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卷 萬象神宮卷 第二十三章 狠辣相爺
    大軍奔行三日,中軍直抵汴州,入駐浚儀縣,宰相張光輔、夏官尚書岑長倩相繼抵達,催動河南道、河東道各路軍馬,總計十萬余人,合圍蔡州,各地府庫大開,糧草車馬絡繹于道,李貞部屬兵馬不過萬人,剛起事時攻勢很猛,占領了上蔡等地,但隨著各地折沖府府兵進軍,很快陷入守勢,分兵扼守要道,加固城防,發出檄文,激勵各地壯士共襄義舉,遍邀李氏諸王起事。

    張光輔到后,傳達武后制令,削除李貞爵位名籍,剝奪皇家姓氏,改姓虺,從賊附逆者從嚴處置。

    “諸位,反賊已成困獸,勢必無所不用其極,為從速剿滅賊子,我等不可拘泥小節”張光輔身材胖大,圓圓臉煞氣十足,“水攻火攻,能建功就是好計策,若能攻克一地城防,殺人盈野在所不惜”

    汴州刺史狄仁杰起身拱手,“張相爺,下官以為,小民蒙昧無知,多是被反賊裹挾威逼,若是曉以大義利害,未嘗不能成為天兵前驅,行仁恕之道,必能一呼百應,根基一動,反賊一鼓可擒,若多造殺孽,賊眾反抗之心愈堅,恐欲速則不達”

    “哼,小民無行,反復忘恩,不行霹靂手段,振之以威怒,一擊打垮奢想妄念,難保不會有人群起效仿,鋌而走險”張光輔聲色俱厲,小眼睛在眾人臉上掃過,在權策身上停頓了一下,“權將軍曾有句佛偈,本相深以為然,佛有菩薩低眉,也有金剛怒目,此時行大惡之事,便是對后來者大善之舉,受苦者少,而蒙恩者眾,何樂不為?”

    麹崇裕等軍方將領紛紛贊同,“相爺所言極是”軍事行動顧忌越少越好,而且斬殺人數越多,大家的功勞也就越大。

    狄仁杰臉色鐵青,看了眼面如敷粉,三縷長髯的美男尚書岑長倩,卻見其人閉目養神,不知神游何方去了。

    張光輔微微點頭,“甚好,諸位將軍,本相于軍事并不擅長,但可保證,軍需糧草,一粒米不差,攻城拔寨,半分功不占,何人率先攻入汝陽,何人便是首功,如何進軍破敵,還請各抒己見,本相擇善者從之”

    張光輔的風格,備受歡迎,麹崇裕為首的將軍們立刻興奮起來,有人提議利用寒冬臘月黃河結冰,沿冰道進逼,繞過關卡,兵臨汝陽城下,有人提議三面分兵,互為犄角,有人提議合兵一處,攻其不備。

    “權將軍,何故閉口不言?”張光輔聽著,眼睛在眾人臉上觀察,又看到權策這里,眸光一凝,“此國家大事,休要有所保留”

    “相爺誤會了,末將所領千牛衛,滿額百二十四人,從征人數百零六人,兵力單薄,無力長驅,愿留守中軍,為相爺羽翼”權策恭敬開口,眾將紛紛哂笑,他臉色不變,走這一遭已經是勉強,殺敵立功還是罷了。

    “哈哈哈,也好”張光輔宏聲大笑,“麹大將軍,本相以為,可以以偏師走冰道進軍,另外主力集結,合兵強攻,趁敵軍兵力分散,一舉突進,你意下如何?”

    麹崇裕起身,甲胄鏗鏘,“末將遵令”

    其余眾將也不再爭執,跟著領命,張光輔看著狄仁杰和河南道諸多刺史,“諸位親民官,偏師主要用于牽制,為保證主力兵力,我意,以爾等集結的團練兵為主,如何?”

    狄仁杰等刺史面面相覷,所謂團練兵,有三千人,不過是農夫發了兵器,協助戍守還可,讓他們沖鋒陷陣,根本就是送死,紛紛表示反對,狄仁杰也反對,“冰道行人雖無礙,大軍人多,恐怕承擔不住”

    張光輔不聽,“冰道行軍,古有記載,不必爭議,戍守自有權將軍千牛衛在,本相自長安出征,天后也賜下千名羽林衛精兵護衛,何需爾等戍守?再說,我等代表朝廷天威,區區一隅叛亂,如臨大敵,豈非讓人笑掉大牙,爾等不必多言,團練兵亦是本相部屬,本相自會愛護,若有差池,援兵旦夕即至”

    眾人頹然,狄仁杰眼前一陣陣發黑,張光輔嘴巴一張一合,數千兒郎,生死堪憂。

    張光輔分派完畢,下令麹崇裕率全軍,立刻拔寨起行,軍報一日一報,不得遷延。

    權策留在后方大營,每日操練不休,大軍之中,軍械云集,戰馬陌刀弓弩鎧甲多不勝數,權策的千牛衛近水樓臺,人數又少,齊齊裝備了大宛駒,長柄陌刀,三發連弩,武裝到了牙齒,在日常的體力、隊列訓練和橫刀訓練之外,加上了陌刀和騎射訓練,鄭重對這兩樣物事都熟悉,教練起來,新鮮感十足,重新鼓噪起了備身們因為不能上陣廝殺而低落的士氣,盧炯如今混成了備身的兩個隊正之一,世家子弟,掄起陌刀,連連怪叫,粗豪無比。

    訓練了十余日,每日里鼓噪,沸反盈天,中軍上下無人關注,只當是這幫少爺兵在胡亂嬉鬧,無人當一回事。

    主力大軍順當行進,軍報都是挺近到某地,殺多少人,數字驚心動魄,短短旬日,殺傷已過數萬。

    未幾,前方傳來噩耗,團練兵為主的冰路軍,與敵軍遭遇,越王李貞之子李規和將軍傅延慶,在河道遍灑火油油脂,待大軍行至,兩岸火箭如雨下,冰面頓時被火舌籠罩,火勢熊熊,冰面回暖破裂,三千人馬或燒死,或溺死,全軍覆沒,張光輔未有任何調兵援救動作。

    李規士氣大振,沿河回溯,殺奔浚儀縣,進軍神速,兵鋒已經抵達隔壁杞縣。

    眾人勸說張光輔中軍后撤暫避,張光輔勃然大怒,“本相奉旨出征,代表天后,代表朝廷,豈能輕言后退,我有兩千羽林千牛在側,李規小兒兩千烏合之眾,又是遠道而來,強弩之末,有何懼哉?”

    張光輔自顧淡定,中軍上下緊張起來,信使一日三至,通報李規兵馬動向,兩千人馬一路奔馳,竟然絲毫不休息,兵分兩路一南一北,一路主力走渦河沿岸,一路偏師數百人走汴河廣濟渠,分兵路數令人迷惑,看了地圖,眾人大驚失色,這廝竟然有一路是奔著大運河漕運糧倉去的。

    漕運糧倉,攸關東都物資供給,事關重大,絕不容有失,張光輔微慌,看了眼權策,又看了看羽林郎將,咬牙跺腳,下令讓羽林郎將去搶救糧倉,千牛衛前往郭廠鎮,封堵李規來路。

    張光輔握著權策雙手,鄭重承諾,“權將軍,本相知道為難你了,只須阻攔一日,援軍必至”

    權策領命,心中哂然。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