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卷 虎步南衙卷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天下熙熙(二十四)
    太平公主府,中庭。

    李武皇族兩輩人聚集了不少在這里,很是熱鬧。

    定王武攸暨信陽王武崇敏濟陽郡公武崇行父子三人,太平公主衛國公薛崇胤郢國公薛崇簡萬和縣主薛嫘母子母女四人,新安縣公權策廬陵縣公權竺天水公主權籮還有清河崔氏嫡長孫女崔鶯,加上獨身一人的千金公主。

    一群人要么身份尊貴,要么權重一方,此時卻散落在庭院四周,瞧著院中用條石壘砌而成的一方水池,里頭蓄滿了清水。

    崔鶯擺了擺手,兩個精壯大漢赤著上身,抬著一個不大的箱子向水池邊行去,那箱子是灰白色的,看不出材質,兩人身上的肌肉鼓脹起來,黝黑的脊背上汗水一道道流淌,嘿呦嘿呦喊著號子,腳下極是沉重。

    “大兄,他們怎的這么慢?”權籮蹙著秀氣的眉頭,拉了拉權策的衣角,很是不解。

    權策笑了笑,把手搭在權籮的肩頭,“那箱子,是石頭鏤空成的,石漆易燃,自定陽運輸回京,路途遙遠,為免出意外,便用一塊整石,雕鏤成箱子,輾轉運回”

    “哦”權籮似懂非懂,點了點頭,眨巴眨巴小鹿一般的眼睛,對那石頭里的石漆,更加好奇了。

    “汩汩”石箱打開,一股刺鼻的黑水流淌出來,注入水池中,石漆黑乎乎的,漂在水面上,很快將整個水池染黑。

    “唔,這個油好臭”薛嫘捏著瓊鼻,抱著太平公主的大腿,躲到了她身后。

    崔鶯拿著個火折子,引燃火,墊著腳,凌空將火折子拋出。

    “轟……”橘紅色的火焰沖天而起,迅速蔓延,方形的水池,滿滿當當都是熾熱的火焰。

    “咳咳咳”千金公主不小心站在了下風口,火焰燃燒帶出來的黑煙嗆人刺鼻,惡臭難聞,用錦帕掩了口鼻,快步跑到權策身邊,連聲輕咳。

    “呵呵”權策輕笑,用手指將她臉蛋上的一塊黑灰抹去,原始狀態的石漆,用起來代價沉重,黑煙黑灰,污染太大。

    火勢兇猛,持續了足足有半個時辰,才悠忽寂滅,一點火苗都沒有留,再看之時,不只是水池四周都燒成了黑色,連左近的綠植和圍欄,也染上了不少黏糊糊的污跡。

    太平公主當即打發了薛崇胤去喚仆役來灑掃,又帶著眾人轉移到水榭那邊的暖閣中,一番更衣洗浴,再聚在一起飲宴閑聊。

    “石中有水,水上有火,如此神跡,先賢誠不我欺,此物或有大用,大郎,采集之事,你無須憂慮,交予我便是,如何使用,你可有想法?”武攸暨滋溜一聲,抿了一口酒,又夾了兩筷子青菜吞下,壓下心頭震撼,權策曾登門對他提起過石漆,他卻不盡信,而今目見耳聞,權策所言,卻是還保守了。

    “我有兩個想法,世叔以商隊采集石漆,送到兩處,一處是嵩山安平王那里,一處則是崔娘子肇建的青要山書院,兩處并行,嘗試將這石漆提純凝練,也摸索些可用之處”權策早已有了腹案,“有所成果,可用以濟民,則賴世叔推行天下”

    “哈哈哈”武攸暨大笑,拱了拱手,“甚好,承蒙大郎提攜,日后,說不得,這石漆大行于世,我能憑此富甲天下”

    他說得戲謔,顯然并不當真,權策卻是認真,舉杯恭賀,“為世叔賀”

    “為定王殿下賀”千金公主帶著小字輩的眾人,一道上前湊趣。

    武攸暨酒量甚宏,來者不拒,就連才滿十歲的薛崇簡,似模似樣地沖他舉杯敬酒,他也樂呵呵應了一杯。

    “大郎,這東西臟兮兮的,污穢不堪,便是有用,也不討人喜歡”太平公主翻了個白眼兒,顯然對這石漆弄臟了她的庭院很是不滿,“你將千金姐姐請來,可還有旁的盤算?”

    “呵呵,若無事,怎敢勞動兩位公主殿下玉趾?”權策陪了個笑臉,轉頭看向武崇行,“崇行,你操持此事已久,便由你來說個清楚”

    “是,大兄”武崇行神色有幾分激動,他與那般粟特人一同鉆研數月之久,總算弄清了點眉目,“大兄有意,待杜尚書帶回的巨量銅錢入市之后,徐徐將金銀與錢帛的比價相對穩定下來”

    “以此為基礎,設立錢莊,承當功效有三,一則錢帛金銀存取兌換,異地通行,以印鑒密語和憑證三者相結合,免除行商攜帶巨款風險,錢莊收取調轉費用,二則調控金銀與錢帛比價,定期公告,避免小民因消息閉塞而受損,此事可與地官衙門聯手作為,三則用以借貸,以財產為抵押,放貸錢帛,錢莊視放貸數額,以月或以年計利”

    一席話,說得眾人多有懵懂,各自陷入思索之中。

    “大郎,此事關乎國計民生,當以朝廷為主,似是并不能私相授受操持?”武攸暨眉頭深皺。

    “確是如此,此事急不來,崇行只是提前做好預備,待陛下解除封筆之后,恐怕要在正月之后,還要得個適當契機,才方便提出”權策點點頭,又搖搖頭,“然而,此事如何運轉,并不一定,要么地官衙門為主,少府監為輔,私股補充一二,要么以地官衙門監管,錢莊以少府監為主,以私股為輔”

    “世叔,你以為,陛下會如何選擇?”

    武攸暨沉默不語,論起洞察武后心意,十個他,也不是權策一人的對手。

    “呵呵呵,不管如何,反正這什么錢莊,都有私股一席之地,千金姐姐,可要早些預備,到時候,我們姐妹,拿出家底來,嚇大郎一跳”太平公主轉開了話題。

    千金公主笑了笑,抿嘴道,“總歸都是他的,我卻不信能嚇到他呢”

    眾人又飲宴熱鬧了一場,便各自散去。

    太平公主找了個由子,將權策留了下來。

    “明日便是斷事之期,二張兄弟和武三思撕咬甚急,你可有把握調理?”太平公主將權策引到一處房間,都是大紅色調,喜氣甚濃。

    權策沒有在意,只以為是太平公主的情調,“秉公行事便可,有證據的,便都處置了,他們斗,是好事,不是壞事”

    “你有把握便好”太平公主拿起茶盞,喂他飲了下去。

    權策的眼前,粉色氤氳,甜香撲鼻,仿佛有魔女靡靡之音縈繞,綺念橫生,心意不由自主,一個虎撲,便將太平公主壓住。

    “進,進來吧”太平公主氣喘吁吁,好懸維持清明,拍了拍手掌。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