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云城追兇 第三百八十三章 我愿天下太平
    玉衡帶隊向著港口沖去,他扇動著身后的惡魔翅膀,揮發著渾身的硫磺氣息。

    然后落在了地面上。

    他的手向前摸去,一張屏障出現在前方,如果不是他及時停下,估計就會撞上去。

    一個裹得嚴嚴實實,還戴著鐵面具的人,出現在了屏障的那一頭。

    “魔影?”那人口中傳出電子音。

    “呦呦呦,這不是超級英雄么?怎么啦藏頭露尾的?”玉衡嘴十分的賤,見面就開始嘲諷。

    蒙面人對于玉衡的嘲諷無動于衷,他不可能承認自己是超級反派,而只要不承認,那就是不存在。

    “屏障類的超能力么?這種規模和特質,讓我想想!”玉衡站在屏障外來回踱步,似乎在冥思苦想,突然一拍手喊道:“我想起來了,柳東區三城就有著一個A級英雄,外號叫做不破之盾是吧?”

    “那個,是你吧!”玉衡突然貼在了屏障上,臉被擠成平面,看上去十分的滑稽,卻也讓對面的不破之盾,格外的膽寒。

    魔影這個新十年最為活躍的超級反派,每一次出場的形象和能力都不盡相同,但是在每一次搞事的時候,他都會身上穿著特制的衣服款式,自稱魔影。

    一開始還有人認為這是一個名為魔影的團伙,但是當某個魔影自殺式襲擊了超級英雄協會某個分部,竊取絕密資料,被關在絕對無法和外界通訊的密室之中,絕密資料還是被泄露出去之后,超級英雄協會慢慢認定了魔影應該有著遠程操控他人身體,又或者是類似的能力。

    只是不破之盾沒有想到,魔影居然對超級英雄內部的資料這么了解。

    超級英雄的超能力看似被公開,但是世界上能力類似的多了去了,就比如屏障類的能力,陳然的能力也可以被稱之為屏障類能力。

    如果不是極為特殊,有著難以遮掩的特征,想要單純的以能力類型來判定誰是誰,是比較困難的。

    真正想要通過能力來辨認敵人,便需要詳細的能力數據和情報,玉衡能夠通過一個屏障便認出他來,說明他的情報已經被泄露的一干二凈了。

    “此路不通!”雖然內心感覺到恐懼,但是不破之盾還是如此說道。

    比起身份泄露,他更加恐懼的是這一次事情的敗露,身為“藥不能?!苯M織的一員,他無法放棄自身身為超級英雄的權益,所以不能讓自身的能力倒退。

    定期服用流金石已經是他生命之中的一部分,他無法想象自身沒了流金石,能力振幅被取消,甚至自身的能力發生倒退后會發生的場景。

    所以他必須要保證這一批流金石交易成功,這樣,整個超級英雄內部“藥不能?!钡慕M織才不會垮臺,他才能一直會有著藥用,等撐過這幾年,他就可以帶著滿身的榮譽退休。

    “嘖嘖嘖,你這就沒意思了?!庇窈赓N在屏障上,將自己肥大的舌頭伸出來在屏障上舔了一圈,那些發黃的黏液留在上面,然后突然燃起了黑紅色的火焰。

    “沒用的,沒人能夠突破我的屏障!”不破之盾似乎再給自己打氣,屏障堅固的橫在了空中,將火焰抵擋。

    “不要將話說的那么滿,我已經能夠感知到你體內的恐懼了!”玉衡說著又吐出一口黃色的氣息,那些黑紅色的火焰燃燒的更加旺盛了。

    看著那些火焰,不破之盾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然后他便看到被黑紅火焰灼燒的屏障上面,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啪!”

    一只手用力的拍打在他的肩膀上,他轉過頭才看到是自身的同伴。

    他面前的屏障沒有任何的破壞,之前看到的,似乎只是幻覺。

    “能帶來幻覺的火焰么?”不破之盾吐了口氣。

    “別被他騙了,魔影并不是每一個都有著強大的能力,有的甚至沒能力?!眮砣送瑯邮菐е兟暺髡f的電子音,在他身后更多的包裹嚴嚴實實的超級英雄走了出來。

    “嘖,這就麻煩了??!”玉衡身后也緩緩走出一行人:“看來,又要到了我最喜愛的戰斗環節了?!?br />
    另一邊瘦長身影和矮胖身影帶人走的另一條路,他們并沒有遇到包裹嚴實的超級英雄,而是遇到了流金島的人。

    “你們居然人多欺負人少,你們還是人們么?”瘦長身影罵罵咧咧的說道。

    “大哥,是我們人多?!卑肿舆B忙接嘴。

    流金島在東海岸的人手被火魔女分割成了兩部分,所以人手還真沒有天東幫的人。

    “天高地厚?天東幫也要來摻和一手么?”流金島和天東幫算是比較大的同類型的組織,只不過一個割據流金島,一個割據天東半島。

    “大大哥下了命令,這批貨我們天東幫要了,要是拿不回來,我就得丟掉自己狗命!”瘦長身影的天高說道。

    “大哥,你是人不是狗!”地厚在旁邊接到。

    “你兩說相聲??!”流金島的人嘴一張,一根煙從嘴里轉出來,他有點了一根,嘴上叼著兩支煙,臉上帶著墨鏡罵道:“現在離開這里,要不然我煙鬼就不客氣了!”

    “管你客不客氣,今天要是拿不下這批貨,你個比青蛙尿還下賤的東西就不是我爹!”天高罵道沖了上去:“老弟上,辦了他!”

    “大哥,應該他是你爹才對!”地厚跟在天高后面,還一邊糾正天高的話語。

    “??找死!”煙鬼吐了一口唾沫,又點燃一根煙,叼在嘴上。

    一共三支煙,飄起的煙霧將煙鬼的面目變得模糊,隨后他抿著嘴吹了口氣,一陣煙霧噴涌而出,將周圍徹底籠罩。

    路燈下,某人轉身要走,就看到一個穿著披風的人攔在了他的身前。

    “你也是被命運詛咒的人,為什么急著走呢?”來人褪下披風帶著的兜帽,露出了自己的蘑菇頭。

    被攔住的人眼睛一縮,有些干癟的身軀戰戰巍巍的站直了起來。

    “該死,這個家伙身上纏繞滿了命運之力,也是命運的俘虜么?可惜我本體不再這里?!碧鞓序屖怪@一具老嫗的身軀,目光變得嚴肅起來。

    “你是誰?”

    “我愿天下太平!”蘑菇頭帶著悲天憫人的神情,展開了雙臂。

    ()

    搜狗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