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卷 太平公主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 艱難皇嗣(二)
    “琴聲來自何處?”李旦手中捧著一杯奶羹,有些失神。

    “稟殿下,陛下召權郎君驂乘,教導琴藝”車駕外有小太監輕聲細氣回稟,宮中消息向來流濫,在行路途中也不例外。

    李旦方才得到御賜奶羹的雀躍歡喜悄然斂去,他這個當兒子的,比不得侄子也就罷了,如今竟連隔房的外孫都要越過他去,心中實在不是滋味。

    “皇嗣、皇嗣妃,還請將奶羹用了,奴婢也好回去復命”韋團兒繃著一張清水臉,冷著聲提醒。

    皇嗣妃劉氏瞪了她一眼,伸手端起面前的奶羹,一看之下,眉頭大皺,這奶羹之上,竟有一條透明粘稠的粥狀物,腥臊異味撲鼻,不覺干嘔,手上一松,玉碗掉落在地,車駕中有厚厚的駝色地毯,并未摔碎,奶羹散落一地。

    李旦神色大變,趕忙一口將奶羹吞下,上前向韋團兒作揖,“劉氏身懷六甲,聞不得奶腥氣,還請韋娘子代向母皇陳情”

    韋團兒挑挑嘴角,臉上竟有絲絲笑意,“皇嗣妃千金之體,講究多些也是常情,團兒告退”

    武后的鑾輿上,權策全神貫注撥弄著琴弦,武后在他背后稍高的坐榻上坐著,時不時伸手過來矯正他,偶爾兩手同時自肋下穿過,形似將他抱在了懷中。

    他只能專注彈琴,不言不動,技藝倒是長得快些。

    “你果真是聰慧的”武后再次從背后伸手過來,卻沒有撫琴,而是捏住了他的下巴,臉貼在他挺拔的后背上,聲音縹緲,“高宗皇帝長于演奏琵琶,年輕時技藝精湛,堪稱國手,彈奏忘情之時,雅到極處,奔放到極處,雄壯氣勢,令人意亂情迷……”

    權策僵硬著身子,聽她追憶高宗皇帝壯年時。

    韋團兒回到鑾輿上的時候,入目便是這幅情態,趕忙低頭,“陛下,奴奴送了奶羹過去,特來復命”

    武后沒有搭理,保持姿勢半晌,才松開雙臂起身,“他們用得可好?”

    韋團兒看了權策一眼,沒有吱聲。

    權策何等精乖,順勢起身告退。

    武后沒有應聲,只是看著韋團兒,略有些冷意。

    韋團兒趕忙跪倒,誠惶誠恐,“皇嗣用了,皇嗣妃因身體之故,不慎將玉碗打翻,未曾用”

    “呵呵”武后輕聲一笑,流露出一絲疲憊之意,沒有再過問,轉而望著權策,“朕賜給你那么多處宅子,不要總讓它們空著,宮中名琴曲譜不少,改日朕令人給你送去”

    “謝陛下,臣告退”權策悄然退下。

    “奴婢送權郎君”韋團兒輕輕說了一聲,隨著權策走出鑾輿,近身伺候武后已久,曉得這個時候,武后想要的是獨處。

    跨上玉逍遙,權策回身看著韋團兒裊娜遠去的背影,神色有些陰郁,剛才韋團兒看似是被武后氣勢所懾,慌亂中說出皇嗣妃沒有食用奶羹的事情,但表演得太過用力,反倒露出馬腳,以她在武后身邊的體面,哪里會嚇成那個樣子?

    連自己都不能騙過,又怎能逃過武后的眼睛。

    耐人尋味的,反而是武后,明知寵婢在玩弄小伎倆給兒媳婦上眼藥,竟然并不揭穿,這是在變相鼓勵么?

    “哎……”權策長長一嘆,母子天倫,落到這個份兒上,也是可悲。

    永昌縣設立不久,因當初武三思奉獻洛水出的寶圖,上面刻有“圣母臨人,永昌帝業”的篆文,便在祥瑞誕生的地方設立了永昌縣。

    祭祀河神自有一套規程,新上任的春官尚書武攸緒卻并無多少心思打理,早聽權策提起過嚴善思是個妥當人,便將一應事宜交給他,自己做起了甩手掌柜,平心而論,此次升官,升得甚是不爽利,他更喜歡在將作監做些單純的技術工作。

    祭祀流程冗雜,武后這次沒有讓武承嗣大出風頭,李旦卻也沒能得到露臉的機會,全程跟在武后身側做陪祭的,是太平公主。

    受命宣讀祭文的人選也打破了慣例,不是政事堂的一把手岑長倩,而是備受寵信的權策。

    武后站在高高的祭臺上,俯視她的臣僚,也俯視她祭祀的洛水,身邊重臣親貴環繞,各方政治勢力的光譜,明明滅滅,此消彼長,五光十色。

    永昌縣祭祀歸來,權策護送太平公主回到府上,下馬車的時候,權策遞過胳膊,讓她攙扶著。

    “大郎,你可是有話要對姨母說?”太平公主下了馬車,順勢牽住他的手,輕聲問,神情很是認真。

    權策詫異了一瞬,心念電轉,假意沒有聽懂,“陛下對姨母關愛有加,令我好生輔助您”

    “呵呵”太平公主翹了翹嘴角,并沒有多高興,“還有別的嗎?”

    “還有,便是權策怕不能再回府居住了”權策微微沉吟,還是說了出來,“陛下賜的宅邸,不能總空著”

    太平公主神色微變,強笑一聲,“住外頭便住外頭,你是我府中家令,別忘了履職就好,還有你教我的那瑜伽,也要時常過府來指導,還有沒有其他要說的?”

    權策松了口氣,張昌宗進了太平公主府,武攸暨和薛崇胤相繼搬離,他委實不想再在太平公主府中蹚渾水,含著笑搖頭,沒有什么可說了。

    太平公主難掩眸中失望,點點頭,自顧自邁步進門,不再搭理他。

    權策注目車馬儀仗入府,哪里會不知道太平公主想聽什么,可他不會說,自從王暉被李昭德搶親之后,他便沒了依附誰人的心思,跟個面首爭寵,太也羞殺人,而且,他也并沒有勝過張昌宗的自信。

    苦笑一聲,權策揮鞭策馬,返回義陽公主府,將搬家之事向義陽公主做了交代。

    “我兒尚未成婚,那人為何要你獨立門戶?可有什么不妥當?”義陽公主有些受驚,來不及兒女情長,第一時間擔憂的,卻是權策的安危。

    “母親勿憂,孩兒行事小心謹慎,應當是不礙的”權策跪在她身前小意安撫,插科打諢,“母親,孩兒向來在母親羽翼下,不通庶務,芙蕖也沒有太大主意,還請母親多多支應”

    “好啊,果然是娶了媳婦忘了娘,怕累著芙蕖,倒支使起母親來了”義陽公主笑著抱怨,摟住他的腰背,絮絮地念叨著,“我兒莫要理會這些,那人的賜宅,在上林坊的就有兩處,都在府中左近,我安排權立將中間的宅邸都買了下來,辟成個園林,就當是你換了個大些的院子,還是在母親身邊……”

    權策側頭偎在母親肩上,聽著她柔柔的聲音,只覺得珍貴無比。

    (本章完)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