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卷 太平公主卷 第二百六十九章 奪儲風云(十一)
    無論左監門衛的各級將校如何拖延,重光門前的鬧劇不可能無限期演下去,內侍省的宦官得了消息,發話問詢,左監門衛將軍動作立時快了起來,整理好文牘,送到武后的案前,稟奏了宮外的事態。

    “待詔……”幾個宮女驚叫一聲,合力將侍從在武后身側的上官婉兒攙扶住,卻見她臉色蒼白,氣若游絲,幾近暈厥。

    她韶華正茂,在外周旋于朝臣勛貴之間,不吝展示絕代風華,言談舉止顯得頗為豪放,內里卻是謹守大節,武后賜下外宅,她不得已**崔湜,其后又在武后逼迫之下,委身武三思,然與兩人,都只有一夕之歡,并不涉及情愛,她身心歸宿,由始至終,只有權策一人。

    上官婉兒在宮中行走,屢次被武后拿來做擋箭牌,承擔污名,早不將名節之事放在心上,也知道背后嚼她舌頭的人不少,但卻從未經歷過這般大庭廣眾之下,**裸的詆毀,一時之間,實在承受不住。

    “陛下……”上官婉兒哭聲凄厲,如同杜鵑啼血,跪伏在地,周身抽搐不停。

    武后揮手令內侍省和左監門衛的人退下,站起身,俯身看著上官婉兒哆嗦入篩糠的可憐模樣,眼中都是探究之意,看了好半晌,始終未曾找出一絲做作成分,面上緩緩流出些笑意,溫聲道,“婉兒,你在朕身邊這么多年,男女之間那點事,難道還看不開?”

    “奴婢無狀,陛下恕罪”上官婉兒總歸見過風浪,聽武后音調不太正常,立即斂起滿心悲痛,叩了個頭。

    “來人,傳旨,將門外那些寡廉鮮恥,有辱朝廷清名的朝官,一并沒入秋官衙門大獄,令宋璟考定罪名,從嚴從重處置”武后揮一揮袍袖,作出了決斷。

    “奴婢叩謝陛下天恩”上官婉兒滿頭青絲低垂,卻掩不住鬢角邊青筋暴跳,顯然怒意勃發,意欲擇人而噬,那幾個入了牢獄的朝官,怕是兇多吉少。

    武后不以為忤,反倒悠然而笑,一家獨大固然非她所喜,一潭死水也非她樂見,動起來,斗起來,她居中裁斷,誰人得咎,誰人立功,獨運在心,一言而決,昭示刑賞天下權威,以女子之身駕馭偌大帝國,非如此,她不能安心。

    “起來吧,朕已經替你處置了他們……婉兒,焰火軍軍務干系甚大,都尉之職不可久懸,誰人可掌此軍,你可有所考慮?”武后輕描淡寫,并未在這件會掀起偌大風浪的事態上多作糾纏,話鋒一轉,轉到了政務上。

    上官婉兒站起身來,努力收拾思緒,“奴婢見識不足,也未曾想過此事,竊以為可選之人有二,焰火軍副尉薛崇胤,羽林衛中郎將武秉德”

    “呵呵,這兩人親近倒是夠了,資歷卻都有不足,軍中不比朝中,秉德缺少人望,崇胤年紀輕,兩人都沒有權策那般武勇,為佐貳尚可,為主將卻壓不住場面”提到權策的時候,武后視線一飄,在上官婉兒面上掃過,“說起來,權策倒是個上佳人選,只是他定是不肯的,他外表隨和可親,內里卻清高孤傲,焰火軍初成,便有他的心血在,如今的焰火軍,是武延基練成,旁人巴不得坐享其成,以他的脾性,卻定然不會再接手”

    武后語速極慢,近乎一字一頓,顯然意有所指,弦外有音。

    如此明顯不過的暗示,上官婉兒聽在耳中,心中警鈴大作,電光火石之間,腦中閃過一幕幕景象,她傳旨驅逐權瀧,權策避去虞山,葛繪彈劾崔湜,一切在那塊樹皮上定格,“勿驚勿憂,大勢所需”。

    上官婉兒身上汗毛層層炸起,心中暗罵自己愚笨,面上神情卻迅速調整好,變成恰到好處的哀痛模樣,聲音縹緲,“陛下所言極是,權郎君……確是如此”

    武后笑了,拂袖轉身,“罷了,朕卻是不忍為難了他,擬制,令謝瑤環兼領焰火軍都尉”

    上官婉兒微微松氣,叩首道,“奴婢領旨”

    她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色,她無法判斷這批裸身告御狀的人,是權策為保全她做的安排,是武后潑出來的又一盆臟水,還是有人渾水摸魚,唯一可以確定的,便是她定要出手反擊,還要使出最狠辣的招數,以便取信于武后。

    “對不住了,郎君”上官婉兒幽幽道,哪怕這些人真是權策的人,她也顧不得了。

    上陽宮,含光門外,尚寶監。

    尚寶丞武崇訓點卯之后,便踞坐在桌案前品茗,他喝的不是茶湯,而是權策首倡的炒制茶葉,事實證明,權策的商業頭腦還是不行,武攸暨得知了他的炒茶和花茶,二話不說便將甘松嶺川主寺上下的和尚僧侶全部遷移到神都白馬寺,專職炒制茶葉,他并不在市面上銷售,也不送與各家貴戚,而是留在自己府中待客,沒過多久,求茶者多如過江之鯽,神都貴胄少年競相飲用炒茶,宗室貴女以飲用花茶為風尚,蔚為風潮,原本嫌棄滋味寡淡的千金公主,不時到義陽公主府打秋風。

    武崇訓面目肖似父親武三思,圓臉白面,臉上時刻帶著笑意,能說會道,美中不足的是,他比父親還要矮上三分,眼角上還有一道顯眼的疤痕,這是他的難言之痛,不只是因為這道疤痕影響了他的容顏,還因為這是他與武延秀斗毆落敗的見證。

    武崇訓輕輕吹開杯中的茶沫,香氣撲鼻,淡綠色的茶水清澈見底,倒映出他的面孔,疤痕很是刺眼,令他悠然品茗的心情頓時大壞,無處發泄,便怪到了賣茶葉的武攸暨頭上,“區區一小包茶葉,竟要賣到五十貫錢,真真是掉到錢眼里了,哪里還有宗室親王的體面在,奸商”

    心火大動之下,手微微動,作勢欲潑,終是沒有舍得。

    尚寶監的差事輕松無比,里外人手眾多,武崇訓這個尚寶丞與虛職沒有多大差別,本不用在這里磋磨時日,平日里點卯畫押之后,便去章臺走馬了,這段時日卻是不同,武延基被罷官,挨了軍棍,殷鑒在前,武氏小輩無人敢造次,武三思謹慎慣了,嚴令他不到宮中落鑰時分,不得出宮,好在有一班紈绔膏粱子弟同在尚寶監掛著職位,一同說些風塵傳奇,他倒也不寂寞。

    一杯茶沖泡到沒有滋味,暮色四合,酉時初刻已到,可以下值了。

    一眾屬官作鳥獸散,武崇訓站起身,伸了伸懶腰,正要邁步出門,外間沖進來個青衣小官,卻是武崇訓身邊的親近管事,為方便隨侍,弄了個官身糊弄場面。

    那管事附到耳邊,小聲道,“監丞,有好消息,麟趾殿那邊出了亂子,太子賓客武延秀與羽林衛武秉德鬧了矛盾,廝打起來,武延秀被揍得血肉橫飛,慘不堪言”

    武崇訓眼睛登時一亮,“前方帶路,快些帶我去看看我那可憐的延秀兄弟”

    (本章完)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