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卷 神龍政變卷 第九百七十八章 美人遲暮(五十七)
    “陛下,何不屏退左右?”

    沉吟良久,權策開口了。

    他猜到了儲位,猜到了李旦。

    那么,今日之事,勢必無法善了。

    太平公主的誓言,猶在耳邊。

    “若有朝一日李旦登基為帝,本宮立時自戕,絕不茍活一時半刻”

    太平公主的初衷,是為了他。

    武后將他納入裙下的意圖,愈發露骨,兩人定計,利用吐蕃,在長安制造事端,轉移武后的注意力,以謀取緩沖時間,太平公主如此激烈作態,便是有意讓局面形勢更加尖銳,分散武后的心思。

    豈料,他們如此一來,反倒讓武后更加急迫,不僅沒有將視線自權策身上移開,反倒逼迫更緊。

    權策心念如霜,在武后和太平公主之間,不存在選擇,他定然是站在太平公主一邊,更何況,現在的太平公主,為他懷了子嗣。

    無論從哪個角度而言,他定然不會容忍太平公主誓言成真。

    他提議屏退左右,讓上官婉兒和徐慧退下,也是為了保護上官婉兒起見。

    既是要與武后開誠布公,近乎攤牌,有些言語刀劍,抵牾沖撞,在所難免,如此場景,見到聽到的人,都不會落得好下場。

    “屏退左右?不必了”武后卻并不同意,“她們倆一文一武,是朕的左膀右臂,多些見識,也是應當的……是么?”

    武后言語間有些唏噓,到后頭,竟有幾分遲疑不確定,她想起了公然背叛,狠狠扎了自己一刀的謝瑤環。

    權策沒有回答,只是沉默,有些冷。

    “罷了,你們兩個,下去吧”武后退讓了,言語間,有一絲說不出的悵惘。

    作為執掌天下的皇帝,卻連所謂的腹心之人,所謂的近侍女官,她都把握不住,實在是個莫大的嘲諷。

    上官婉兒和徐慧一道蹲身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經過權策的時候,徐慧看了他一眼。

    她知道權策文武雙全,但再大的本事,沒有人欣賞提攜,也會埋沒,更別說權策才只有二十五歲,太年輕了些。

    她本心里,一直以為權策是仰仗著武后的恩寵偏愛,才能無往不利,穩居宰輔首席,風生水起的,但聽武后方才言語,竟有與他開誠布公,協調立場的意思,才恍然后知后覺。

    這位相爺,怕不是一株攀援的凌霄花,而是一棵真正能撐起天空的參天喬木。

    好奇的光芒在徐慧的大眼睛里堆不下,都要溢了出來。

    上官婉兒也看了權策一眼,準確與他交換了眼色。

    兩人共同經歷了無數風雨,默契甚深,渾然一體。

    “可到了危急時刻?調兵逼宮?”

    “不必行險,安全便可”

    上官婉兒心領神會,腦子里飛快跳出幾個姓名,楊思勖,李多祚,葛繪,太平公主。

    她的腳步匆匆,越過了徐慧,快步離去。

    殿內,武后離了御座,走到權策面前,拉扯了他一把,與他并肩席地而坐,“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了,說吧,你與我,怎么一心,怎么一體?”

    “但教有臣在一日,絕不容亂臣賊子作祟,必保吾皇陛下安枕無憂,粉身碎骨,在所不惜”權策避重就輕,卻說了一句真心話。

    武后聽了,很是鄭重,肩膀端平,微微仰起頭,閉上眼睛,品咂了好一會兒,才放松了下來。

    “這一點,朕信你……”

    武后躊躇了一會兒,想了想措辭,開口道,“以往,你還小,腳步不穩,一不留神便要摔跟頭,在我后頭,亦步亦趨跟著,不敢行差踏錯,后來,你,長大了,強壯了許多,在我身邊,為我開山開路,披荊斬棘,朕開疆拓土,文治武功,大半離不得你……”

    口中說著,武后頭顱微偏,靠在了權策肩頭,馥郁幽香緩緩將他包裹了起來。

    “而今,你頂天立地,是個大大男子漢,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不該責怪你,也不愿意責怪你,但是,有些事,終究是必須面對的”

    “比如說……比如說,在我之后,誰可登臨帝位?”

    武后停頓了許久,才說出這個必將面對的話題,兩只手前后一合,高高的胸脯,壓扁在他的肩頭,將權策固定在自己的軟玉溫香之中。

    她似是在用這種方式,努力削弱話題的血腥和凌厲程度。

    權策配合了她的演出,露出個柔和的笑容,武后已然開門見山,他自然也不適合用所謂的太孫已經在位來搪塞,所謂的太子太孫,手中沒有實權,沒有強援,終究只是個稱號而已。

    饒是如此,他說出的話,仍是回避了矛頭。

    “儲君之事,陛下理當圣心獨運,臣不當多言置喙”

    武后輕聲一笑,移了移身子,兩人靠的更緊密了些,伸出玉手,在他的額角點了一記。

    “權策啊,你還是老實一些吧,我總要保證,我立下的儲君,能活到繼位的時候,也能在龍椅上坐穩”

    權策轉過頭,一對星眸與武后對視良久,眼神柔和,但卻堅定不移,“陛下,臣是男兒,也要保證,我的女人,能好好活著”

    武后沉默下來。

    顯然,兩人已經彼此心照,知曉了各自的心意。

    但卻陷入了無法言說的困境之中。

    有誰會信,天潢貴胄,龍子鳳孫,百般艱苦,竟是為著活命?

    “我只有一子一女在世,你總不能,讓我立個皇太女吧”武后身軀軟成一團,以前所未有的柔弱口吻,在他耳邊幽幽吐息。

    “皇太女自然是不成的……”牝雞司鳴,女皇登位,有武后一個,已經是極限了,再立皇太女,怕是要重演隋朝末年天下烽煙的景象。

    太平公主做不成皇太女,那她的兒子可以么?

    一道閃電在權策腦中閃過,他的身軀一陣僵硬,眼睛直直的盯著高高丹墀之上的御座。

    武后緊摟著他,自然第一時間察覺了他的異樣,雙手上移,摟住了他的脖頸,“你定是有辦法了,快些說來聽聽?”

    權策飛快隱去眼底的一絲深沉的陰鷙,沉重地道,“陛下心意,重于泰山,臣不會忤逆而行,對儲君出手,太平那邊,臣亦會設法……”

    “你如何設法?”武后喜出望外,將他的臉頰搬過來,與她相對,鼻息可聞。

    “陛下,恕臣造次,臣以為,女子本弱,為母則剛,而今崇胤、崇簡都已獨當一面,迢迢也大了,太平懸心牽掛,實在不多……若是讓太平,再得一幼子……”

    “為骨血計,再有臣牽絆,太平如何能生死志?”

    “咯咯,太平喚你壞心小賊,卻是不曾冤枉了你……”武后欣喜若狂,再按捺不住,惡狠狠一在權策嘴上咬了一口。

    一觸即分,各自悸動。

    武后艱難遏制住欲念,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便埋著頭,快步離去了。

    “你且回去,將素節也請回府上吧,朕,要去送尼雅氏含恨九泉”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