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443章 偽裝的偷油車
    李本峰更是在旁邊,他仔仔細細的清點了一下,這輛綠色越野車里面,所裝滿原油的蛇皮袋子,

    然后,他驚嘆了一聲,對魏瑩說道:

    “隊長,我們今天查處的這輛綠色越野車里面,所裝的原油,價值至少在5000塊錢以上……”

    另外幾名經警隊隊員,更是瞪大了眼睛,他們沒有想到的說:

    “真沒有想到,這輛偷油車,一晚上就能夠偷,將近5000塊錢的原油……”

    而當那兩名駕駛越野車的司機看到,他們所駕駛的越野車,被石油保衛中隊的人,查出來了原油的時候,他們立刻低下了頭。

    魏瑩上前一步,詢問著眼前這兩名越野車司機,說道:

    “你們這輛綠色越野車上面的原油,是從哪個井廠里面,偷出來的……”

    只見,當兩名越野車司機,面對魏瑩的詢問的時候,

    他們根本不把她眼前的魏瑩,當一回事兒。

    畢竟,魏瑩是一名女人,

    顯然,她說話的聲音,太過溫柔,震懾不到眼前的兩名偷油賊。

    于是,李本峰再次將那個伸縮棍拿了出來,指著眼前的兩個偷油賊,不客氣的說道:

    “你們兩個偷油賊,最好趕緊交代,否則的話,一會兒,讓你們兩人,吃不了兜著走……”

    另外幾名經警隊的員工,更是在旁邊,煽風點火的,說道:

    “我們經警隊的副隊長李本峰,可不是善茬,上次,抓住一個偷油賊之后,一頓暴打,直接被打斷了,兩條腿呢……”

    “是啊,如果眼前這兩個偷油賊,老實招供的話,最多,大不了,把他們送到公安局,如果,他們不老實招供的話,被一頓痛打之后,還要送到公安局,何必呢?”

    “我看啊,這兩名偷油賊,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看來,我們必須將他們,先收拾一頓了……”

    只見,還沒等幾名經警隊的員工,把話說完,

    這兩名偷油賊,就認慫了,

    他們現場招供,說道:

    “你們石油保衛中隊,不要打我們,我們兩人全招……”

    當魏瑩看到,兩人松口的時候,她便立刻問道: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們快說,你們這輛綠色的破舊越野車里面,所裝的原油,是從哪個井場里面,搞出來的?”

    只見,那個個子高一點,臉上長著胡子的偷油賊,低著頭,說道:

    “我們這一車的原油,是從化平31井場,買過來的……”

    聽到化平31井場,站在旁邊的李本峰,感覺非常熟悉的,說道:

    “化平31井場,怎么這么熟悉???難道之前,我們去過那個井場?”

    正在這時,旁邊一名手中拿著橡膠棍的經警隊隊員,突然想起來了,化平31井場的位置……只見,她指著對面的那個山頭,然后對魏瑩和李本峰,說道: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化平31井場,就是老李的那個井場,上面的那個井場……”

    聽著眼前這個,拿著橡膠棍的經警隊隊員的話,魏瑩瞪大了眼睛,她看著眼前兩名偷油賊,說道:

    “是不是,化平31井場上面,看單井的那個小伙子,會唱京劇,他平時沒事了,喜歡在井場上面,吼兩嗓子?”

    站在旁邊的那個小個子偷油賊點點頭,立刻說道:

    “對,就是那個小伙子的井場……”

    站在旁邊的李本峰,立刻回憶起來了,那個會唱京劇的看井工的名字,

    于是,他便詢問眼前的兩名偷油賊,說道:

    “化平31井場上面,看單井的那個會唱京劇的小伙子,大名是不是叫江文清?”

    偷油賊點點頭,說道:

    “對,就是他……”

    聞言,魏瑩沒有想到的說:

    “真沒有想到,江文清那小子,今天晚上,竟然提前一步,賣油?”

    李本峰也在旁邊,感覺他們錯過了抓捕時間的,說道:

    “我們得到的信息不是說,江文清的小子,倒賣國家原油使用的是罐車,并且在凌晨一兩點嗎?為什么,今天晚上,他提前了,而且沒有聯系油罐車,竟然聯系了一輛綠色的破舊越野車……”

    魏瑩在旁邊想了想,然后安排李本峰,說道:

    “李本峰,我們現在,立刻帶著這兩名偷油賊,去江文清所在的那個井場……”

    聽著魏瑩的話,李本峰指了指,被他們所扣押的那輛破舊的綠色越野車,說道:

    “隊長,那我們去化平31井場了,那這輛裝滿原油的越野車,怎么辦???”

    魏瑩讓兩名經警隊的隊員留下來,將現場保護好,她說道:

    “趙鑫和劉剛,留下來,你們兩人,把這輛裝滿原油的越野車,給看好,等我們去一趟江文清所看的那個單井之后,我們就返回來,然后咱們一塊回作業區……”

    劉剛點點頭,他對魏瑩說道:

    “沒問題,隊長,你放心吧,我肯定會將眼前的這輛皮卡車,給看好的……”

    交代完事情之后,魏瑩就和李本峰,壓著兩名偷油賊,坐著皮卡車,朝不遠處江文清所看的那個井場,疾馳而去。

    只見,當皮卡車快抵達江文清所在的那個井場的時候,魏瑩對坐在旁邊的李本峰,說的:

    “李本峰,你說,有沒有可能,最近風聲比較緊,所以,江文清那小子,膽子沒有那么大了?于是,他便將井場里面的原油,用袋子裝好之后,聯系了這些,開著破舊越野車倒賣原油的油販子,上來收油?”

    李本峰感覺魏瑩判斷非常正確的,說道:

    “隊長,我覺得,你判斷的非常正確,江文清那小子,一定是害怕了,所以,收了點手……”

    魏瑩在旁邊非常堅決的,說道:

    “不管江文清是聯系油罐車倒賣國家原油,還是聯系破舊越野車,用蛇皮袋子倒賣國家原油……只要,他賣了國家原油,造成了國家財產的損失,那么,我們就必須抓捕他……”

    李本峰更是在旁邊咬著牙,非常痛恨這種里勾外聯賣油行為的,說道:

    “既然,身為一名石油工人,那么,就要干好自己的工作,保護好每一滴國家的原油,可是,我就想不通了,江文清這家伙,怎么干這種非法的事情,簡直是太壞了……”

    當皮卡車,停在江文清所在的那個井場的門口之后,

    魏瑩便和李本峰,帶著那兩名偷油賊,走進了井場里面。

    此時的江文清,他剛把原油賣出去不久,正在鐵皮房子里面數著錢。

    只見,江文清看著眼前的5000多塊錢,笑得喜笑顏開,一邊把錢藏在床底下的磚頭縫隙里面,一邊感覺非常有成就感的自言自語,說道:

    “雖然,最近,風聲有點緊,但是,我小打小鬧,拿蛇皮袋子賣油,再聯系那些偽裝比較好的油販子的越野車上來裝油,肯定不會有人發現,我的賣油行為的……”

    頂點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