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寒露 第498章 咕咕啾
    管清彤看著杯子中的水,她忽而一笑,問:“你的那只靈鳥呢?剛才過來的時候,好像不在院子里?!?br />
    “你說啾啾啊,”姜游推了下眼鏡,“它最近迷上了逗鴿子,現在應該在文峰公園和鴿子玩呢?!?br />
    “鴿子?”

    “對啊,最近它的叫聲都變了,”姜游模仿著啾啾的叫聲,“以前是啾啾啾,現在是啾啾咕,咕咕啾,可有意思了?!?br />
    “你挺有意思的?!惫芮逋f。

    “是么?”姜游靠在椅背上,視線與管清彤遙遙相交。

    “你今天為什么不去研究所?”

    “要早起,還要爬山,太累了?!?br />
    “真的是累嗎?”

    “你幫我找個更合適點的理由?”

    管清彤輕笑了下,接著表情嚴肅了起來,她說:“紙片是在謝老師的筆記本里找到的,他在查孟元白的事,并且查到了羅鎮這個地名。接著他便去世了?!?br />
    姜游也稍稍坐正了一些。

    管清彤望著樓梯上的光斑,她的語氣很輕卻很清晰,她說:“當年政府打擊封建迷信,民間玄學家族,要么離開,要么接受政府的管治,管氏一族傳到我這代,就剩我和我哥了,我哥主動將管氏秘法上交給國家,接著,我們便被送到謝老師那里。他收留了我們?!?br />
    “三十一年前災變,我沒有參與,發生了什么,我也只知道一個大概,我只知道死了很多人,都是我熟悉的人,我哥在那之后,也再也不能進行卜算了,再之后我們跟著老莊來了唐江,我們有了特科,我和老桑結婚了,有了小諾,我哥終于撐不下去了,他走了?!?br />
    “為什么和我說這些?”姜游問。

    “謝老師是個好人?!?br />
    “所以呢?”

    “他走的的時候,老莊就在他旁邊,沒有發覺異常,我看了謝老師的尸體,我感覺到一絲異常,卻說不出來到底哪里不對勁,”管清彤看向姜游,她的語氣有些顫抖,“如果謝老師真是他殺的,兇手是怎么做到這一切的?”

    “你和莊澤坤說了嗎?”姜游問。

    “沒有?!惫芮逋f。

    “為什么?”

    “我和他說了的話,他一定會查下去的??墒莾词帜茉谒燮さ紫職⑺乐x老師,就能殺死他,我不能讓兇手察覺?!?br />
    姜游換了個坐姿,把右腿盤在膝蓋上,他問:“所以你就打上我的主意了?”

    “是的?!?br />
    “我要拒絕呢?”姜游喝了口水。

    “我會當做我今天沒來過,”管清彤沉默了片刻,她又說:“我會繼續往下查,金澄預知的夢境我曾經窺見過,我一直無法解讀它的意義,上次我在你這,借你的力量再次嘗試去解讀,他所看到的是這個世界在變化,有許多不屬于這里的力量在泥土里掙扎,”她咬了下嘴唇,“天道將變?!?br />
    姜游想了想,他說:“法尺里封印的妖魔的確是被打散了,散的很徹底。孟顯陽住的地方,我當時就留了點布置,沒有奇奇怪怪的東西進去過。那把法尺,我也確認過了,驅魔后就是一把普通的法器了,不然我也不會同意讓他帶回去?!?br />
    “還有呢?”管清彤追問。

    “法尺上的圖案有些特別,畫的挺丑的,”姜游搖了搖頭,他抬眼看她,“我沒察覺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br />
    “我知道了,”管清彤輕輕嘆了口氣,“謝謝你?!?br />
    說罷,她站起來說:“我走了?!?br />
    “行,不送了啊,樓下新進了些明信片,你看到有喜歡的,拿幾張回去?!?br />
    “好?!?br />
    姜游看著管清彤走下樓,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視線中的時候,側臥的門開了,姜末抱著啾啾走出來。

    “睡醒了?”姜游打了個哈欠,“給我織個吊床,我也要睡午覺,對了,你去趟研究所吧,把那個什么,臘肉土豆拿一鍋回來……”

    姜末蹲了下來,他把啾啾放在地上。

    啾啾在地上跳了幾下后飛了起來。

    姜游把雙手墊在腦頭后,“特科應該招個會招魂的?!?br />
    ……

    管清彤走到樓下,她對林昱說:“我走了,再見?!?br />
    “好?!?br />
    她從貨架邊走過,快走到門口的時候,她看到了一張灰色山水的明信片,她停下了腳步,從貨架上抽出了明信片。

    見到管清彤的動作,林昱說:“現在搞活動,買二送一,貨架上的都可以選?!?br />
    “就這張吧?!惫芮逋弥餍牌叩焦衽_前,“多少錢?”

    “直接買嗎?”

    “對的?!?br />
    “15?!?br />
    管清彤拿出手機正要付款的時候,電話進來了,是紀曉珍。她接起了電話,“紀老師……”

    林昱看到她的表情一下凝重了起來。

    “我馬上過來?!惫芮逋畳炝穗娫?,沉吟片刻后,她再一次地走上了樓。

    啾啾從她的身邊飛過,飛下樓,飛出了店門。

    管清彤看著姜游說:“研究所出事了?!?br />
    ……

    研究所。

    一個多小時前。

    林順安想唐不甜三人介紹著他的研究,“鏡湖會的‘院子’世界碎成了許多片,研究所用了一些方法,把其中的一些碎片拼了起來,你們現在看到的,就是已經修復好的部分了?!?br />
    管諾往前張望了幾下,他問:“我們可以進去嗎?”

    “等一會兒我帶你們進去,”林順安也往前走了一步,他指著木屋前的一棵枯樹說:“你們看這棵樹,有綠色的芽了,它重新活了過來?!?br />
    唐不甜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樹枝上有著零星的幾點綠色。

    “過去我們研究小世界,一直無法解決一個問題,每一個小世界都有維持它運轉的基礎法則,但這些法則,與我們現世的法則也許并不相融,這就導致我們無法在兩個世界里進行物質交換,只有很少的小世界,可以物質交換,比如山上,”林順安看了唐不甜一眼,他繼續往下說著,“過去我們雖然知道法則的存在,但研究從未涉及到法則領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br />
    “現在解決了嗎?”管諾問。

    “解決了一部分,”林順安點點頭,“這就是我要尋找導致異種靈力濃度上升的反應的原因……

    唐不甜感覺到她的右手的傷疤在發熱。

    枯樹上的綠芽蠕動著,枯枝也在轉,樹皮的縫隙中,似乎有細小的蟲子飛出又飛回。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