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卷 虎步南衙卷 第五百三十五章 領軍領軍(二十五)
    夜,神都。

    武攸宜的次子武崇望將外室安頓在敦義坊,這處宅邸雖小,一應用度卻是樣樣不缺,極為奢華,服侍的管事仆役侍女成行成列,顯然對她很是上心。

    宅邸的后苑花園里,百花凋零,只有翠竹長青,竹叢中,有幾道黑漆漆的人影閃身出來,貼著墻根,飛快跑動。

    不遠處的坊市鐘樓上,站著幾個人,瞇著眼,運足了目力,盯著看他們的一舉一動,眼見他們動作迅猛如風,幾番轉彎抹角,避開了有人值守的庫房和廂房,直撲正房居處,隨著腳步越靠越近,手中寒光隱現。

    “這一波人不一樣,不是小偷小摸,是要動手的,打起精神來,做好準備”鐘樓上的人警覺起來,“傳訊給降龍供奉,請他安排策應”

    身后有人應聲離去,貍貓一樣踩著高墻屋脊輾轉騰挪,隱入黑暗中。

    “頭領,對方人手這么少,他們真是來劫持的?還是殺人滅口?”鐘樓上有人提出異議,“要不要動手干預?”

    方才那人神色也是困頓不解,但卻堅定搖頭,“休要多言,我等奉命追蹤,休得節外生枝”

    很快地,他們就發現自己杞人憂天了。

    那伙兒人自寢居中橫抱出一個女子,沒有回頭朝后院走,徑直向前門去了,沿路有人接應,小宅的門房蒼頭,值守的更夫,全都被料理了,橫七豎八躺在地上,大搖大擺出門,上了門外早已備好的馬車。

    一聲鞭響,馬車轆轆起行,車棚上掛著的標識,很是顯眼,一個銅制的菱形瓦當,上書建安王府四字,有這個標識,一路行來,巡查宵禁的洛陽府差役和武侯衛府兵,都對這輛犯禁的馬車視而不見。

    鐘樓里的人影不遠不近綴在后頭,見馬車毫不遮掩穩穩當當地行駛,頭領疑心大起,冒險派人潛行到車底,查探是否有機關暗道,那外室女子是否已被轉移,最終卻沒有發現絲毫異樣,不由得連連搖頭,沒有布置迷魂陣,多來幾輛馬車混淆視聽,也沒有人殿后防范,提防有人跟蹤,除了劫持人出來的時候,有過謀劃,后頭便是一馬平川,這伙人,要么是新手上路,要么便是太過自大。

    “降龍供奉,馬車在北城永樂坊一處民宅停駐,有人接應,屬下安排了人潛入試探,里頭戒備森嚴,應當是一處據點”

    “北城?”降龍羅漢和姚佾幾乎同時皺起了眉頭,北城與宮禁在同一個方向,權貴云集,龐大的太平公主府就有四分之一在永樂坊,在那里設置暗人據點,膽子也太大了些。

    “能否確認那名外室女子進入了永樂坊的民宅?”降龍羅漢目光變得探究。

    “屬下能確認”那名帶隊追蹤的頭領底氣十足,作為潛入那處宅邸的一員,他不僅親眼看到那名外室進了宅門,還在宅邸里頭見到她衣衫凌亂,被綁縛在床榻上,一群大漢不懷好意盯著她,接下來會遭遇什么,不言而喻。

    “好,你們繼續盯著那處民宅,我去稟報主人”降龍羅漢收回視線,站起身來。

    “且慢”姚佾攔住了他,思索著道,“這個時候,我覺得,我們應當設法將那外室搶在手中,你們想啊,有人要劫持她,武攸宜肯定是要搶回她,權郎君就可在其中左右逢源,待價而沽,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姚佾眼中精光閃閃,很是自信得意。

    降龍羅漢露出個笑臉,很奇異地抬了抬頭。

    姚佾挺直腰桿,等待他的膜拜。

    “咚……”后腦勺一陣劇痛,姚佾瞪著不可置信的大眼睛,委頓在地上。

    降龍羅漢看了她好半晌,神色幾經變幻,深吸一口氣,將胸口的戾氣克制了下來,沉聲道,“把她關起來”

    太平公主府,湖濱,水榭。

    權策捂著皮裘,抄著雙手,站在水榭階前,看著衣衫輕薄的太平公主在長長的水廊上翩翩起舞。

    這支舞,是李裹兒和壽昌縣主曾經在西涼殿上跳過的,活潑歡悅,身體扭擺幅度甚大,腰肢和腿部動作尤其多,裹兒跳來,只是俏皮青澀,太平公主跳來,卻是嫵媚多姿,熟透的風情四溢。

    煙波浩淼,薄薄的水霧蒸騰,不遠處還有雪白的積雪,太平公主的紅色衣裙和長長的云袖,在其中飛舞,曼妙的嬌軀若隱若現,美得不可勝收。

    舞姿頓止,太平公主跪地仰面,將身子向后折疊了起來,雙手和云袖向側后延伸,像是一只中箭的天鵝落地。

    “啪啪啪”權策擊掌贊賞,同時趨步向前,將她扶起來,擁在懷中,握了握她的手,摸了摸她的胳膊,只有運動之后的熱氣,并不見冰涼,調笑道,“你這體質,也是個寶貝了,像個火爐一般,冬日里正可以抱著取暖”

    太平公主靠在他懷中呼哧呼哧喘粗氣,翻了個白眼,“母皇還是這個體質呢,你去抱抱看?”

    權策給她一句話噎得兩眼發直,沒好氣地在她身后豐腴處拍了一巴掌,“我今日來,是有件事情要找你幫忙的”

    “什么事?你自去吩咐香奴,我才不理你”太平公主痛呼一聲,卻乖順下來,只是嘴巴還是硬邦邦的。

    權策沒有回答,只是笑吟吟看著她。

    隨著他們關系演變,勢力也已經合二為一,但他始終注意保持太平公主的地位,不曾越俎代庖,與對待上官婉兒的黨羽一個模樣,她們雖是女子,卻也叱咤朝堂,并不是以夫為綱的深宅婦人,自有心思見解,多一些尊重,有益無害。

    “說說看,是什么事?”太平公主撇了撇嘴角,挽著他一路向暖閣行去,她不畏寒,卻不愿凍著權策。

    “永樂坊有一處民宅,這個宅子,在一個商賈名下,我想要知道,它真正的歸屬”權策緩步慢行,沉聲說道。

    太平公主蹙了蹙眉頭,千金公主和玉奴等人深耕神都官場人脈,這等小事,應當很快便可查清,哪里用得著正經八百的來向她求助?神色一厲,“與宮中有關?”

    權策點了點頭,他追查過,發現那商賈與宮中內侍有瓜葛,調查也戛然而止,內侍省素來是朝爭禁區,窺伺宮禁,干犯大逆,可不是好玩的。

    太平公主是武后最寵愛的嬌女,由她出面,做些查探,不犯忌諱,又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交給我了,那些閹人,最是貪財怕死,找個由頭,幾棒子便能收拾服帖了”太平公主信心滿滿。

    隔日,香奴親自到天水公主府,送來了一個食盒,里頭裝的是給月子里的婦人溫補的藥膳,全由宮中御醫調制,用料火候,都是講究至極。

    還有一張紙條,上頭只寫著一個字,“五”

    宮中人物,與五有干系的,怕就是五郎張易之了。

    一個疑竇才解,新的疑竇又生。

    張易之劫持武攸宜次子的外室,所為何來?

    盛唐破曉

    盛唐破曉原創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