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238章 探清內情
    仁王府,沈姨娘院中。

    余娘子作為碩果僅存的、沈夢心原本帶來的仆人,還是非常受優待的,比如今晚,王爺讓大廚房給姨娘燉川穹桃仁魚湯,這種長臉的事原本輪不到她,但大廚房還是讓她親手做了,又許她親手送來姨娘院中。

    隆冬天氣,院門一開,余娘子眼前一片紅云,暗香襲來,她定睛仔細看了看,才發現是無數盆寒梅盛放。

    余娘子暗中嘖嘖幾聲,她雖不認得這梅花種類,但想來是上好的,因為王妃院中那幾盆梅花就沒這樣好看,沒這么香,也沒這么多。

    她小心翼翼捧著保溫的盒子,對廊下的使女賠笑道:“姨娘要的魚湯來了?!?br />
    顧嬤嬤在里面聽見她的聲音,笑著打開門道:“湯來了?今日天涼,可有多放炭保溫?我們姨娘身子嬌,可受不得寒!”

    余娘子趕緊哈腰道:“放了好多!一路隔著盒子都燙手!嬤嬤您放心吧,我們姨娘的事我能不上心么?”

    哼,若不是顧嬤嬤擠走了沈園帶來的那幾個心腹,姨娘身邊的紅人還不知花落誰家呢!

    顧嬤嬤親手將湯罐拿出,摸了摸果然滾燙的,拿回去小心盛出一碗,端進了沈夢心房中。

    “王爺,湯好了?!?br />
    仁王哼了一聲,示意她可以進來。

    “姨娘,滾滾的好湯!您快趁熱喝點吧!”她將湯放在沈夢心面前,用她能做出的最忠心的眼神看了沈夢心一眼,然后退下了。

    玄璟見那湯碗熱氣冒出,伸手拿了過來,輕輕吹了一會兒,這才將碗放在沈夢心面前,“好了,不那么燙了?;钛龅氖朝煖?,再涼了就不好了?!?br />
    沈夢心神情茫然,好像沒有聽見。

    “我說,再涼了就不好了?!毙Z柔聲道,伸手捉住了沈夢心放在桌上的手。

    沈夢心的眼珠這才動了一動,盡量不露痕跡地抽回自己那只手,拿起勺子喝湯。

    她喝得很慢,也很安靜,玄璟也沉默地盯著她喝,房中只有勺子偶爾碰到碗壁時的清脆聲響。

    盡管沈夢心盡量慢慢喝,那湯最終也還是喝光了。

    玄璟站起身來:“你先去躺下?!?br />
    他走到柜子前面,從里面取出了一捆紅色絲帶,轉身看見沈夢心仍然呆呆立在桌旁,不禁微微皺了皺眉,問道:“你沒聽見我方才說的話?”

    沈夢心眼神避開那絲帶,竭力止住顫抖,方道:“顧嬤嬤的侄女說小蝶著了風寒,府中的太醫看不好她,你能讓吳姨娘去瞧她一眼嗎?”

    玄璟不做聲,盯著她看了很久,慵懶道:“可以啊,不過……”

    眼光在她身上一轉:“上次你拼命掙扎不讓我做的那件事,今晚可以嗎?”

    沈夢心臉上血色全失,顫抖許久,才低聲道:“可以。但吳姨娘需明日一早去看她……”

    玄璟幾步走到她身邊,在她耳邊低聲道:“不要再提別的人……”

    又抓住她顫動得落葉一般的雙手,“我越來越喜歡你害怕的樣子……”

    但一旦開始,沈夢心仍忍不住拼命掙扎。

    她雖然活得好像行尸走肉,心底深處卻仍有自尊與求生的本能。

    玄璟頭發散亂,挫敗煩惱,吼道:“你是被我慣得膽子大了?!”捧著她的臉,“不害怕?嗯?來!”

    一把將她從床上拖了下來。

    沈夢心衣飾凌亂,露出身上累累傷痕。

    玄璟不耐煩,從衣柜中隨意取出一件白狐大斗篷,兜頭給她套上,“隨我來?!?br />
    半夜三更,扯著她向外走。

    使女們遠遠看見沈姨娘雖穿了斗篷,卻是赤足,又見王爺只穿了一件里衣,也是赤足大踏步走著,紛紛低下頭來,假做什么也沒看見。

    沈夢心腳底凍得疼如刀割,覺得昏天暗地走了好遠好遠,才到一處樓閣前。

    “這是藏書閣?!毙Z閑閑對她說了一句,拉她進了門,然后把守夜人打發走了。

    藏書閣雖冬日不可生火,進去之后好像比外面更冷,沈夢心緊了緊斗篷。

    一共五層,他帶著她七繞八繞,又在書架上擺弄什么,一面墻突然分開,露出一個暗室來。

    玄璟冷笑著拉了沈夢心進去。

    空氣中有一種潮濕、油膩的味道,她不知為什么,一聞到即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一陣她心中常常只有麻木,此刻卻升起反常的恐懼和厭惡。

    玄璟放開牽著她的手,從暗室桌上取了火石,點上了四面墻上的蠟燭。

    眼睛適應光明之后,沈夢心才發現周圍都是些什么,忍不住彎腰嘔吐起來。

    有舊的衣物、書籍、日用工具、武器等各種物事,有的帶著黑褐色血跡,有的沒有,這些都罷了,兩條長案,擺滿了頭發、指頭等人身上的部分,她不敢細看。

    房中只余干嘔聲,玄璟皺眉:“不要吐了,雖然我很樂意這里有你身上的東西?!?br />
    沈夢心早已打定主意只當自己已死,以為再不怕玄璟的手段,但眼下看見這些東西,想到自己呼吸的空氣中那味道,還是又忍不住顫抖,再次嘔吐起來。

    玄璟嘆息一聲,走過來扶起她的長發,讓污物不致污了秀發,又替她拉著斗篷。

    等到吐無可吐,他方如無事人一般笑道:“果然養得嬌氣,不過看見就吐成這樣,要是知道這些東西都是怎么來的,那還得了?”

    他扶沈夢心到唯一一張桌子前坐下,用袖角不盡憐惜地給她擦臉,又道:“這地方,世上除了我,再沒人來過,我本想嚇嚇你,讓你好好聽話,看見你這樣,又覺舍不得?!?br />
    沈夢心早已知道當他說這種話時,最好的應對就是裝死,所以她靜靜坐著,連眼珠也一動不動。

    玄璟看著她。

    詭異的環境,幽暗的燭光下,絕色美人仍是絕色美人。

    她必須遵從他,不管用什么手段。

    玄璟拿起了桌上那白色小瓷瓶,搖了搖,笑道:“這還是十多年前吳眉給我配的,你知道是什么嗎?”

    聽到吳眉,沈夢心的眼珠子動了一動,但很快又定住了。

    玄璟拿著那個瓶子,笑道:“這迷/藥無色無味,一缸水里面放一瓶,也足夠藥倒七八千人的?!?br />
    聽到這數字,沈夢心驚恐地抬起頭,燭光下,玄璟的笑格外猙獰。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