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卷 神龍政變卷 第八百八十四章 是佛是魔(二十一)
    太平公主府,琥珀樓。

    太平公主在這里接待她的侄女兒,安樂公主李裹兒。

    這對姑侄是李氏皇族兩代中最得寵的兩人。

    太平公主之得寵,大抵是因為血脈和性情,她是武后唯一的親生女,又是高宗皇帝最小的子女,性情冷漠高傲,一度酷愛權謀,與武后一脈相承,得其歡心,捧為掌上明珠,朝臣士紳,趨之若鶩,朝野坊間稱之為幾乎擁有天下的公主。

    相對而言,李裹兒要單薄一些。

    作為李氏第三代中,第二個得封公主的人,她的得寵,主要來自母親韋氏和父親李顯。

    她也是李顯的幼女和韋氏唯一的嫡女,少時遭厄,引來父母雙親憐惜,后來,露出喜好弄權、手段殘忍的苗頭,給武后留下些印象,多有偏愛,當然,她的得寵,更多的,是因為她的一張傾國傾城的臉龐,頭頂著皇族第一美人的光環,任誰都要禮讓三分。

    “裹兒,許久不見,容貌越發出挑了,果真不愧是我家第一美人兒,這副模樣,怕是天上仙子見了,都要羞臊了去”

    太平公主降階相迎,伸手拉住李裹兒的玉手,細細打量著李裹兒,眼神流露出艷羨之色,贊美也是出自真心,“不只是臉蛋兒,這身段兒也長成了,婀娜窈窕,可是動人得緊”

    李裹兒來太平公主府,是抱著爭長較短的心態來的,畢竟都是大兄的女人,她可不愿讓人比了下去,特意穿了華美無比的百鳥裙,畫了精美的妝容。

    眼下太平公主的親近作派,讓她微微一愕,旋即瞇著一雙毛茸茸的雙眼,笑意嫣然,反手握著太平公主的手,“姑母才是真的美呢,您方才下階的體態,氣質又是親和,又是高雅,侄女兒可是學不會呢……”

    “還有,還有就是輕顰淺笑的那股子……那股子味道,休說男子,便是侄女兒瞧了,心都要砰砰跳的”

    李裹兒搜腸刮肚,癟著紅艷艷的朱唇,始終找不出合適的詞匯,來形容方才太平公主款款下閣的無限風韻。

    “咯咯咯,瞧這小嘴兒甜的”太平公主怡然大笑,狀似豪放,但不經意間微微側首,將頎長秀雅的脖頸露了出來,隱晦的野性和明朗的羞怯雜糅一身,媚骨儼然。

    “姑母……”李裹兒眼中閃著迷蒙的煙波,仰望著太平公主,已然詞窮,她平日里都是眾星捧月的對象,哪里想過有朝一日,會夸贊旁人。

    太平公主牽著李裹兒拾階而上,步履緩緩,饒是兩旁綠植遍布,金黃色的地毯、金黃色的廊柱欄桿仍舊炫目得緊。

    “哼……”

    李裹兒瓊鼻微皺,哼唧了一聲,在旁人眼中,此處許是艷俗,在她眼中,卻是吃了好大一口酸的,大兄為太平姑母設計的,她沒有。

    太平公主將她的小女兒姿態看在眼中,嘴角微挑,脫口直言道,“裹兒,這段時日,你手底下的人,都向著大郎轉向,可是你授意的?”

    “那是自然,我不授意,他們敢么?我可不像相王叔,白當了幾年皇帝,只知道籠絡用人,不知道恩威并施,讓個奴才欺到了頭上,丟盡了皇家臉面”

    李裹兒眼皮一番,高高抬起了下巴,一臉傲然,追附權策之事,也是毫不遮掩,直接認下,順便狠狠貶低了一番相王李旦,他被昔日黨羽當街推了一把撲街,街頭巷尾,無人不知,李裹兒引以為恥。

    “咯咯”太平公主先是笑了兩聲,繼而長長吸了口氣,側過身,認真地看著李裹兒,溫柔地為她整理腮邊的發絲,“裹兒,你跟我很像”

    突然而來的溫情,李裹兒有些不適應,倔強道,“很多人都這么說,說我像太平姑母,也有很多人說我像皇祖母,可是,裹兒只是自己,才不稀罕像誰呢”

    太平公主溫婉一笑,并不爭辯,極目遠眺著太初宮方向,“你知道,芬芳殿旁邊,有一條緣谷水修建的長廊,最是迎風之地,夏涼冬寒,我與母親,天生不畏寒,喜歡涼爽,常常一同沿著谷水長廊漫步……”

    “有一日,在長廊盡頭,侯思止帶著大郎求見……”

    “那時候,侯思止是麗景門的白無常,大郎,則是犯下忤逆大罪的囚徒……”

    “他跪在地上,面皮青紫,嘴巴慘白,身子還在瑟瑟發抖……”

    太平公主說到這里,戛然而止,猛不丁問道,“裹兒,若是你,當如何待他?”

    李裹兒正聽得入神,卻遭了太平公主惡意斷章,心頭不免腹誹,誰要與你互動,講故事才是正經,隨口說道,“大兄定是冤枉的,自然要向皇祖母求情呀,大兄那般模樣,怕是餓了肚皮,給他裹兒最愛吃的蟹黃畢羅”

    太平公主笑了,笑容有些凄美,“沒有,我走上前去,掄圓了胳膊,重重給了他一個耳光,責難他有失皇族貴氣……”

    “呀……”李裹兒驚叫一聲,看向太平公主的眼神有些不善起來。

    “他身上的袍子還算整潔,是白色的,倒在地上之后,露出了里衣,卻是血痕縱橫交錯,皮開肉綻,受了酷刑”太平公主闔上了眼睛,聲音也難以平穩,“我那一巴掌,打得他口吐鮮血,白色的袍子,很快變成了紅色……他在地上蜷成一團,抽搐了起來……若不是侯思止見機得早,為他求情……”

    “大郎,可能已經死在我的手上”

    太平公主抬起一只瑩白的玉手,五指纖纖,輕輕顫動。

    轉過頭,太平公主瞧見李裹兒的臉上,有兩道晶瑩的淚痕,緩緩滑落,一雙鳳眸,盯著太平公主,隱帶仇恨。

    太平公主邁步上前去,伸手要為她擦拭眼淚。

    李裹兒用力甩了甩頭,拒絕了她的好意,繼而又上前跨了一步,拉住太平公主的胳膊,“姑母,大兄竟也有這般凄慘落魄的時候么?”

    她記得,她才入宮,見到的就是權策立功受賞,當上了冠軍侯和羽林衛大將軍,春風得意,在那之后,更是攪動風云,縱橫朝堂。

    太平公主瞧瞧她這副模樣,有些疑問,已經不必再問出口,點點頭,輕聲道,“他慘淡的時候,多著呢”

    “姑母,你講給裹兒聽好不好?”李裹兒搖著太平公主的胳膊乞求道。

    太平公主有些無奈,又有些哭笑不得,她的計劃可是盤打亂了。

    “不急,裹兒若是不嫌棄,就在姑母這里住段日子,姑母慢慢講給你聽”

    “嗯,好”李裹兒響亮應下。

    兩女挽著手,款款前行,留下一陣或馥郁或清甜的香風。

    “對了,裹兒,你府上是不是有個叫楊三順的小太監,對神都苑很熟悉?”

    “對呀,是楊思勖的干兒子,楊思勖當了四五年的神都苑宮監,楊三順對里頭的人和地方,怕是熟得不能更熟了”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