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卷 神龍政變卷 第七百八十九章 瓜熟蒂落(二十三)
    太初宮,政事堂。

    狄仁杰坐在桌案后頭,一動不動,像是一截枯木樁。

    面前的奏疏已經攤開許久,他沒有再翻下一篇。

    他發呆,倒不是因為這份奏疏有什么特別的吸引力。

    事實上,與奏疏完全無關。

    他是在聽到屬官的稟報后,便一直發呆的。

    “試上臨高臺上望,半壕春水一城花,煙雨暗千家……休對故人言故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方才,屬官向他稟報了千金公主府的盛況。

    珠璣羅綺,如何豪奢,燭光彩影,如何動人,歌舞曲樂,如何繁華,觥籌交錯,如何熱鬧,他半個字都沒有往心里去。

    唯獨權策的一闕詞,讓他心神呆滯,難以自拔。

    “字字句句,何其錐心刺骨,滿目歡喜盛景,獨有一句煙雨暗千家”狄仁杰喃喃自語,作為此時掌握神都洛陽的最高權力的人,山雨欲來,他的感受實在太過明顯。

    平恩王李重福府上,來自各處的護衛,已經多達六百余人,他那郡王府邸,已經像是一座兵營。

    秋官尚書宋璟,傳喚御醫和東宮內侍,調查李重俊惡疾之事,屢有不順,卻又屢有新線索,顯然落在了兩種勢力的夾縫中。

    相王李旦躍躍欲試,梁王武三思曖昧難明,安樂郡主李裹兒姿態強橫,平恩王李重福仇恨迷眼,義興王李重俊纏綿病榻。

    “果真是煙雨暗千家”狄仁杰無力地嘆息一聲,在他看來,千金公主府的皇族夜宴,像是一張錦上繡花的大幕,而今,大幕緩緩拉開,后頭,是數之不盡的陰謀詭計,明槍暗箭。

    “相爺,相爺,大事不好”屬官大失體統,撞門而入,“給事中張昌期府上突發命案,張給事中的貼身小廝墜馬而亡……”

    “墜馬?張昌期?不是平恩王?”狄仁杰噌地站起,連聲追問。

    “是張給事中府上的小廝,不是平恩王”屬官有些愕然。

    狄仁杰緩了緩氣息,坐下來,擺手道,“既然只是個小廝不慎身亡,有何大驚小怪?”

    屬官急得連連跺腳,“相爺,死的雖是小廝,但那小廝騎乘的,卻是張給事中的坐騎,而且馬匹受驚,據說是有人下藥……張給事中很是驚怒,眼下已經將死了的小廝和那匹驚馬運到洛陽府衙門前,要洛陽府給個說法”

    “噌”的一聲,狄仁杰再度一躍而起,驚出一頭冷汗,“聲東擊西?”

    “速速預備車駕,本相親自去現場查勘”

    洛陽府門前,已經站了二三十人,大都是穿著緋袍、綠袍的朝官,穿紫袍的也有,但卻單薄,只有春官侍郎宋之問一人。

    二張兄弟的根基在宮闈之中,尤其是李嶠控制下的殿中省,還有內侍省,除了上官婉兒掌握的政務權力,旁的諸如采買、慎刑、宮室等事,都在二張兄弟掌握中,此時都隨武后移駕長安,無法來為張昌期站腳助威。

    “狄相,你來得可是正好,看到他了沒?躺地上這個?”張昌期不要了朝官體面,披散著頭發,官帽丟在地上,拉扯著狄仁杰的衣袖,指著地面上血肉模糊,腦瓜碎裂的尸首,口水狂噴,聲嘶力竭,“要不是我運道好,現在這副模樣的,就該是我,是我”

    “怎的?我定州老張家效忠陛下,死了個張同休還不算,還要我的命?要我家斷子絕孫不成?”

    狄仁杰沒有搭理他,轉著圈兒細細看了那尸身一遍,又去看了看kun bǎng在一塊門板上的馬。

    馬匹是棗紅色,身上血管暴烈,鮮血亂流,在身上看不出來,在地面上,已經流成一條小河。

    可以確認,馬匹是中了烈性毒藥,突然狂躁,將小廝拋下馬背,碗口大小的馬蹄踩中了他的腦袋,當場斃命。

    “狄相,你若是存心包庇,不給我個交代,本官必將奏疏長安,請陛下主持公道”

    狄仁杰無視,張昌期出離了憤怒,跳著腳大聲威脅。

    “張給事中稍安勿躁,朝廷自有法度體統,本相也要依律辦事,查明案情之后,自會將宵小繩之以法,若是張給事中信不過本相,要上奏疏給陛下也好,要書信給恒國公也罷,悉聽尊便”狄仁杰悶哼一聲,并不受他的威脅影響。

    “崔司馬,張給事中府上,管理馬廄的仆役,伺候出行的長隨,還有這小廝的仇家,都有嫌疑,可都拘提在案?”

    崔澄在洛陽府尹蕭至忠身后出來,韋汛在位的時候,他跋扈無以復加,而今換了蕭至忠,是自己人,自然要謹守分際規矩。

    “狄相,下官已經拘拿了張府管理馬廄的下人,旁的,暫時思慮不及,下官這便去安排”

    狄仁杰輕輕點頭,那邊廂卻惡了跟著張昌期來鬧騰的張家小九郎張昌儀。

    他是個愣頭青性格,又在兄弟中排行最末,一向驕縱,蹦起來老高,變聲期的公鴨嗓難聽得緊,“狄仁杰,這是哪家規矩?賊人不去抓,先將苦主家里人抓了個全乎?莫不是你與那賊人一黨,故意與我家為難?”

    “你們是苦主,若是有證人證物,也可拿了出來指證,若查明屬實,賊人自然跑不掉”狄仁杰努力保持冷靜。

    “這還用查,分明就是東宮因春闈舞弊案打擊報復……”張昌儀脖子一梗,當眾大喊出來,惹得眾多朝官一陣陣騷動,議論紛紛。

    狄仁杰腮幫子抖了抖,凝視著他,一字一頓,“查案講究證據,不是信口雌黃……本相念你年幼,不與你計較,若再有下次,滋擾朝堂,妖言惑眾,決不輕饒”

    張昌儀還待嚷嚷,被張昌期拉到了身后。

    “哼,好自為之”狄仁杰丟下這一句,轉身便走,腳步很是沉重。

    他方才說得大義凜然,心中卻是有數,張昌儀所言,極有可能是真的。

    崔澄招招手,立時便行動起來,將張府中不少的下人管事當場拿捕。

    張昌期和張昌儀兄弟眼睜睜地瞧著,憋了一肚子火。

    張昌儀到底年輕,嘴上沒有把門兒的,環顧前來站腳助威的朝官,冷哼一聲,“穿著朝服,人五人六的,真遇到事,卻連個屁都不會放,五兄、六兄養的,都是豬么?”

    宋之問官位最高,首當其沖,他以沒臉沒皮著稱,但這般當面遭人辱罵,還是讓他臉皮火辣辣的。

    盛唐破曉

    盛唐破曉原創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