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卷 神龍政變卷 第九百一十七章?是佛是魔(五十四)
    西域,疏勒。

    “哈哈哈”

    大笑聲粗豪,聲振屋瓦。

    這幾日,安西大都護公孫雅靖的大笑聲一直沒有間斷。

    聽聞九曲侯王暉率領一萬五千右領軍衛精銳,北來西域,助他夾擊論欽陵。

    公孫雅靖大笑三聲。

    聽聞邏些城主力部隊在沙州大營中了誘敵之計,陷身焰火軍火海之中,偏師繳械投降,仍遭屠戮,近五萬吐蕃人,葬身沙州城下。

    公孫雅靖又是哈哈大笑,許久不停。

    聽聞左領軍衛來了手偷梁換柱,悄無聲息轉移到西州,自西州兵分兩路,向湟川城和隘口要塞偷襲得手,勒令吐谷渾派出民夫和仆從軍,充實兩個城池的防守,人為地制造了吐谷渾百姓與吐蕃高原的血海深仇,以最快的速度,將兩個城池掌控穩固。

    得知此事之時,公孫雅靖正在馬上,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險些滾落下來。

    眼下,他這般大笑,是因為又有援兵來到。

    薛崇簡允了右監門衛大將軍楊思勖所請,令他率領右監門衛全軍到疏勒助戰。

    楊思勖帶來了薛崇簡的親筆信,信中將神武道大軍的一應部署和戰果,都敘說了一遍,額外叮囑,為保戰局周全,避免走露消息,請公孫雅靖保密行事,軍報奏疏,暫停上呈,待戰局落定,再由神武道一體報捷。

    “哇哈哈哈”公孫雅靖看完信,又是一陣洪亮大笑,“好,好得很,郢國公是號人物,仗打得好,防備這些賊子,也有兩把刷子,我服”

    “郢國公說得對,吃里扒外,自相殘殺的王八崽子太多,是該多防備著,楊宮監放心,我聽他的”

    “多謝大都護體諒”楊思勖微微躬身,向這位老資格表達敬意,對方以就事論事的方式解讀薛崇簡的意圖,他自也不會多言,薛崇簡掩蓋消息的意圖,與神都、長安兩地的政治斗爭有關。

    “唔,閑話少敘”公孫雅靖擺了擺蒲扇大手,點著桌案上的輿圖,粗聲大氣地道,“論欽陵這廝進退不得,已是甕中之鱉,咱們該想想辦法,收拾了他,早些收復龜茲城,解救天朝子民……”

    “大都護此言差矣”楊思勖聽到這里,毫不客氣打斷了他的話,“西域小國城邦,包括龜茲城中百姓,首鼠兩端,隨風就倒,既在論欽陵治下無人反抗,便等同叛出天朝,是敵國子民,我等代天,重新征服而已”

    “依我之見,收拾論欽陵,收復龜茲城,固然重要,但震懾西域,教訓不知忠義的賤民,亦不可輕忽”

    “若是此事輕輕放過,只怕日后反復忘恩,將成常態,西域諸國,貌恭而心不服,大都護治理鎮守起來,也將更增難度”

    公孫雅靖起初還有些不悅,聽到后頭,蹙眉思索,“楊宮監所言,有幾分道理,只是如此一來,豈不是將西域諸國樹為敵人?”

    “大都護勿憂,論欽陵所部,滿打滿算不過剩下兩萬余人,坐困窮城,不足為懼”楊思勖意氣風發,豪氣干云,“咱家愿統帶右監門衛,負責監視此獠,大都護和九曲侯,盡可縱兵四出,蕩平龜茲周邊資敵投敵的小國,以彰天罰”

    公孫雅靖被他撩起了老兵豪情,雙目精光大放,仰頭爆笑,“哇哈哈哈,楊宮監不愧有勇有謀,這般計較,比我的設想,更要痛快徹底,九曲侯,你意下如何?”

    “末將后生晚輩,愿聽二位調遣”王暉沉穩一笑,微微躬身,含蓄支持了楊思勖。

    “那就這么定了”公孫雅靖大手在輿圖上猛拍一記,震得桌案上的茶盞跳了三跳。

    三人計議已定,西域頓時刀兵四起,烽火連天,像是一鍋沸騰的濃粥。

    疏勒周邊的小國和城邦,因為公孫雅靖坐鎮,并無異動,碎葉、于闐兩處,控制力度稍弱,有一些自以為聰明的邦國或家族在論欽陵身上下了注,至于龜茲城周邊,則幾乎全數倒向論欽陵。

    公孫雅靖麾下的安西軍和王暉旗下的右領軍衛,按圖索驥,揮舞鋼刀,掀起血雨腥風。

    只要有通敵、投敵或資敵行徑的邦國家族,無論王公、官民,都將承受大周天兵無情的鐵蹄踐踏,罪過輕一些的,俘虜起來,貶入奴籍,發賣給忠良為奴婢,罪過嚴重的,無分老幼男女,屠殺一空。

    龜茲城周邊,殺傷最為慘重,尉頭城因為反叛行跡最為嚴重,不只為論欽陵叛軍供給糧草吃食,還輸送了數百丁壯,公孫雅靖大手一揮,實施了暴烈的屠城。

    一時間血火滿城,路路哀嚎。

    論欽陵眼見龜茲城四周,處處戰火,像是一個巨大的火圈,立在了前頭,等著他鉆過去。

    這等拿他雜耍的行徑,實在丑惡至極。

    而城龜茲城中官民百姓,也被大周兵馬的殘酷手段恫嚇,不敢與吐蕃人打交道,糧秣儲備,也漸漸不支。

    不鉆火圈,似乎已是不成了。

    論欽陵尋了個夜黑風高的夜晚,大開城門,率軍突圍。

    “嘿嘿嘿,終于等到這一日了”

    楊思勖尖聲大笑,舔了舔嘴唇,表情很是猙獰,高高舉起長柄陌刀,策馬狂奔,“兒郎們,隨咱家殺敵建功”

    一將當先,全軍雷動。

    神都苑,地堡。

    九龍拱衛一彪。

    “你父親腦子進了水了?”張易之沖沖大怒,手指都點到了李成器的鼻尖上,眼中幾乎噴出火來,他將一個證人射死在相王府門前,是有意迫使李旦動作起來,免得讓他一人承受太平公主的壓力。

    他怎么也想不到,李旦竟如此膽大包天,大鳴大放派大隊人馬去敬陵刺殺李重俊。

    李成器嚇了一跳,又氣又羞,“恒國公休要血口噴人,父王讓我警告你,休要再胡作非為,否則大局必毀”

    “警告我?”張易之將手指收回,放在自己的鼻尖上,瞪大雙眼,不可置信,“我如今惡事纏身,哪有閑心去管那李重???”

    李成器攤了攤手,“父王不會如此激進行事,更犯不上”

    兩人相顧無言,沉默了許久。

    都沒有留意,地堡的三個通道,都有汩汩的水流聲。

    “罷了,李重俊殺不死,西塞又一直沒有消息,不能再等下去了,須下定決心,多拿些籌碼,設法了局”張易之無力嘆息。

    “父王也有此意”

    李成器輕聲言語,有些意興闌珊。

    呆呆望著地堡正中央的巨柱,上頭是一頭彪,插翅飛虎。

    插了翅膀又怎樣,能飛么?

    盛唐破曉最新章節地址:

    盛唐破曉全文閱讀地址:/27020/

    盛唐破曉txt下載地址:

    盛唐破曉手機閱讀:/27020/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右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915章 ?是佛是魔(五十四))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盛唐破曉》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青豆(),謝謝您的支持??!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