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卷 神龍政變卷 第八百八十二章?是佛是魔(十九)
    神功元年冬月間,神都城銀裝素裹,孝和皇帝李顯的喪儀未曾操辦完,李氏皇族又出了一樁喪事。

    相王李旦四子,巴陵王李隆范死在金吾衛囚牢。

    李旦聞訊之時,已是深夜,掩面啼哭幾聲,悲痛厥倒。

    神志清醒之后,已是次日清晨,顧不得身子羸弱,策馬率眾,沖入通明門,見李隆范尸身腌臜,屎尿齊流,惡臭難聞,哀慟未去,怒氣更盛,雙目赤紅充血。

    “逆賊害我子嗣,猶自不足,復要辱我孩兒尸身,本王與你不共戴天”

    李旦戟指金吾衛大將軍淳于洛,怒吼連聲,拔出腰間佩劍,要上前撲殺了他。

    淳于洛自是不會俯首就戮,但又不便令手下人動粗,急出一身冷汗。

    一邊亡命奔逃閃躲,一邊沖著陪同李旦前來的壽春王李成器大喊,“壽春王,末將死不足惜,相王舊嫌未去,再添新罪,前途盡喪不說,入罪只在眼前,你于心何忍?”

    “坐視親父墮入險境,而置之不理,敢問壽春王,孝義何在?”

    ……

    到底是急中生智,險象環生之中,肥胖的淳于洛不只是動作敏捷了許多,嘴皮子更是利落,一連串的誅心之言如同連珠炮一般,向著李成器傾瀉而下。

    此言在眾目睽睽之下喊出,眾人隨著聲音,都看向李成器,意味各有不同,妥妥地將李成器架在了火堆上。

    李成器有心裝聾作啞,也是不成的,心頭悶哼一聲,對淳于洛恨之入骨,不得不邁步上前,攔住李旦,“父王,父王息怒……”

    壓低了聲音,“父王,大業為重,千金之體,折在這下賤丘八身上,不值得……”

    李旦雙眼恢復清明,將手中寶劍一丟,轉身撲在李隆范身上,大放悲聲。

    李成器緩緩邁步,對上淳于洛,露出一口森森白牙,“世間自有公道,若真是你作祟,害了隆范性命,我在此立誓,必要你受盡折磨而死,殃及九族同姓,斷子絕孫”

    李成器說得慘烈殘酷,淳于洛卻看出他色厲內荏,神色淡然,反唇相譏道,“壽春王言重了,罪過歸屬,自有法司,有諸位相爺厘定,卻不是誰能擅作威福的”

    “你……好,好一條背主惡犬,我且等著老天收你”李成器被噎得雙眼發綠,丟下一句場面話,不再逞口舌之利,擺手張羅隨行眾人,將李隆范的尸身妥善收起,攙扶著李旦,含恨離去。

    李旦返程沒有再騎馬,而是坐進了馬車里,冷靜下來,喪子之痛褪去,他開始盤算利益得失。

    李隆范之死,讓他從謀害太子的嫌犯,變成了苦主,勢必能爭取到道義上的同情和支持,與張易之合作的被動和受制局面,可稍微松動緩和一些。

    若能趁機將淳于洛這叛徒絞殺,重振南衙聲威,那便是意外之喜。

    “我兒死在金吾衛,金吾衛大將軍淳于洛是才投效權策的畜生,那么,我兒便是死在權策手中……如此類推下去,皇兄之死,權策定然也脫不得干系……他要作甚呢?要根絕李氏皇族,有謀反之心,窺伺我李唐神器……”

    李旦默默推演,初時還有些興奮,覺得李隆范死得值了,推演到后頭,卻只剩下心驚肉跳。

    縱觀過往,權策手上沾染的李武皇族的血,委實不少了,有正當來由,明面上誅殺的,從武延義算起,到武延秀、武懿宗、韋氏、李守仁、宗楚客等人,含糊不清的,還有李隆基、李重潤、李千里,才薨逝不久的李顯,死在軍中的武嗣宗,以及面前的李隆范。

    細細拉開了名單,李旦脊背上汗毛層層炸起,雙手控制不住瑟瑟發抖。

    這還只是近支宗室,算上遠支宗親,權策滅掉的李家武家中人,怕是兩只手都數不過來。

    酷吏酷吏,可止小兒夜啼,可是酷吏手中沾染的,大多只是一家一姓,哪像權策,兩家通殺,卻還能名滿天下,穩穩做他的清流之望,宰相之首。

    李旦喜憂參半,心神焦灼,恍惚難安。

    “唔,權策沒有這個膽子,不過是母皇座下的一只忠犬而已……嗯,定然是如此的”

    他努力勸說自己,方才的推演,只是自己試圖轉移視線,栽贓權策的謀算,絕不會是真的。

    “速速去請恒國公,與我一道,面見三位宰相,本王要為我兒討個公道”

    “父王,可需要先找個道觀,將四弟的尸身措置妥當,再說其他?”李成器在外頭隨行,聞言問道。

    李旦恢復了冷血本色,斷然回絕,“不必,就這樣,拖著隆范的尸身去,本王若是得不到滿意的答復,隆范便放在政事堂,絕不入殮”

    太初宮,宣仁門,政事堂。

    蟄居許久的神都留守、次相狄仁杰被請了出來。

    時勢演變,如他所料,群魔亂舞,亂得花樣翻新,精彩紛呈。

    當然,他也是有備而來,不只請來了歐陽通和韋巨源,還將秋官尚書黃選、侍郎張昉,御史中丞鄭鏡思,以及事主金吾衛大將軍淳于洛,一并召了來。

    “三位宰相,本王四子隆范,不過是在文會之上,與幾位大將軍有過往來,便蒙冤入獄,金吾衛大將軍淳于洛,悍然侵入王府,將隆范拘押,本王深信朝廷法度,不以為意,總歸清者自清,卻不料,淳于洛兇性不減,獸性大發,以殘忍手段,將隆范殺害,請三位宰相,為本王做主”

    一番話,連消帶打,輕飄飄掩蓋了李隆范策動北郊兵變的嫌疑,將自己打扮成安分守己的良民,淳于洛便是那欺壓凌辱皇族,目無法度的兇手。

    “正是如此,本官查探神都諸多罪案,頗有所得,這淳于洛擅闖相王府之前,曾與洛陽府司馬崔澄、武侯衛將軍趙倉會面,而北郊兵變之時,適逢其會的,又是右玉鈐衛敢死團……”張易之緊隨其后,果斷將槍口暫時調轉,若是能撕咬掉權策,區區李重俊,不過是個傀儡木偶,有何可懼?

    “嘿嘿,千絲萬縷,都牽在一處,幕后黑手,呼之欲出啊”

    這兩人說話中間,狄仁杰一直看著歐陽通,卻見他眉頭緊蹙,坐立不安,顯然沒有預料到這個局面。

    狄仁杰深吸了口氣,這才是正常,若是權相爺神通廣大,連這等突發事件都能預料,怕是多智而近妖了,既是歐陽通沒有把握,他便是權相爺身前最后一道關口。

    莫名地,狄仁杰身上多了份厚重的使命感,竟隱約能理解長子狄光遠了。

    “相王殿下,恒國公,二位所言,本相已然知曉,茲事體大,牽涉尤深,非神都所能做主,本相會具折上奏,伏請陛下圣裁”

    他是神都主事者,掌握著程序大權,他不審、不辯、不判,一竿子支到了神都,可以留下時空余地,方便同黨著手做足準備,扭轉局勢。

    奏折到了驪山之上,權相爺才好從容出手,化解這遭威脅。

    狄仁杰露出一個淡漠的淺笑,傲然環顧。

    有本相在此,還有誰?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