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卷 太平公主卷 第三百零一章 還君明珠(下四)
    武崇行并沒有義陽公主府中的什么緊要大事,那只是他打的幌子,將權策誆了出來,告知了上官婉兒對他的警示。

    不料一語成讖,武崇行到了沒多久,芙蕖打發義陽公主府大管家權祥快馬趕到新安縣,帶來了義陽公主、權竺和權籮已經被接到太初宮中的消息。

    “枝干枯而桃葉落,中心之事,可迎不可逆”

    桃葉落?中心之事,忠心之事?

    武后令自己迎娶云曦公主,是為了讓他保持忠誠?

    是了,妻子是胡人,子孫后代都有胡人血脈,坐江山的正統性便失去了。

    權策艱難地閉了閉眼睛,他孟浪了,這段時日武后的寵愛和厚待,消磨了他的警惕心,竟然在不清楚她出手意圖的時候,竟敢出招硬抗,用的還是如此浩大的動作。

    真真是壽星公上吊,嫌命太長了。

    “主人,眼下當速做決斷,以免夜長夢多”權祥焦灼不堪,府中只剩下芙蕖娘子在,像一只熱鍋上的螞蟻團團亂轉,他出來的時候,芙蕖娘子令人架了馬車,朝太平公主府上去了,要是太平公主措置不當,事態怕會更加復雜。

    薛崇胤和武崇行緊張地盯著他,看他如何分派下來。

    權策看了看不遠處煩躁亂走的李盡忠等人,微微苦笑,現如今,兵器可以繼續賣,只是要換個玩法了,“崇行,權祥,你們二人速速回神都,崇行去請定王、太平公主和千金公主出面,我要組織一場馬球賽,一方是皇族子弟,另一方是外藩貴族子弟,比賽日期定在后日,權祥傳令給權立,安排馬球場地和后勤,錢帛花用不拘多少,定要安排妥當,場面盡可能大一些,不得出差錯”

    “是,主人”權祥響亮應命,快跑幾步,跳上馬狂奔而去。

    “大兄……”武崇行猶豫了下,似是不解如此危急關頭,權策怎的還在想著打馬球?

    薛崇胤上前來,一巴掌拍在他后腦勺上,“還不快些去,表兄行事自有道理,照做就是,記得與母親說,將我與崇敏都算上”

    武崇行干笑兩聲,“那我也去”

    “休得羅唣,與外藩爭風,乃是大事,你當是小孩子過家家”薛崇胤呵斥一句,行伍生涯未久,已然染上不少武夫習氣,動不動就動手,將武崇行提溜上馬,給他加了幾個護衛。

    武崇行老大不樂意地上馬,倒是曉得輕重,快馬加鞭。

    權策轉而回到高臺上,李盡忠卻仍是惦記著方才威力巨大的炸彈和火藥包,顧不得發泄被晾在一邊的火氣,快步迎上來道,“權郎君,此物作價幾何?你只管開口……”

    權策臊眉搭眼,“此物酋長卻是不必惦記了,便是方才的兵刃,能不能成事都在兩可之間”

    聽了這話,李盡忠雖不開心,執失苾力和烏質勒更加沉不住氣,“權郎君,可使不得,都已經說下的,可不能出爾反爾”

    “就是這個話”李盡忠本心也曉得那威力巨大的東西,大周不可能拿出來賣,退而求其次,能拿到制式的橫刀陌刀也是好的,在旁邊陰陽怪氣敲邊鼓,“權郎君名重四海,又是大周官方待客使者,食言而肥的勾當,做多了,怕要傷身”

    權策無奈地蹙眉凝思良久,“諸位,權策自然有意促成此事,只是,有件舉手之勞的事情,要勞煩一二”

    “權郎君且說來聽聽”李盡忠儼然變成了三家的軍火采購代言人,聞言警惕地道。

    “不瞞諸位,近日我遇到些難事,有意籌備一場馬球賽取悅陛下”權策貌似開誠布公,其實只說他們能聽的,“若諸位使團中有貴族子弟長于此道,還請助我一臂之力”

    “只是如此?”李盡忠將信將疑,試探著要討價還價,執失苾力和烏質勒卻等不及了,“部落多有子弟隨行到大周開闊眼界,愿聽權郎君吩咐”

    李盡忠瞪了兩個豬隊友一眼,不得已也放下了身段,“我有三子,都在壯年,此番在神都,早就盼著與神都五陵少年戲耍,權郎君有此安排,正是求之不得”

    權策點了點頭,愁眉卻仍舊不展,落在三人眼中,都在揣度權策遇到了什么難事,但卻不再開口,開口問了,萬一權郎君又有什么舉手之勞的事情,卻不好推拒。

    他們卻是想多了,權策想的事情,他們是幫不上忙的,武后那邊是政治交代,他駕輕就熟,并不困難,為難的是云曦公主。

    如何哄好一個才被他傷了心的異族姑娘,對他是一個絕大的挑戰,既然結親之事在所難免,那皆大歡喜的結局,總好過強行扭瓜,邀請她去觀看一場精心準備的馬球賽,能不能哄好?若是,被拒絕了呢?

    權策糾結萬分,天可憐見,前世今生,他都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與此相比,他更情愿與朝中大佬爭斗幾個回合。

    即便心中沉甸甸的,前所未有的不托底,權策仍舊強打精神,按照早先定下的章程,又帶著李盡忠、執失苾力和烏質勒三人去了不遠處的萬騎大營,走完了觀兵的全流程。

    與此同時,權策的請罪奏疏以最快的速度飛入鳳閣,又以最快的速度來到武后的御案前,坊間傳聞也以最快的速度散播得沸沸揚揚,權策又一次站上了風口浪尖,只不過,這一次,不是美名,也沒有同情,而是戲謔,后突厥云曦公主喜好馬球,權郎君為博得佳人一笑,處心積慮組織一場皇族子弟與外藩子弟的馬球賽,外藩馬球隊組織不易,權郎君不惜將大周兵馬兵器展示于三家外藩之前,上演了一場大周版的愛美人不愛江山。

    太初宮,長生殿,傍晚時分,武后閱覽了權策的奏疏,仰天大笑三聲,將義陽公主和皇嗣李旦一同喚來,絲毫不在意義陽公主一臉的惶恐,強行與她其樂融融地宴飲了一番,當著李旦的面,笑意盎然,“權策年已滿二十,一向眼界頗高,難得有人能讓他如此上心,所謂人不輕狂枉少年,雖用觀兵組織外藩馬球隊,委實荒唐了些,誰讓朕喜愛他,其中干系,朕替他擔下了”

    “旦,你以加急快馬去澠池,令素節長子李璟入神都來,嫡親表弟的婚姻大事,他也不能坐視不理”

    李旦臉上羨慕之色一閃而過,躬身應命,“是,母皇,若母皇允許,孩兒有意令成器和隆范出宮,襄助大郎”

    “哈哈哈”武后朗朗大笑,“甚好,你做舅舅的,也該當出一份力,你且記下了,務必盛大其事,休教外人視我皇族無人”

    “兒臣領旨”這算是命令了,李旦離席下拜。

    武后與李旦母子有來有往,說得熱鬧,義陽公主心驚肉跳,四顧茫然。

    (本章完)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