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卷 神龍政變卷 第七百二十六章 花謝花飛(四)
    新安縣公府,琴心小院兒。

    權策回到府中,無心再處置公務,便讓王之賁早早下值。

    耳聞后苑傳來清脆的女子嬉鬧聲,便信步而去。

    “崔姐姐,春節前后,一個月的時日,鳳棲梧賬面上,便得了六十萬貫錢帛,最大的客商,便是外藩使團的官員貴族,批量批量的采買,這樣子,算是銅錢輸入么?可會對民生不利?”

    “是呀,崔姐姐,那些外藩使團,都來拜訪母親和大兄,送了不少的金銀,這算是金銀輸入么?”

    ……

    清脆的小嗓門,正是權籮和薛嫘兩人,纏著來做客的崔鶯,問的話題卻不是閨房女兒的針頭線腦,正經是民生大計。

    權籮和薛嫘兩人都穿著粉色襦裙,梳著雙丫髻,玲瓏可愛,崔鶯穿著一身鵝黃,身段婀娜,風韻初成。

    三人面前擺著三副算籌,崔鶯面前是象牙的,瑩白皎潔,權籮面前的是翠玉的,溫涼剔透,薛嫘面前的,是檀木的,幽香撲鼻。

    崔鶯今日是云曦請了來,給兩位小姑子教導算籌使用的,畢竟經營著不小的生意,兩眼一抹黑可不成。

    見她們兩人學了片刻,便嘰嘰喳喳問起了錢莊金融之事,崔鶯便將算籌收起,思索片刻,緩緩道,“兩位小娘子曉得心系百姓,是大大好事,鶯兒也只與那群粟特人見過兩三回,所知不多”

    “以鶯兒所見,天朝商貿強勢,總體格局而言,金銀和銅錢,都是輸入的多,輸出的少,但并不是都輸入進來,便是好的,錢帛金銀,終究是死物,朝廷許是要在其中操作,拿出一部分參與商貿,將行商不肯采買,但百姓有需要的物資引入進來,造福黎民,拿出一部分儲備起來,以備急需,同時呢,還要保證一定規模在市面流通,以穩定比價”

    “既是比價厘定,掌握在天朝手中,應當會讓天朝子民得利,而無形壓制外藩,假以時日,必成克制外藩的一大利器,權右相和武監令操持此事,兵不血刃,功莫大焉”

    權籮和薛嫘兩人瞪著烏溜溜的眼珠,聽得很是認真,聽到她贊揚權策和武崇行,默契地擺頭相視,笑靨如花。

    “嫂嫂,還是崔姐姐說得清楚,迢迢聽了就懂了一些了,崇行兄長說得不明不白,還沖迢迢發脾氣,壞死了”薛嫘跑到云曦面前,絮絮叨叨地告狀。

    云曦正在看著晨光商隊的賬目,一串串數字,看得她頭昏腦漲,見薛嫘到跟前,便將賬冊擱在一邊,捏了捏她的瓊鼻,打趣道,“迢迢,你要告狀呢,也要找個好一些的理由,嫂嫂才好給你撐腰,你說崇行沖你發脾氣,嫂嫂便是想信,也信不了呢”

    “嫂嫂……”薛嫘臉頰一紅,扭了扭腰肢,埋頭在她懷中,撒嬌不依。

    “咯咯咯”云曦不由大笑。

    “咳咳”權策輕咳了兩聲,邁步進門,看著滿屋的嬌花美玉,心境大開。

    眾人團團見禮完畢,權策坐在云曦旁邊,出言逗趣,“遲遲,迢迢,方才我聽說,你們得了不少錢帛,大兄這段時日,手頭正緊,可否接濟一二?”

    “咯咯咯”權籮笑得像是一只偷到了雞崽的狐貍,叉著腰肢,昂著小臉兒,得意道,“大兄,接濟倒是可以,但是你要給我們的鳳棲梧畫些新的玩偶出來,要五個,不,要十個”

    “對對對”薛嫘并不敢在權策面前太造次,只是做了應聲蟲,腦袋點個不停。

    “呵呵,好啊,那兩位掌柜,先報個價,十個新玩偶,作價幾何?”權策笑呵呵應下了,饒有興致地看著小姐妹兩人。

    “唔?”權籮有點卡殼了,雖說名下有鳳棲梧日進斗金,也讓家中兄長們帶的,頗為關心民間疾苦,曉得粟米價格,但對于權策的素描作品,坊間都說是萬金難求,讓權策用素描設計她們的玩偶,想來價值該更大,迷糊地覺得,她應當是支付不起的,索性耍起了小性子,故作老練地道,“大兄,十幅玩偶,嗯,一百貫錢,不還價”

    薛嫘也跟著伸出一只青蔥玉指,強烈附和。

    崔鶯看得掩唇而笑。

    權策啞然失笑,試圖為自己的文壇地位正名,想著漲漲身價,身旁的云曦卻看不下去了,輕輕拍了他一巴掌,讓他趕緊去作畫。

    “罷了,罷了,我這就去”權策放棄了掙扎,他倒不用走遠,云曦安排了侍女,就在左近的桌案上,給他鋪好了硬筆畫紙。

    他略一思忖,揮筆動作,畫出一個個憨態可掬的玩偶,權籮和薛嫘都趴在他身上,不時出聲贊嘆,很是愛不釋手的模樣。

    一心二用,向崔鶯問道,“崔娘子,青要山書院眼下進展如何了?”

    “眼下建筑工地進展頗為迅速,書籍也轉運了一批過來,族中樂意到神都來充教席的,人數也頗多,大抵能應付首批學子入讀,只是,鶯兒有志將引入一些大匠,開設考工格物學科,阻力極大……”崔鶯神色有些郁郁,自打親手挖出了石漆,她便對此念念不忘,有權竺牽線,她往嵩山也去了幾趟,聽了安平王武攸緒的一些教導,對考工格物之事,愈發看重。

    “可有了因應之法?”

    “右相,鶯兒想著,與將作監軍器監和冬官衙門的官人們聯絡,若取得朝廷支持,再適當縮小些規模,將考工格物苑與書院分立,鶯兒有把握將此事做成”崔鶯信誓旦旦。

    權策微微詫異,他本以為崔鶯會暫退一步,等到關注度不高的時候,再徐徐圖之,沒想到這個小娘子心智如此堅硬,策略也算得可行。

    “也好,若需協助,你讓二郎去尋王之賁說話便是”

    “多謝右相”崔鶯屈膝謝過,更見躊躇滿志。

    說話的功夫,權策手頭的畫作也完成了,權籮和薛嫘兩人歡呼一聲,便要撲上來拿。

    權策大驚失色,趕忙高高舉起,急聲道,“慢來,慢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咯咯咯”這下,不只是云曦,連崔鶯也繃不住,笑出聲來。

    一番熱鬧,付出百貫巨款,拿到十幅畫作的權籮和薛嫘,心滿意足,蹦跳了出去,崔鶯也打道回府。

    只剩下權策和云曦夫妻二人。

    云曦面色不好,似是有難言之隱,權策追問之下,她才開口,“夫君,妾身是長嫂呢,崔娘子如此能干,她說的甚金融,還有書院,妾身都不明就里,便是查賬,都頗覺吃力……”

    權策恍然,將她擁緊,“莫要憂愁,上位者勞心,不必事事明了,我明日安排崇行,挑揀幾個粟特人,給你使喚”

    “不,夫君,外人妾身信不過”云曦拒絕了,試探著道,“書房中的姚佾娘子,瞧著聰明伶俐,若是差事不忙,讓她來協助妾身,可否?”

    權策深深看了看云曦,與她交頸相擁,“你是家中主母,有事用到她,她應當也是樂意的”

    云曦閉上眼,臉頰上綻開小小得意。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