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卷 神龍政變卷 第八百八十三章?是佛是魔(二十)
    “喲,這是怎的了?”

    一聲清冷的嗓音傳來,伴著點點暗香。

    謝瑤環身著裘皮披風,里頭是淡藍色的衣裙,雪白的披風立領襯著她冷漠的素淡臉頰,比窗外的寒冬更冷。

    她先是向著狄仁杰三人躬了躬身,表達了對宰相的敬意,也不搭理他們的還禮,緩緩轉身,雙目如刀,“相王殿下,恒國公,瑤環以為,我也是來神都查案的,為何此間有事,卻秘而不宣,繞過了我?你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么?”

    張易之面現尷尬之色,很快隱去,厚著臉皮道,“謝娘子誤會了,你有所不知……”

    “瑤環以為,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更多,若此事不能合理解釋,那瑤環便自行其是,落得大家方便,如何?”謝瑤環干脆利落地打斷了他,神色陰沉,話中的意思,也是沉重不堪,一言不合,就要一拍兩散。

    這意味著,先前達成的共識和合作,要盤推翻,謝瑤環不會再回避李旦在北郊兵變和李顯之死中的嫌疑。

    李旦和張易之驚詫萬分,謝瑤環的反應激烈程度和決絕程度,超出他們的想象。

    張易之眉頭緊蹙,額角青筋暴跳,氣憤壓抑不住,還有些下不來臺,在他看來,謝瑤環翻臉無情,當眾發作,是不給他留體面。

    李旦卻顧不得體面的問題,謝瑤環一旦反水,那可是要命的,臉色青白一片,忙不迭邁步上前,低聲下氣解釋道,“謝娘子息怒,是本王思慮不周,還請謝娘子念在本王飽嘗喪子之痛的份兒上,恕罪則個”

    謝瑤環清冷的臉頰上閃過一絲譏誚的笑紋,揮揮長袖,回眸斜昵,似在尋找坐席。

    張易之默念大局為重清心咒,忍氣吞聲,向后退了一席,將自己的席位讓給了謝瑤環。

    謝瑤環毫不客氣,裊娜上前,款款坐下,“方才,說到哪里了?”

    見她有翻篇的意思,李旦趕忙順桿向上爬,“謝娘子來得正好,我家四子隆范,死在金吾衛大營中,事證如此清楚,狄相卻不肯伸張正義,一力袒護罪魁禍首,竟連收押都不肯,以奏疏驪山請旨搪塞,還請謝娘子說幾句公道話”

    李旦并指如刀,指著縮在歐陽通身后,落后黃選一個身位的淳于洛。

    “奏疏驪山請旨?太過拖沓,怕是不妥”謝瑤環一開口,張易之面露得色,李旦眉飛色舞,“此間有三位宰相,秋官衙門堂上官齊聚,御史臺也有要員在,即便要請旨,也應當合議之后,厘清事由情弊,列明擔責之人,若是缺了這些,形同一紙空文,與瀆職何異?”

    狄仁杰凝眉,初衷不改,冷聲回道,“本相瀆職與否,自有陛下圣裁,謝娘子且請慎言”

    謝瑤環心下哭笑不得,她曉得狄仁杰是自家人,可惜狄仁杰不知道,防備得緊,不得不出聲相逼,“狄相,瑤環與恒國公,是奉旨欽差,與您這留守大臣,互不統屬,若分歧太甚,難以彌合,恒國公不得不法外行事,也是情有可原,還望您莫要自誤”

    狄仁杰被頂到了墻角上,咬了咬腮幫子,無言以對。

    歐陽通接過了話茬,徑直表明態度,“本相以為,巴陵王之死,在于看管不嚴,守衛不力,而為奸兇所趁,金吾衛當值中郎將,罪責難逃,行兇之人,還應詳查細究,繪影圖形,發下榜文海捕”

    “哼哼……”李旦冷哼了兩聲。

    “歐陽宰相想得太過簡單了”張易之也不以為然。

    “本相以為,歐陽宰相所言極是”韋巨源開口了,毫不含糊,附議歐陽通。

    他這一句話,卻是令不少人大跌眼鏡。

    張易之深深看了他一眼,豁然轉頭,看向秋官侍郎張昉,“張侍郎,韋相想必是才到神都不久,水土不服,你久在安樂殿下身邊,對此持何見解?”

    張昉呵呵一笑,笑得張易之心頭一緊,“本官以為,二位相爺所言極是”

    他更進一步說道,“凡事都講究個冤有頭債有主,金吾衛多達五萬余眾,若有個風吹草動,都動輒牽扯主將,那天下政局,可還有個安穩么?相王殿下府中的高力士謀逆,恒國公麾下有人交結定州黨羽,二位還能安坐,便是受惠于此了”

    李旦和張易之對視一眼,心中各有驚異,如果說韋巨源一人跑偏,還有可能是有私利牽絆,不得不然,但李裹兒手下的兩個大員,齊刷刷附和歐陽通,張昉比韋巨源更加激進,代表的,卻只能是李裹兒本人的取向。

    “呸,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張易之在肚皮里拽了一句文,偷偷罵了李裹兒一句,順帶悄悄瞥了謝瑤環一眼,她方才的突然作色,也讓他很是厭惡。

    李旦看了看對面還沒有表態的幾人,秋官尚書黃選,御史中丞鄭鏡思,都是鐵打的權策黨羽,方才在馬車中的惶恐無力,再度來襲。

    他張了張口,試圖用親情感化一下女婿鄭鏡思,又頹然放棄,以鄭鏡思對權策的忠誠,最多緘口不言,并不足以改變大局。

    鬼鬼祟祟躲在人叢中的淳于洛,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坐席上,與張昉并排,還向他含笑點頭致意,都是自家人,自要多多親近。

    眼瞧著肅殺的問罪,轉眼變成了交際場,李旦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一腳將面前的桌案踢翻,“爾等,食朝廷俸祿,卻甘為走狗,泯滅天良,狄相,你素來以公正鐵面著稱,就放任這些奸佞小人顛倒黑白?”

    狄仁杰還沒開口,謝瑤環先開口了,“相王殿下,你可聽聞,有句話,叫做父債子償?”

    李旦陡然背后中箭,才鼓起的勇氣一泄而空,“謝娘子,此言何意?”

    “相王殿下自會懂的,瑤環聽聞,左豹韜衛有個郎將,在北郊點檢之時,尸首不翼而飛,不知相王殿下可曉得他的行跡?”謝瑤環淡然如故,言語卻是誅心。

    李旦面如土色,他自然是曉得的,這人在北郊兵變中面部中箭,毀了容顏,卻保下了性命,在他府中窩藏許久,前日才送出城去。

    “謝娘子……”張易之對這一日三變的臭娘們兒簡直忍無可忍。

    “恒國公,瑤環勸你一句,凡事都講究個專心”謝瑤環的語氣頗多鄙夷,“朝秦暮楚,三心二意,不足以成事,也不足以保身”

    張易之瞳孔放大,干笑兩聲,來了個大轉彎,“既是我等意見趨于一致,便將那當值中郎將夷滅九族,以告慰巴陵王在天之靈”

    他比李旦更緊張,離了武后身邊,龍精虎猛,正是漁色好時節,他也不能免俗,一貫小心謹慎,卻不知謝瑤環如何得知。

    “既如此,便煩請狄相上奏疏了”謝瑤環輕笑點頭。

    李旦和張易之狼狽為奸,搞風搞雨,她并沒有閑著,既是郎君要坐山觀虎斗,她自然要幫忙維持秩序,將他們控制在圈兒內,不容他們跳了出來。

    李旦和張易之倉皇離去。

    政事堂內一片靜寂。

    狄仁杰等人瞧著大堂中央站著的謝瑤環,這個武后身邊的親近女官,不知該如何措辭。

    謝瑤環微闔雙目,緩緩吁出一口氣,心有余悸,“神都苑,太危險了”

    語畢,謝瑤環拂袖便走,一如她來,不留痕跡。

    政事堂中人更是迷惘,有個念頭在腦中躍躍欲試,卻不敢確實。

    《盛唐破曉》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

    喜歡盛唐破曉請大家收藏()盛唐破曉更新速度最快。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