我深入地探查與仔細地甄別,終于了解到更加絕密的消息,玄宗、佛宗儒派、道派,他們專門針對高杰進行了周密的人員與計劃的安排,也就是說,高杰在后面的比賽之中,獲取成功的可能幾乎為零,重傷甚至隕落的幾率反而會大幅度地提升!”

    “說白了就一句話,五岳派要從墊底處翻盤,希望微乎其微!”

    “不僅僅如此,此次大比武組委會還特別補加了一項規則,那就是絕對不允許已經報上名來的參賽者棄權,除非遭遇特殊變故,否則,只要一人棄權,該派排名便為最后!”

    “這就意味著,若是我們五岳派所有參賽弟子里面有一人棄權的話,那么五岳派就必將立即遭到分解,五岳派將從青羅星除名,而他就是五岳派永遠的罪人!”

    “面對必然被瓦解的結局,面對一旦放棄比賽就會成為五岳派千古罪人的結果,我們所有參賽的五岳派內門弟子該怎么辦?我楚山以為,五岳派榮譽固然重要,但是絕對沒有到需要用生命去捍衛的地步,這已經超越了修真的根本目的。更何況,若是真心忠誠于五岳派,我們也可以保住有用之身,待得時機成熟,再圖東山再起,這才是上上之策!所以內門弟子請牢記,還是那句話,請大家千萬比賽時不用想著拼著命地去對抗……”

    在楚山說這番話的時候。

    高杰馬上就想到了赤霞子爺爺的交代——

    此次比賽,五岳派無論如何都必須取得勝利!

    況且,就算沒有赤霞子爺爺的交待,他高杰也是絕對不允許大家做縮頭烏龜的!

    楚山這些話不明擺著讓大家放棄五岳派傳承千年萬年的基業并拱手讓人嗎?

    這就是赤|裸|裸的出賣!這就是明目張膽大張旗鼓地叛變!

    這就是臨陣脫逃前的反戈一擊!

    但是高杰看楚山掌門的意思,他如今卻是將這個關鍵點放在門人弟子生命的后面,根本與開派祖師赤霞子的要求南轅北轍,背道而馳!

    五岳派不能倒,更要重振雄風,再現輝煌,否則,守護絕陽谷的秘密,將要被心懷叵測之人竊取,從此之后,也許天下就要大亂了!

    而楚山作為掌門,不會不清楚五岳派守護絕陽谷乃重中之重!

    既然如此,那么那么、那么他如此說的真正的目的又會是什么呢?

    難道他、難道他竟然真是被誰收買甚至本來就是某個門派暗藏進五岳派的超級臥底?

    他之前所說,自己突破到化神期是吃了赤霞子留下的化神丹,即便如此,怎么可能在很短時間內就由筑基后期,連跨結丹期、元嬰期直抵化神期?

    這也太妖孽了吧?就算是我高杰,也沒有妖孽到如此地步!

    我的修為即使提升到元嬰后期,也是在赤霞子不惜真元地大力幫助之下!

    除非他楚山擁有神環這樣超級逆天的神器,甚至還有高人在一旁出手扶持于他!

    高杰內心不禁驚悚震撼!若果真如此,那就太恐怖了!

    說來話長,其實只在轉瞬之間。

    “請饒恕內門弟子高杰打斷楚掌門說話的無禮不遜,”高杰突然平靜沉聲地問詢,“既然大比武增添了一條新規定,絕不允許參賽弟子棄權,否則,該派便做排名最后,那么,弟子以為,這個規定明擺著就是針對我們五岳派,而且是趕盡殺絕地針對。據弟子對師弟尹濤一戰的觀察,那位玄宗弟子元黑,他一上來就對尹師弟狠下殺手,根本不像比賽,簡直就是帶有某種目的地屠殺。如果尹師弟稍懷僥幸心理,在是否使用燃氣術上稍有猶豫,他立馬就會一命嗚呼,而不會致元黑大受內傷于意料之外。那位……”百镀一下“我的超腦能建模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