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卷 神龍政變卷 第八百九十九章 是佛是魔(三十六)
    靈州,石佛寺。

    一主一仆,一前一后,在寺廟中徐行漫步。

    聽了絕地匯總而來的消息,權策有些許不安。

    定下了袖手旁觀的大略,他一直在壓制手下的各路人馬。

    太平公主絆住了好動的安樂公主李裹兒,武崇敏與楊三順探查神都苑秘密據點,卻被嚴令引而不發,準查不準動。

    狄光遠這邊,不好強壓,得以自專行事,但權策暗中安排了人到他身邊,專門拖后腿,充當家賊,為那職方郎中劉芳敏的謀劃大開方便之門。

    放眼望去,只有軍中的小不點兒薛崇簡最為乖巧,只管把穩焰火軍,守住西塞大軍的基本盤,旁的任何事都不理會。x

    “甘州城,吐蕃細作,見了赤德祖贊”權策默念著這幾個關鍵詞,絲絲憂慮爬上眉頭。

    原本以為,那劉芳敏在軍中翻江倒海,無非是挑撥離間,自相殘殺,爭權奪勢,暗害主將,最嚴重的便是向武延基下手,只要薛崇簡穩住大軍局面,不至于崩盤,便不足為懼。

    卻沒料到,此獠居心如此陰險深沉,毫無底線,竟然要將吐蕃人卷了進來,為了鬧大動靜,不惜坑陷天朝大軍,做了賣國賊。

    如此一來,薛崇簡肩頭上的擔子,未免太重了些,不僅要平息內斗,還要應付外敵。

    權策站起身來,背著一只手,手指不停的搓著,對他無比熟悉的絕地知曉,這是權策將要下大決心的習慣性動作。

    “傳令給狄光遠,讓他組織兩萬精銳備御兵力,曉伏夜行,隱匿行跡,到沙州側翼的西州一帶駐扎,與崇簡建立秘密聯系,聽他調度”

    “是,主人”絕地并不意外,權策的重情重義已經刻入骨子里,待太平公主府的四個小子,如同親弟,為了他們的安危,更改朝爭方略,擅權調動備御官兵,都只是等閑之事。

    “主人,敵人來勢洶洶,行事刻毒,屬下有意將翻羽、奔霄、扶翼三人派去崇簡郎君身邊,以策萬全”

    權策無聲點頭,長長嘆息,“八駿,我的八駿啊”

    眼下的八駿,除了絕地之外,其余七人,已經死絕了兩次,是第三代了。

    絕地察覺權策的低落情緒,踏前一步,堅定道,“主人莫要傷懷,屬下等無名無姓,生死皆屬無字碑,為主人大業而死,必可晉身仙班,為天兵天將,以魂靈上天入地,襄助主人,統御寰宇”

    權策回過頭,沖他露出個笑容,低落一閃而逝,沉聲叮囑了一句,“對了,既是赤德祖贊不肯安分,要蹚渾水,便成全了他,讓狄光遠將他也帶上,適當時候,讓他領軍出戰”

    “以吐蕃世子之身,為天朝與故國作戰,陣亡疆場,也算他死得其所了”

    “主人英明,屬下遵命”

    絕地身子一旋,下裳卷起一圈清風,帶著地上的雪花盤旋而起。

    在佛堂流連了一會兒,權策動身出了石佛寺,下了靈武山。

    “相爺,上官昭容以鸞臺名義發來函件,詢問您的行止,說是離朝已有多日,關內道賑災頗有進展,可有歸期”王同皎上前,親自為權策牽馬,心悅誠服。

    壓低了聲音,“依下官之間,上官昭容應當是代陛下詢問的”

    他依著權策的賑災要旨,四處跑遍了各州各府,見證了雪災大害在權策手中消弭無蹤,他自華州回返靈州,在連綿無際的工棚之中,竟能聽見歡笑聲,孩童裹成胖球,追逐嬉戲,竟比太平年景還要和樂。x

    不只是他,關內道的各州刺史,對待權策派出的監督官員,都是奉若上賓,敬畏不已,他的政治大秘書,尚書省左司郎中李昌鶴,也品嘗到了天下第一緋袍官的迷人滋味。

    “王尚書代我回函,賑災事關民生,本相不敢輕率,旬日之后,諸事安定,民生復原,本相自會回朝復命”權策隨口分派,他定的日子,很是意味深長,旬日之后,也差不多該是李重俊啟程赴長安的日子。

    他決意待這一輪爭斗有了結果,再返回驪山,省得武后疑神疑鬼,他也束手束腳。

    神都,太平公主府。

    雪后初晴,冬日暖陽。

    太平公主和李裹兒姑侄二人手挽著手,在水榭長廊,迎風而行。

    一大一小兩個最貴的女人,發絲飛舞,裙裾飄搖,芬芳纏結,衣衫隨風貼身,盡顯體態妖嬈,在白雪覆蓋的假山,結冰的湖面映襯下,仿佛一雙冰雪仙子。

    權策的故事,已經講到了武周革命前后,他被迫接掌梅花內衛,一邊為武后攘除反抗勢力,一邊設計逐個鏟除酷吏,端的是起伏跌宕,驚險刺激,比悅來客棧的武俠話本兒,更要動人心魄。

    李裹兒聽得鳳目圓睜,一眨不眨,秀氣的粉拳緊緊握著,放在胸口上,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定。

    “那黑寡婦,為何要自殺”聽到權策誅除索元禮,黑寡婦大仇得報,含笑九泉,李裹兒忍不住開口,她不能理解。

    太平公主豐腴的臉頰上,緩緩綻開一個笑容,“大郎曾經吟過一句詞,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你聽過么”

    李裹兒沒有聽過,這句詞雖說很動人,但她顧不得品味,只覺得太平公主的笑容有些刺眼,鼓了鼓粉膩的腮幫子,斜著眼道,“大兄給姑母吟過許多詩詞么”

    “咯咯咯,自然的,那壞心小賊,總是不肯給人全乎的詩詞,可恨得緊”太平公主仰面含笑,明艷無匹,一種叫幸福的東西在眉間緩緩流淌,“算起來,他吟過的,編撰起來,也該有太平樂譜那般厚了”

    “你要聽么”

    李裹兒很想硬氣一番,說不聽,但又拒絕不了對大兄的強烈好奇,癟著嘴道,“要聽,但還是要先聽大兄的故事,再聽詩詞,再聽樂譜”

    李裹兒掰著晶瑩的手指頭,覺得大兄活像是一個寶藏,金光閃閃呢,想到大兄刷了金漆的模樣,她咭兒地一聲,嬌笑起來。

    太平公主陪著她一起笑,兩人在水榭待了許久,才離開內湖冷風。

    “公主,府中有人來請命,冬日里往年都要去虞山中獵取野味山貨,今年還照此辦理么”影奴在長廊盡頭請示。

    李裹兒哪里耐煩這些瑣屑小事,連連擺手打發,“照例照例”

    與此同時,武崇敏站在天水公主府的地窖里,眼中閃著危險的光芒。

    神都苑的地堡被楊三順查了出來。

    三條地道,一個連通相王府,一個通往合璧宮,這猶罷了,第三個,居然通到天水公主府。

    “腌臜混賬,倡優賤人,竟敢窺伺遲遲妹妹!”

    武崇敏的怒氣直沖天靈蓋。

    盛唐破曉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

    喜歡盛唐破曉請大家收藏:盛唐破曉。

    盛唐破曉原創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