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176.搞個大動作!
    “對??!”孔闕有些激動起來,暗道自己之前還真是有點燈下黑了,既然讓艾秋寧出國的風險那么高,那么把醫生和器材弄回來不就結了?

    這么簡單的辦法而已,自己之前竟然沒有想到?

    孔闕不由得苦笑。

    但是張槃卻皺眉道:“我之前其實嘗試著跟對方聯系過……國外能夠做這個手術的醫生,都是最頂尖的專家,費用或許不是問題,但是人家未必愿意屈尊跑這一趟?!?br />
    “而且像這種級別的醫生,在國外每天都是排滿了日程的,要預約一臺手術往往都要提前很久……”

    陳晉聞言,認真道:“這些我來想辦法,張醫生,你只要把對方所在的醫院和需要哪些專家以及哪些設備查清楚,然后告訴我就行了?!?br />
    “額~”張槃遲疑了片刻:“這其實不屬于我的專業范圍了,而且相對于這種病癥,我的經驗還不足以……”

    他話沒說完,陳晉扭頭看了他一眼,讓他硬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這本就是他應該做的工作,回避不了的。好在,有晉弘基金會做后盾,足夠聯系很多國內的專家了,而且也可以向國外咨詢。畢竟不是讓他治病,只是做準備工作而已。

    陳晉隨后又對孔闕問道:“顧美美的專訪聯系得怎么樣了?”

    “有點變化?!笨钻I凝重道:“明天上午,王鈞已經安排了一場專訪,由良友平做采訪。我打聽了一下,顧美美和她的母親顧盼鳳都會參加,主要內容似乎是要洗白她們母女,好像也有關于你這一次去山雅市的內容?!?br />
    陳晉呵呵一笑:“他們的動作倒是挺快的。良友平?那個臺省的經濟學者?采訪一對母女雞?這尼瑪的叫什么事??!”

    “有錢能使鬼推磨!”孔闕反問:“顧美美會不會反水?”

    她也很想知道,陳晉到底給顧美美上了什么手段,能保證她這么配合。

    “太簡單了?!标悤x攤手:“我比王鈞有錢有勢??!”

    “……”孔闕無言以對,轉念一想,好像也沒什么毛病。

    與此同時,遠在上京的麗晶飯店里,王鈞翻身躺倒在一邊,氣喘吁吁道:“你倒是越來越有長進了……這次接待陳晉,賺了不少錢吧?”

    “嗯,是的?!鳖櫭烂乐苯映姓J:“一百多萬?!?br />
    “他倒是真大方!”王鈞狠狠的在她身上拍了一巴掌:“那你呢?是不是就攀上他的高枝了?”

    顧美美坐起身來捋了捋頭發:“怎么可能?我能有今天,靠的都是干爹你的幫助……再說了,我和我媽都……”

    “哈哈哈~”王鈞大笑起來:“你看著吧,等明天你的專訪一播出,陳晉就會身敗名裂了。到時候雖然你的名氣也會更臭,但我已經安排你們母女出國了,外面也沒人認識你們?!?br />
    顧美美的眼睛瞬間布滿霧氣:“干爹,我舍不得你!”

    “我看你是舍不得錢吧?”王鈞哼道:“放心吧,到時候我會給你們1000萬,讓你們在國外享福的?!?br />
    “謝謝干爹~”顧美美在她臉上親了一口,隨后眼神飄向床頭柜上的藥……

    僅僅一個眼神,王鈞就有些受不了啦,自己連忙又吃了顆藥。

    “也不怕死在我肚皮上……”顧美美一邊想著,一邊繼續動作起來。

    ……

    ……

    第二天,張槃開始跟楚大附一的專家醫生們聯系國外的醫療專家,咨詢來華手術的可行性以及費用。

    在同一時間,陳晉則是坐在電視機前,看著網上即將播出的顧美美專訪。

    他可不是大禹,能三過家門而不入。此刻女兒就趴在他懷里,正對他領口的口子玩得愛不釋手,蔣藝涵坐在一邊,陪陳晉看專訪。

    “聽說,也有關于你的內容?”蔣藝涵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嗯,應該有,確實去了趟南島嘛?!?br />
    “那……假戲真做了?”蔣藝涵斜眼道:“我不怪你?!?br />
    陳晉扭頭看了自己老婆一眼,見她眼中帶著明顯的戲虐玩味,便笑著應道:“都說家花沒有野花香……”

    “你??!”蔣藝涵瞬間瞪眼。

    但陳晉立刻補了一句:“但我鼻子不好,野花再香也聞不到?!?br />
    “哼~”

    ……

    幾分鐘之后,網絡直播的專訪開始了。

    孔闕正在公司里上班,也接到了紅會總部辦公室打來的電話,跟她進行了正式溝通,要求晉弘基金會立刻停止對病人艾秋寧的騷擾。

    跟孔闕通電話的是紅會的副會長福芒青,據說……他是正兒八經還生活在上京的滿人。

    當孔闕應付完福芒青,開始向陳晉匯報的時候,屏幕里的良友平正好對顧盼鳳、顧美美母女倆問道:“既然你們說你們的錢是通過投資賺來的,那么能透露一下你們的投資內容嗎?”

    “可以?!鳖櫯硒P看了女兒一眼,對著鏡頭認真道:“我們近兩年最成功的投資,就是在一位年輕的優秀企業家的幫助下,進行的房地產投資?!?br />
    “能透露是誰嗎?”良友平話雖這么問,但卻引導性的猜測道:“房地產行業,年輕的優秀企業家,其實并不難猜嘛?!?br />
    顧盼鳳抱以微笑,搖頭不語。

    “這暗示得也太明確了吧?”蔣藝涵氣惱道:“就差指名道姓說是你了?!?br />
    陳晉拍了拍她的手:“不急,不急?!?br />
    電話還沒掛斷,孔闕在對面問道:“陳總,紅會方面要求我們今天之內必須中斷和艾秋寧的聯系,并且向他們保證不再出現類似的情況,否則就要向衛生府舉報我們非法干擾醫療秩序了?!?br />
    “不急,不急?!标悤x同樣樂呵呵的應道:“我們安排的專訪?”

    “定在了明天?!?br />
    “好的?!标悤x說完,掛斷電話后,讓蔣藝涵幫他把放在桌旁的手提箱拿了上來,從里面取出一部衛星電話……

    雖然一直能夠撥通,卻始終都沒有人接聽。陳晉也不氣餒,連續不停的打了將近一個小時之后,對面才猛然接了起來。

    “什么事?”對面傳來段懷疆的聲音。

    陳晉淡然道:“我要是搞個大動作,你能吃得消嗎?比如……”

    “比如什么?”

    “公開指責紅會,引起輿論爆點,搞垮紅會下屬的宏愛公司,順便再整一把萬聰集團?!?br />
    “……”段懷疆沉默片刻,反問:“你考慮過后果嗎?”

    “嗯,考慮過?!?br />
    “那好,我不支持,不反對?!?br />
    陳晉笑了:“有你這句話就行了?!?br />
    
大乐透走势图浙江风采1