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卷 神龍政變卷 第七百二十四章 花謝花飛(二)
    太初宮,雙曜城,東宮。

    春坊后院,小校場。

    應義興郡王李重俊所請,權策來東宮為他授課,這回卻不是文課,而是武課。

    在校場內安置上一些障礙,便是個小型的演訓場。

    權策身著玄色勁裝,帶著李重俊簡單做了熱身,狀似輕巧的問道,“可準備妥當了?”

    李重俊有些興奮,立時應聲道,“準備妥當了”

    “跟在我身后,做相同的動作”權策一聲令下,便率先奔了出去。

    摸爬滾打,都是權策慣熟的,他刻意放慢了節奏,李重俊卻仍舊動得荒腔走板,跟得氣喘吁吁,沒一會兒,就汗流浹背,上氣不接下氣。

    權策沒有停留的意思,按照既定的規劃,硬是練完了五個來回。

    “噗通……”到了后兩圈,李重俊已經做不了任何動作,只是跟在后面跑,見到權策終于停下,身子向前一撲,趴在地上哼哼,不愿再起來。

    伺候他的宮女內侍,早已在旁邊看得心驚膽戰,見狀蜂擁而上,將他攙扶起來,喂水的喂水,揉捏的揉捏,噓寒問暖,亂成一團。

    好在李重俊并沒有犯傻,稍微回了神,便不顧一身狼狽,來到權策身邊,“權師,重俊見識短淺,體力羸弱,讓權師失望了”

    權策一臉淡然,面上有熱汗流過,但氣息沉穩,不痛不癢,徑直呵斥道,“義興王,你今日的武課,等級為劣等,旁的軍衛不說,在右玉鈐衛軍中,是要裁汰開革的”

    “是”李重俊臉色難看,挨權策訓斥并不丟臉,但被拿來跟南衙的丘八比較,而且還不如那些丘八,讓他無法接受。

    權策卻不理他的心思,轉身便走,邊走邊道,“一者預判不足,不知敵情,便盲目迎上,二者準備不足,不知己方能耐,不做充分準備,便敢倉促上陣,三者自律不足,動作障礙是死的,你不做,他不會說你,但你上了戰場,尸山血海,自會教你后悔”

    李重俊踉踉蹌蹌跟著,面上有悔恨,有羞慚,漸漸歸于木然。

    “你的好處,在于韌性,在于羞恥心,你懂得堅持到最后,難能可貴”

    權策夸贊的這一句,像是甘霖普降,讓李重俊的臉上恢復了些許血色,眉眼肅穆,“權師教訓得是,重俊定知恥后勇,嚴加磨礪,早日能做個合格的府兵”

    “呵呵”權策輕笑了聲,對他卻是有幾分刮目相看,擺手道,“并不是每個府兵,都像右玉鈐衛的老兵那樣,奮戰不死的,我今日帶你領教一番,日后如何,由你自決,你生于帝王家,倒也不必強求”

    “多謝權師開解,權師也是生于帝王家,能文武兼修,降服四方兇蠻,重俊僥幸,得追隨權師,不敢懈怠,讓權師英名蒙羞”李重俊卻是認上了死理。

    “盡力便好”權策拍拍他的肩頭,留下個漆黑的巴掌印,尷尬一笑,“且尋個地方,給我沐浴更衣”

    李重俊方才被打擊得頭昏腦漲,恍然才想起這樁事,“是重俊失禮了,春坊這邊也有浴湯,較為簡陋,我殿中也有,權師……”

    “不必折騰,就在這里便可”權策自不會挑揀計較這些。

    “是”李重俊應下,招手喚來兩個宮女,令他們伺候著權策去浴湯梳洗,告了聲罪,“權師可稍慢著些,重俊回殿中洗漱,很快便來候著”

    “唔,我曉得了,你自去吧”權策嘴角挑了挑,他就知道,李重俊書信給他,絕不會僅僅是要上武課那么簡單。

    春坊中的浴湯,有兩丈見方,熱氣氤氳,四壁都是翠玉鑲嵌,頗為精致,美中不足,便是湯池下頭,并沒有暖玉,也不是香檀木,而是普通的鵝卵石,這也是李重俊說簡陋的由來。

    但權策卻很喜歡。

    足底的凹凸感,有助于劇烈運動的身體放松下來,可惜這些鵝卵石都精心打磨過,弧度很是平緩,效用有限。

    兩個宮女在池邊撒下花瓣,備好酒水點心,寬衣解帶,要下來伺候,權策擺手拒絕了。

    “呼……”權策長長呼出一口氣,靠在池邊,闔上雙目,琢磨起了昨晚的兩封信。

    東宮的信,名義上是給李重俊上課,實質上,大概是韋氏或者李顯有話要說,他保舉沈佺期,起復王同皎和韋汛,算得對東宮有恩,他們大抵是致謝,要提防的,是韋氏舊事重提,再提起搭伙生子的話頭,該如何應對?武三思或許是個不錯的道具。

    另一封信,來自平恩郡王李重福,這位賦閑在家的郡王,要在府中設宴,宴請皇族中人,請權策賞臉,信中特意提及,太平公主已經應承了赴宴。

    權策并不太明白太平公主的意圖,論及皇族夜宴,他已經有了千金公主府的招牌,她在李武皇族中人緣極好,足可徐徐聚攏人心,尤其是皇族年輕一輩,幾乎無人不服膺,兩相對比,李重福的宴會,便顯得雞肋多余了些。

    “莫不是,要與千金別苗頭?”

    權策搖搖頭,仍舊不得其解,按理,太平公主當不會如此淺薄,但涉及情愛之事,女人,大抵都是變幻莫測的。

    “嘩啦啦……”

    水聲瑯瑯,水氣中的香氣更濃郁了幾分。

    權策沒有睜眼,蹙眉道,“都下去吧,此間不用留人伺候”

    水聲消失,一股淡雅清晰的香氣卻緩緩襲來,權策才張開雙目,眼前卻是一黑,身體上下,都陷入軟玉之中。

    “大兄,裹兒來伺候你了”

    甜膩的嗓音在耳邊響起,也讓權策一身繃緊的肌肉瞬間松弛了下來。

    “胡鬧,此間豈是善地……”

    “大兄放心,在東宮,裹兒要想做點什么,還沒人攔得住”

    “嘩啦啦……”

    水聲漸急。

    李重俊趕回春坊,在外間等了大半個時辰,才見到權策衣冠齊整出來,也不知是否錯覺,總覺得方才龍精虎猛,叱咤校場的權師,竟是有些許疲憊模樣。

    “權師,母妃得知權師來了東宮,請權師到正殿用茶”李重俊上前來,吸了吸鼻子,這股子幽香氣息,似是有些熟悉,顧不得多想,開門見山,代韋氏發出了邀約。

    “也好,正該拜見太子妃殿下”權策沒有推辭。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