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十五章 唐人
    江永年,國師府祭酒。

    身為國師府的祭酒,江永年除了基本的祭祀之外還掌管著國師府上下的運營以及對外的一切安排,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國師府的二把手。

    除了國師大人和幾名身份特殊的人之外首當其沖的便是他。

    在外更是代表了國師府的臉面。

    而且還深受太子信任。

    這樣的一個人卻是長林的人,此事若是傳了出去恐怕會掀起一陣軒然大波。

    最重要的是此時此刻這個長林的人選擇了暴露身份,只為了殺李休,而這似乎也的確是誅殺這位世子殿下的唯一機會。

    “想不到堂堂的國師府祭酒江大人竟然會是長林妖人,還真是讓本官大吃一驚?!?br />
    尚凌凝視著他,淡淡道。

    “我是誰并不重要,國師府祭酒也好,長林妖人也罷,又有什么關系呢?”

    江永年滿不在意的露出一個笑容:“重要的是我們都想讓李休死?!?br />
    “這的確是很重要的事情?!?br />
    尚凌點了點頭,贊同道。

    “不過江大人就不怕我將此事告知世子,讓你的計劃全盤落空?”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玩味,道。

    “大人是個聰明人,與聰明人合作往往要簡單的多,李休一旦死了對大人百利而無一害,對皇后與二皇子也是如此,這筆買賣很劃算,也很值得?!?br />
    江永年說道,他似乎很有信心這些話可以說動尚凌。

    如果單從結果來看這的確稱得上是一件共贏的事情,對雙方都有好處。

    而且還是天大的好處。

    沒人會選擇拒絕。

    “的確很值得?!?br />
    這是尚凌第二次出聲夸贊。

    “如此說來大人是同意了?”

    江永年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喜色,急忙問道。

    “既然此事對你我都有益處,并且事后完全可以推到那些人身上,不會有半點牽連到你我,這是好事,為何不做?”

    尚凌笑了笑。

    兩個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蠢蠢欲動。

    “只是李休并不好對付,哪怕他身受重傷也絕對不能輕視?!?br />
    尚凌提醒道。

    江永年點了點頭,這話說得很對,從

    剛開始李休入京直到前不久的小南橋一事之上都能夠看得出來,任何輕視李休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所以即便是勝券在握卻也需要好好地籌劃一番。

    江永年與尚凌俱是游野境界的強者,身居高位,自然實力不俗,雖然還沒有達到足以登上草黃紙的程度,但游野終究是游野。

    “其中細節還需與江大人商量一二?!?br />
    “從此刻到天明還有大概五六個時辰,大人若是心中有想不妨直接說出來,事關重大,馬虎不得,當細細決定?!?br />
    江永年掀開車簾看了一眼窗外,三名車夫遠遠地坐在一起,前后兩輛馬車各自相隔數十米。

    這很安全。

    尚凌聞言沉吟了片刻,然后輕輕地招了招手,道:“江大人且附耳過來,我有一計可保此事必成?!?br />
    “大人請說?!?br />
    江永年拱了拱手,然后身子輕移坐到了尚凌的身側,側耳聽去。

    “江大人聽我說,是這樣的?!?br />
    尚凌將腦袋貼過去,口中說道。

    話音未落,那張臉卻是越來越冷,雙眼之中也是有著無盡冰寒殺意猛然射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他抬起的手掌掌心之中轟然炸開一道雷光,泛紫色的雷霆自手中生出幾乎是在雷聲響起的一瞬間那只手便落在了江永年的頭顱之上。

    狂暴的雷電在車廂內閃爍炸開,轟鳴之聲響徹整個山谷。

    馬兒前蹄揚起發出陣陣嘶鳴。

    出自工部之手由上好材料所制造而成的車廂在這一刻竟然是被那些游走在空中的雷霆硬生生炸裂開來,化成無數碎片向著四面八方飛射出去,那三名車夫大驚失色猛地站起身子朝此處看了過來。

    尚凌的手仍然按在江永年的頭顱之上,紫色雷霆游走著他的全身。

    江永年的雙眼瞪得大大的,卻連說什么的機會都沒有,那狂暴的雷霆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奪走了他的生機并且摧毀了其體內所有骨頭,此刻江永年的身體就像是一灘爛泥一般癱軟在地面之上。

    他甚至都來不及思考尚凌為什么會殺他,為什么敢殺他?

    輕微的腳步聲響起。

    李休與陳知墨并肩走了過來。

    “正如世子殿下所言,無論是鯽魚還是胖頭魚,只要是魚那就一定會上鉤,只是出乎下官意料的是這條魚上鉤的似乎太早

    了些?!?br />
    尚凌瞥了一眼已經死去的江永年,淡淡道。

    “只要餌料足夠誘惑,那么魚兒上鉤的時間自然會早很多?!?br />
    李休揮了揮手,四面飛起許多泥土與車廂碎屑將江永年的身體遮掩了起來。

    “畢竟是國師府祭酒,總要死的體面些?!?br />
    做完這一切李休頭也不回的重新走回了車廂之內。

    江永年的死并沒有掀起半點波濤,就像是這個人從未出現過一樣。

    陳知墨好奇的看著尚凌,片刻后小聲問道:“若是李休沒有提前通知于你,你可會和他聯手?”

    尚凌安靜的站在原地,并沒有回答。

    短暫的沉默了一會兒,陳知墨搖了搖頭雙手負在身后一步一晃的走回了車廂。

    “大唐,大唐?!?br />
    他喃喃了兩聲,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原本已達巔峰的精氣神竟然再次拔高了許多。

    尚凌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然后目光再次落到了被掩蓋著的江永年尸首之上。

    “哪怕是身死道消萬劫不復,唐人也絕不會與長林合作?!?br />
    淡漠的聲音響起,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回答陳知墨剛剛的問題。

    唐人生來驕傲,他們可以借荒州的勢,可以借妖族的勢,但絕不會借長林的勢。

    哪怕是這件事的益處很大。

    哪怕是和那個位子有關。

    哪怕是死。

    一共只有三輛馬車,如今損了一輛,于是短暫的沉默過后尚凌便轉身走進了二皇子李文宣所在的車廂當中。

    掀開車簾,兩個視線對視了一瞬,然后各自移開。

    “坐?!?br />
    李文宣移到了一側,然后向著另外一側揚了揚下巴。

    “多謝殿下?!?br />
    尚凌行了一禮,然后在另一側坐了下去。

    夜風吹開了兩側的車簾吹動著二人的衣衫。

    不遠處的火堆輕輕搖晃,木枝燃燒發出噼里啪啦的細小聲音。

    在這寂靜的山谷里傳出很遠。

    ......

    ......

    ps:之前有位讀者問我為什么要用尚凌的名字命名章節,現在知道了吧,即便是作為反派,那也是有風骨滴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