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萬象神宮卷 第二十五章 人算天算(上)
    蔡州,汝陽縣城,刺史府邸,也是越王府邸。

    半夜時分,李貞親自打著燈籠,帶著他的心腹,汝陽縣令也是女婿裴守德來到書房后的一間密室。

    里面光禿禿的,四面墻壁,相對四個坐榻,一個黑衣人坐在其中一個坐榻上,背對房門。

    聽到有人進來,黑衣人起身行禮,“見過王爺”他眼上蒙著黑布,雙手被捆綁住,卻沒有掙扎的意思。

    “你還是不說,你是誰派來的?”李貞年過花甲,須發星星點點只剩下一點黑色,老臉溝壑縱橫,掩不住天潢貴胄的傲氣和自信。

    “小的不能說”黑衣人語氣平靜。

    李貞嘆口氣,到對面的坐榻盤腿坐下,“世道何以艱難至此?同是李氏宗親,還如此防備,難道我還會恩將仇報不成?”

    裴守德恭謹站在李貞身旁,“這位義士,你赤手空拳上門,自愿就縛,誠心感人,然而此時此地兵兇戰危,我等也須倍加小心,此間并無外人,告知貴主人身份,我等也好安心”

    黑衣人搖頭,“此地之兇,不及朝堂萬一,我家主人出于善意,愿伸出援手,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信與不信,全由王爺做主”

    李貞眉頭蹙起,怒氣難掩,“你家主人既然有幾分良心,何不呼應于我,共謀大事?一干毫無血性廉恥之輩,只會龜縮在長安安樂窩,每日跪拜仇人,偷偷摸摸派個人為本王收尸,還要藏頭露尾,本王深以為恥,深以為恥”

    李貞暴跳如雷,厲聲怒斥,裴守德連忙安撫,“岳父息怒,岳父息怒,京中貴人也有難處,妖后把持朝政軍權,爪牙眾多,他們怕也難以動彈,如今能有心拉扯一把,已是難得,況且,如今局勢不利……”一番話入情入理,說到局勢,頓了一頓,“岳父忠勇誠孝,英明天縱,實不當有絕嗣之厄”

    李貞面目譏誚,“本王有家財萬貫,良田千頃,貴主人其有意乎?”

    “王爺說笑,小的來做事,不是斂財”黑衣人苦笑,這王爺刻薄起來,倒也別具一格。

    “哼”李貞冷哼一聲,扭頭不再說話,裴守德知道他的心意,“義士,岳父有一幼子,年方兩歲,還請將他帶出王府,為他尋一條生路”

    “小的遵命”黑衣人沒有二話。

    李貞親自上前,為他松綁,“我身邊有八名忠勇,都是些死心眼,與我情比手足,一并托付貴主人,他們自會護佑我兒”

    “岳父,這……”裴守德微微驚異,那八人他聽說過,卻一直在暗中,從未得見,“可須喚他們出來交代一二?”

    “不必了”李貞看了眼空空四壁,嘴角上翹。

    “王爺,主人提醒您,妥善處置文牘書信,以免牽連,若有不便,我等也可代為處置”黑衣人得了自由,抱拳道。

    “哼哼,說到底,還是惜命啊,太宗皇帝的子孫,不該如此”李貞并不理會,喃喃自語幾句,大步流星,走入黑暗中。

    黑衣人在后,深深躬身為禮,旋即幾個縱躍,消失無蹤。

    裴守德快步跟上,“岳父,此人可信否?八駿乃您貼身護衛,留在身邊,多一分安全,豈不是更好?”

    “可信,也不可全信”李貞腳步不停,冷風撲臉,豪氣漸生,“八駿本是江湖快活人,何必拘在我身邊陪葬,能走的,都走,都走,哈哈哈”

    笑聲狂放,驚動的,卻是寒枝上幾只烏鴉,呱呱亂叫。

    汴州浚儀縣,中軍大營。

    張光輔小眼睛充滿不可置信,抖著粗手指,“你,貽誤軍機,作戰無能,闖下彌天大禍,左右,與我推出,斬首”

    “相爺饒命,相爺饒命”羽林衛郎將磕頭如搗蒜,他率領一千余兵馬抵擋李規數百偏師,輕率大意,立功心切,遭敵軍誘騙,輕騎追逐,敵軍分散成小隊,潛入漕運糧倉縱火,慌亂中回師營救,又被敵人趁機掩殺,死傷慘重,漕運糧倉經撲救搶運,救出來不足五成。

    “推出去,斬”張光輔不留情面,滾圓的身軀原地跳起,扔下火簽,帳中護衛架起羽林郎將拖到外面,只聽得一聲慘叫,首級傳入中軍各部。

    張光輔坐立不安,他豁出去自身安危,對北衙羽林衛寄予厚望,讓他們去立功,讓千牛衛去送死,不料結果反轉,千牛衛百人把敵軍主力殲滅,敵酋授首,羽林衛大敗虧輸,鬧得個里面不是人。

    鋪開案卷,開始寫請罪奏疏,寫不了幾句,心浮氣躁,喚來幕僚代筆,心中戾氣大盛,要消弭這次失誤,平叛須得再轟轟烈烈一些才行。

    “報,稟報相爺,麹大將軍軍報,左武衛諸軍已完成汝陽合圍,恭請相爺移駕前往,坐鎮指揮”

    “甚好,傳令中軍,立刻拔營,請權將軍與我同乘”張光輔喜形于色,這是慣例,最后一擊請主帥指揮,坐享大功。

    “將軍的腿傷好些了否?”

    “已經不礙了,多謝相爺關懷”

    “軍中傷亡如何?”

    “死傷十八人,多謝相爺關懷”

    張光輔的馬車上,他一路噓寒問暖,權策虛與委蛇,兩人倒是親近了許多。

    “哎,都是忠勇壯士,你休要這許多客套,說起來,將軍于我有救命大恩,麾下千牛衛以一當十,令人刮目相看”張光輔這話出自真心,長安千牛衛是公認的繡花枕頭,東都千牛衛應當比繡花枕頭還不如才是,豈料戰陣之上如此兇猛,一夜覆滅李規全軍。

    “都是天后洪福,相爺指揮得當,末將僥幸”權策心境不樂,還要在這里逢迎拍馬,郁悶難言,張光輔以為是初識戰陣之故,寬慰有加。

    到得城下,張光輔視察各軍,見汝陽城圍困如鐵桶,甚是滿意,大大夸贊了麹崇裕。

    權策目見耳聞,盡是凄涼,汝陽周遭已經一片狼藉,殘垣斷壁,血流成河,走不了幾步,就是一堆堆的尸首,普通百姓打扮的,比軍士打扮的,要多出數倍不止。

    他親眼看見一個折沖都尉,策馬長槍,將一個幸存幼兒刺穿,揮舞取樂,幼兒沒有立刻死去,稚嫩的慘叫聲持續了半柱香,血流盡而死。

    權策怒從心頭起,手中弓弩失手,一只羽箭直飛過去,自左邊太陽穴入,右邊太陽穴出,那都尉當場氣絕。

    部屬大驚,數百人漸漸圍攏,“你們是何人?膽敢襲殺我們都尉”

    “東都千牛衛”千牛衛眾騎夷然不懼,策馬壓上,陌刀上血跡斑斑,逼得對方連連后退。

    突然聞報,汝陽城西門有小股兵馬出來搶糧,張光輔下令諸軍并力絞殺。

    軍將們趁機轉向,吆喝連連,繞開千牛衛,往西門殺奔過去,有那么一瞬間,權策甚至想下令從后方掩殺這幫畜生。

    “將軍,我們怎么辦?”盧炯手臂上纏著繃帶。

    “道不同,他們向西,我們向東”權策懶懶揮手,率領眾人向相反方向游蕩。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